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台掏空的老賓士竟然被他們玩兒成這樣|W126

現如今的一台賓士車,從幾萬個零件,到一台完整的車,大概需要3分鐘。

而在十幾年前,這個時間可能稍長,哪怕精致如賓士S這樣的車型也經不起流水線的催促。在W126型號長達12年的生產周期內,共計有80萬台賓士S駛出辛德芬根的流水線,折合到天,大約一天就要生產近182台,平均半小時就要生產一台。

一台掏空的老賓士竟然被他們玩兒成這樣|W126

而這半小時,就足以支撐W126長達十幾年乃至幾十年的奔跑。不論是在威爾士的Evo Triangle公路欣賞威爾士荒原的美景,亦或是沿著挪威The Atlantic看著候鳥從頭上飛過。或在廣州越秀的一個小巷內靜心品茗。這個型號的賓士S都因為出色的材料,結構,設計而不會弄出什麼岔子。

一台掏空的老賓士竟然被他們玩兒成這樣|W126

所以在這12年的生產期後,幾乎每一台W126,要不就是陳列在私人的車庫內,偶爾拿出來活動活動年邁的筋骨。要不,就是依然被當做一種情懷,繼續的奮力奔跑在世界各地的大街小巷。再不濟的,就如同這悶熱的廣州街頭,僅剩下一具空殼的,僅能從氣勢上認出他還是一部W126的車,被高高的頂在升舉機上。

一台掏空的老賓士竟然被他們玩兒成這樣|W126

如果我說,這部銹跡斑斑,似是撲街了一般的W126,將會變成一部擁有超過300匹馬力,400N.m峰值扭矩。敢和任何一部鋼炮在賽場上拼殺的機器,有人會信麼?

一台掏空的老賓士竟然被他們玩兒成這樣|W126

發動機源自W126固有型號300SEL,但預計會取消原本的巨大空氣濾清器,並加以調校。鑄鐵缸體讓這部直列六缸發動機有著巨大的改裝潛力,渦輪增壓?機械增壓?這一切還都是未知數。不過我可以肯定的是,每一顆用膠帶密封住的賓士發動機進氣歧管內,都有一顆向往著AMG的心。

一台掏空的老賓士竟然被他們玩兒成這樣|W126

代號為M103的直列六缸3.0L自然吸氣發動機是化油器時代後最著名的賓士發動機之一,其採用了當時先進的博世CIS-E燃料噴射系統,基礎功率達到了188hp,而峰值扭矩則為260N.m。

一台掏空的老賓士竟然被他們玩兒成這樣|W126
心有餘而力不足是每一台老爺車對於「性能」一次的最無奈的回應,哪怕發動機工況良好,可終究鋼鐵的車身經不住的是時光的侵蝕。但當我將目光移到看似平凡無奇的W126底盤時,竟然看到了一副還泛著嶄新的清漆油光的副車架和懸掛系統。

現在的目光看來,這套後懸掛平凡無奇,多連桿加上一具副車架是現在大部分車型都可以做到的配置。可在20年前,多連桿式的獨立懸掛並沒有如此主流,而W126原本的半拖曳臂結構,在這部車上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一台掏空的老賓士竟然被他們玩兒成這樣|W126
由於整個後懸掛模式的改變,加上原本的後底座因為時間的侵蝕強度遠遠達不到要求,於是他被換上了一副徹徹底底的新「骨架」,焊接而成的鋼管成為支撐整個車身後橋,以及連接避震套筒塔頂的關鍵。

一台掏空的老賓士竟然被他們玩兒成這樣|W126

還未拆封的絞牙避震,看起來和這里的路數並不搭調。但這四條嶄新的避震器,正是支撐這部賓士S行的端,跑的穩的關鍵部位,來自台灣的D2是中國為數不多的專業改裝件生產廠家之一,而國內很多改裝愛好者也都對其情有獨鐘。而這部賓士S上即將搭載的就是D2的頂級賽道型號D2 Super Racing,則擁有魚眼塔頂,氮氣外掛瓶等專業裝置。

一台掏空的老賓士竟然被他們玩兒成這樣|W126

來自日本乃至全球最著名的輕量化鍛造輪轂生產廠商RAYS的Volkracing te37 SL系列輪上,「光頭」熱熔胎赫然出現在眼前,韓泰Ventus賽道專用全熱熔胎的尺寸達到了260/660R18。熱熱熔胎上身,也就意味著這部W126注定只為賽道而生。

一台掏空的老賓士竟然被他們玩兒成這樣|W126
這部W126,已經在這個架子上蟄伏了60天,但他似乎不急,只是默默的等待著一個接一個的新成員上身。他曾歷經半小時的流水化生產,就已經在路上馬不停蹄的奔跑了幾十年。而這兩個月的時間對他來說只不過是一次修煉。當他的四肢再次接觸到屬於全新的他的地方———賽道。將會迸發出什麼樣的激情呢?

一台掏空的老賓士竟然被他們玩兒成這樣|W126

代號W126,Count me in!

懂車更懂你
上一貓,買車就這麼輕鬆!
微信號:emaonews

一台掏空的老賓士竟然被他們玩兒成這樣|W126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一貓汽車網是一家專注於汽車(包括平行進口車)銷售及消費,並旨在解決用戶「選什麼車、哪家買、什麼價買」3大困惑的大型電子商務網站。一貓汽車網致力為用戶提供線上到線下;售前到售後的全程購車、用車服務。

微信號:emao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