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Levi’s 聯名夾克做了三年,我終於把它穿上了

這件 Trucker Jacket 屬於 Levi’s Commuter 系列,將於今秋上架。我跟 Levi’s 的負責人聊了聊,這件夾克在誕生過程中怎樣治好了 Google 產品經理的直男癌……

Google 內部有一大堆特別前沿的項目,大家熟悉的有 Google 眼鏡、Fiber 光纖網路、Loon 熱氣球等。這些尖端項目大多分布在兩個組織中:知名度較高的 Google[x] 實驗室,和知名度沒那麼高的 ATAP,也即 「前沿科技項目」部門。

今天我們介紹的 Google + Levi’s 聯名智能夾克 Project Jacquard(讀音:zha-car,重音在 car 上),就屬於後者——準確的說,去年剛從 ATAP 畢業出來。

你可能記得,PingWest品玩(微信id:wepingwest)在前年的 Google I/O 大會上就報導過這個項目了。那時 Google 還在自研階段,成功將導電纖維織入到布料當中,制成了一塊柔軟的「觸控板」;到了 2016 年,Google 宣布了跟 Levi’s 的全面合作,吊足了人們的胃口,因為當天 Levi’s 的產品創新副總裁保羅·迪林格 (Paul Dillinger) 身上就穿著這麼一件夾克。

在奧斯丁舉辦的西南偏南大會上,PingWest品玩採訪了迪林格和 Google 合作夥伴伊萬·波普列夫 (Ivan Poupyrev)。我們也再次見到,並終於得到機會穿上了這件夾克。

夾克是 Project Jacquard 的第一件單品,在 Levi’s 經典的卡車夾克 (Trucker Jacket) 基礎上,於左袖口的位置加入了一組導電纖維,總面積大約為 5 x 5 公分。

它目前支持掃(水平向前和向後)和雙擊三種手勢,可以在配套的手機 App 上修改手勢對應的操作。我穿上夾克在奧斯丁的大雨裡跑了一會,音樂暫停和切歌、接聽和掛斷電話、收聽導航通知都沒有問題。

雖然手勢有限,但導電纖維其實是支持感應不同力度的(就像手寫板和 iPhone 的 3D touch 一樣),所以等面市時的支持手勢應該會更多。

和目前市面上的卡車夾克不同,這件夾克屬於 Levi’s 旗下的 Commuter 系列,面向自行車騎行者推出,在後背和腰部加入了 Commuter 系列標誌性的銀色反光條。

左胸內兜,十分上檔次
左袖扣換成了一個圓形的接口,用來連接外置的藍牙模塊。藍牙模塊是長條形的,也有震動的功能,在穿戴的時候,一端扣在接口上,另一端是 USB 公頭用於充電,可以插在袖子上的一個小縫裡,既不會顯得突兀,也不會掉出來。

PingWest品玩拿到的是一件深色水洗版本,袖口纖維從顏色上不太好區分。Levi’s 透露會有其他配色,以及纖維稍微明顯一點的版本上架。

這件 Google 和 Levi’s 聯名的 Project Jacquard Commuter 卡車夾克將於今年秋天正式進入零售管道,具體時間和價格待定。但有傳聞說會在 350 美元(不含稅),也就是 2400 元人民幣左右。

迪林格說,Levi’s 創立 150 年以來,一直採用的是市場溫度法,也即根據上一季度的銷量和反饋來制定和修改產品。而這件新夾克將成為該公司第一次嘗試「互聯網模式」,也即通過早期測試獲取用戶反饋,快速進行迭代。

雙方合作還沒開始時,Project Jacquard 是有自己的功能和藝術理念的。伊萬·波普列夫 (Ivan Poupyrev) 和迪林格一起,分享了這件夾克誕生過程中很多有趣的細節……

伊萬·波普列夫和保羅·迪林格
在功能上,雙方就像產品經理和工程師一樣較量……
Google 這邊的想法是既然做智能服裝,就要跟常規的服裝不一樣,具有一些獨特的功能。

「要不要在胳膊上放個螢幕?好啊!螢幕是不是越大越好?必須啊!」波普列夫說。

結果迪林格直接把他打回去了。「一件衣服功能再多,它也是一件衣服。你見過在衣服上放螢幕的?」迪林格說,不行,這功能我們不能上……
還有 Google 的直男癌審美……
「我們當時的想法是這件上衣、褲子或者不管什麼,在視覺上一定要特別突出 (visible),秀你一臉 (in your face) 的那種感覺!所以一開始我們要讓導電纖維是熒光綠色的。」波普列夫說。

迪林格對這次合作非常感興趣,但不意味著他可以接受 Google 的這種直男癌審美,「我當時說,不不不,伊萬,我們不能這樣……」
「一件衣服首先是一件衣服,是一件日常穿著的單品,技術是次要的,是作為補充的。」迪林格說,「要說功能,在服裝工業裡,一件外套可以有六七十種功能,總不能兼顧吧?我們要專注在某幾個功能上。」
所以最後,熒光綠的纖維和超大的螢幕都沒上。

表面上看,這件智能夾克的核心科技在於智能纖維和交互功能,似乎 Google 占有更多的主導權——但並非如此。在實際合作中,波普列夫說他們充分尊重 Levi’s 的設計語言。Levi’s 的設計語言,或者說它的風格是什麼?是美式,但不會特別粗獷;時髦、經典,但不「嬉皮」。這件夾克屬於 Commuter 系列,專為自行車騎行者的需求定制,的確有銀色的反光條,但綠色就別想了。

還好雙方在設計上達成了一致。最終呈現出來的效果是十分低調的,如果不靠近觀察夾克的左袖部位,可能根本看不出和其他 Levi’s 夾克衫有什麼不同。

迪林格和波普列夫一直在講「平台」概念。

第一層的意思是,這次合作不會止於一件夾克,還會擴展到 Commuter 系列的其他單品當中。所以如果用戶覺得「摸摸袖子」的功能太單一,或者使用感受太單調,以後可以摸摸屁股,摸摸包什麼的……
第二層的意思是,這項技術或許也不會止於和 Levi’s 的這一次合作,完全有可能擴展到其他更多的服裝品類和廠商。

「智能纖維」 聽起來特別前沿,但製作起來其實完全沒有人們想像的那麼難。迪林格對 PingWest品玩記者透露,這件夾克,就是在 Levi’s 日本關西的工廠裡,用經典工藝生產出來的。

「在丹寧織成的過程裡插入專門的導電纖維,沒使用專門的機器,用的都是我們熟悉的紡織機、縫紉機和水洗機,」迪林格說,「我們的生產環境跟一個世紀之前並沒有不同。這種生產技術,在服裝供應鏈完全有復制和規模化的可能。」
合情合理,要保證西裝革履的都市精英和粗鏈金牙的嘻哈歌手穿智能服裝的權利。

正如前面提到,Levi’s 有能力用古老經典的制衣方法生產智能服裝,意味著這項技術對其他廠商的門檻並不高。當然,核心科技還掌握在 Levi’s 和 Google 的手裡。

所以,其他廠商該怎樣加入到智能服裝的浪潮中來?Google 到底會不會和 Levi’s 保持獨家合作?抑或會將 Project Jacquard 的核心技術授權出去,甚至是開源?
問這些問題的意義在於,Google 內部已經有了太多的虎頭蛇尾的「前沿項目」。 氣球項目 Project Loon 在去年的 I/O 上偏安一隅無人問津,光纖項目 Google Fiber 做不下去轉型無線服務,模塊手機 Project Ara 做了四年都不被廠商接受。如果 Google 這種內部孵化的尖端項目在兩、三年的時間節點上不面向終端市場,不量產,在創始人拉裡·佩奇和謝爾蓋·布林的眼中就是在盲目燒錢——要麼拆走獨立做,要麼就可以停掉了。

而 Levi’s 在現場其實展示了很多種材質和花樣,並不一定只有丹寧才能做到,這種技術也不一定非得坐在衣服上,想搞個智能沙發是完全可以的,使用場景還是很多樣的。

但 Google 現在希望把專注放在服裝上。「我覺得還是要一步一步走,先跟 Levi’s 合作一下,收集用戶反饋做出改進,邊走邊看吧,」波普列夫說,「談商業模式現在太早。」不過他也明確表示,Google 不會將 Project Jacquard 的合作限定在和 Levi’s 之間,肯定會將它開放出來給更多廠商。

言外之意,Google 不是那種挾技術以自重的公司。但「令諸侯」還是可以做的,就像 Android 那樣。


關注PingWest品玩(微信號:wepingwest)
發現更多有趣好玩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