父親的散文詩:李健和他的父親

上周六,李健在《歌手》演唱許飛的《父親寫的散文詩》,這首歌相信打動了不少人。尤其那句「蹲在池塘邊,狠狠給了自己兩拳」,畫面感太強了吧,寫出了那一代父親的困重和無力。我們這一代人最不太會表達對父輩的感激。那李健自己的父親呢。

父親的散文詩:李健和他的父親...

李健之所以選這首,一方面這與他人文關懷身份呼應;另一方面,這首是董玉方作詞、許飛作曲的歌,也算提攜新人了。最重要的,李健的心中一直抱有著對父親深深的遺憾與思念。

多年前,李健曾經寫過一首歌叫《父親》,裡面寫道: 你為我驕傲,我卻未曾因你感到自豪,你如此寬厚,是我永遠的慚愧。

父親的散文詩:李健和他的父親...

1974年,李健出生在哈爾濱並在這裡長大。

父親是一名著名的京劇武生。小的時候,李健也學習武生。

父親的散文詩:李健和他的父親...

李健小時候叫”大亮”

中學時,幾乎迷戀上了吉他,幾近癡迷。後來父親斟酌再三,終於還是決定花90塊錢給李健買了一把當時最好的吉他,90塊錢,相當於當時李健媽媽兩個多月的薪水。

父親的散文詩:李健和他的父親...

再後來李健憑聲樂特招進了清華,一進大學,與當時「夢中草原」組合中僅留在國內的另一位同學盧庚戌一起組成了「水木年華」組合,後來,李健離開,繆傑加入。再後來,李健單飛,兩年後出一張專輯。

父親的散文詩:李健和他的父親...

李健與水木年華

談到和父親的關係,李健的坦白讓人驚訝:就是一般的父子關係。李他還是跟母親的關係更近一些。「爸爸永遠見到我,就是問聲身體好不好,最近好不好什麼的,他不會深層次地去問你最近的什麼苦惱什麼的,不會像母女那樣談心什麼的,這個不會的。」,李健知道,父親一直是以家庭為重的,可以為家庭犧牲,包括事業。「父親雖然是武生,但卻脾氣特別溫和,但他越這樣,人很善良,當遭受到這樣的境遇時,人就越堅強,從來不願給我增加任何負擔。」

父親的散文詩:李健和他的父親...

李健一家

再後來,父親患了腸癌。「到了最後,要上廁所的時候,幾乎都無法步行,實在不行了,李健就背著爸爸去上廁所,扶著他去。在爸爸最後的時候,對李健說了一句話:原諒爸爸!」

這句話成了最讓李健難過的話。他知道,父親是怕麻煩到他,因為那是治病什麼的都是李健在花錢,父親覺得給兒子增加了好多負擔,現在連上廁所還要兒子背兒子扶。「所以最後他對我說了一句,‘原諒爸爸’,這句話對我來說,一直是很難過,我覺得他對我太客氣了。我覺得父子之間怎麼能用原諒呢?這完全是我應該的事。」

父親的散文詩:李健和他的父親...

李健最終沒能給父親一個擁抱。包括他去世的時候。「是不好意思。」他這樣說,「七十年代出生的人思想上這邊可能有點問題,在表達上,可能從來不會擁抱自己的親人,我覺得八十年代後的人好一點,比較能夠順暢的表達出自己的情感,直接的說出來,我們說都說不出來。」

2006年6月,李健的父親去世了。他為父親的墓志銘寫下「冬夏恒久,一世溫良」。(父親叫李久良)

讀完大家理解李健唱《父親的散文詩》的原因了吧,那一代人的堅守與無悔,讓我們每個人都深深感恩。

「喜歡我的文章,就點擊右上角關注我吧,小編水平有限,有什麼不實之處或需要補充的地方歡迎大家指出。」

推薦閱讀:
》人到中年,不調三情,不理三人,不睡三覺!說的真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