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歌轉型路全解析:打破偶像劇與正劇次元壁的男人

搜狐娛樂(李文婷/文)如果電視劇行業年底要評「年度飛躍大獎」,胡歌無疑是首選。十年前,一個清俊瀟灑的李逍遙一夜成名;十年後,一個深沉內斂的梅長蘇華麗轉身,從偶像小生轉為實力演員。如果說《生活啟示錄》和《四十九日》是胡歌轉型的前奏,那《偽裝者》《瑯琊榜》帶他完美飛躍,後面的《大好時光》和《獵場》,則是能否鞏固地位的關鍵。

偶像派or實力派,明星or演員?很多演員都在這樣的選擇中慢慢走失,被市場所控制,然而胡歌卻能突圍成功,這本就是值得分析的典例。一方面,胡歌是被冠以「古裝第一美男」稱號的人氣偶像,擁有龐大的粉絲數量,另一方面,他通過話劇鍛煉演技,憑借自身的優秀品質獲得業內認可。胡歌就這麼打破了偶像劇和傳統正劇的次元壁!

內因 ■ 演員胡歌的自我修養

目標清晰:不願重復自己 主動修煉演技

早在2010年,胡歌就說過,「我害怕爆發之後就像一顆流星,瞬間的能量很大,但不能持久。所以我更希望自己是厚積薄發,可以一直維持它的光芒。」

在做明星和演員之間,胡歌的選擇很明確。當年的李逍遙橫空出世,即便是仙劍的遊戲粉們也對胡歌的詮釋挑剔不出什麼,幾乎一夜之間,他就成了「內地古裝第一小生」。車禍之後,胡歌一度認為自己的形象是不可能再做演員了,「反正也帥了20年了」,他這麼自我安慰。雖然車禍是促使胡歌轉型的一個重要原因,但這遠不及他對自己的認知,和對演員這份職業的認知所占的比重大。

《風中奇緣》和《軒轅劍》兩部劇胡歌演的都不是男一號,而是角色更有挑戰性的男二號,這也源自於他自己的堅持。胡歌一直要求自己主動配音,這個年紀的演員,敢親自配音的並不多。台詞這一項,是表演基本功的直觀體現。著名劇評人「袖手2000」在接受搜狐娛樂採訪時,這麼評價,「在同年齡段男演員中,胡歌的演技是佼佼者,偶像演員中,胡歌是演技最好的。」

關於演技,胡歌一直在有意識的自我鍛煉。除了主動放棄出演男一號,還有就是嘗試話劇。在《如夢之夢》裡,胡歌的戲份其實並不算多,在整個下半場,出場不超過5次。但是,看過這部話劇的人一邊倒地認為,他的表現可圈可點。其中有一場戲是,需要拿起一封信,讀完馬上落淚。制片人侯鴻亮正是因為看了話劇,才決定啟用胡歌出演《瑯琊榜》。

唐人總裁蔡藝儂在接受搜狐娛樂專訪時透露,胡歌看了薑偉的劇本,他跟我說劇本太好了,我一口氣看了19集,你一定趕快上,然後馬上又把一個很詳細的大綱發給我,我看完之後我就覺得,這個角色確實整個起伏非常非常大,我明白他為什麼會那麼愛。然後他就會跟我講,我又找到當年撿到「仙劍奇俠傳」這個項目時候的喜悅了。他說演完這個戲就畢業了,是對他表演的一個考試。所以當時我們就把所有的工作全部排開,希望他能夠非常專注去做好這部戲,這就是胡歌現在的訴求。

文化基礎:文化支撐審美 與業內平等對話

陳道明曾說,演員到最後拼的其實是文化。文化水平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決定了審美,在對作品和自身的認知上,胡歌是個有審美的演員。比如,與其去演爛電影,不如演一些有質量的電視劇,在胡歌看來,「好戲」是最重要的。

很多演員在紅了之後就頭也不回地奔向大螢幕,比如黃曉明。胡歌是少有的,高人氣卻依然留在電視圈。對此,胡歌在接受搜狐娛樂專訪時解釋,「我不是挑剔,這是一種雙向選擇,可能真正好的電影還沒有輪到我,那我就再等等,不著急,我又不是說再演幾年,我就不幹了,相信我的藝術生命還很長。」

從胡歌最早時期的微博可以看出,他愛讀書,這些都實實在在地體現在他的文字上。寫笑話這個事兒,在微博剛有的時候,胡歌就已經在玩了。搜狐娛樂問胡歌的工作人員,「他平時喜歡讀什麼類型的書?可以分享一本最近讀的嗎?」得到的反饋是,「讀的書很雜,沒有具體的,他不太喜歡分享自己的私生活,這也是他不參加真人秀的原因。」

還有個細節是,拍攝《仙劍》的時候,胡歌就背了本文言文字典進組,因為他覺得拍攝古裝劇得有點文化底蘊。

袖手2000認為,「胡歌的文化底蘊決定了他可以和投資人,以及侯鴻亮、王麗萍這樣的業內人士平等對話。」這就使得他有魅力磁場,能夠使記者對她有好感,使這些相當不錯的制片人都在圈內對他大肆褒獎,不遺餘力地推薦他,這對他打入主流電視劇圈有非常大的幫助。

專業素養:不軋戲不趕工 以戲為大

胡歌的節奏是平均每年拍兩部戲,三部最多,這個節奏是屬於正常的創作規律的,既不冒進也不保守。

「對演員來說,一部戲從看到劇本開始,應該有一個月的醞釀和準備期,有些演員一年接很多劇,軋戲是致命傷,胡歌從來沒有同時拍過兩部戲,這個態度決定了他有充足時間去創作。」

另外,胡歌給劇組的時間永遠是充裕的。一部戲的大男一需要的時間可能會比較長,而且拖期是常態,胡歌是每天加時不加錢的類型。《偽裝者》時最為明顯,正午陽光的團隊都會有點加時,胡歌補的時間都不計較,而且幾乎不向劇組請假,請假幾天都是有數的。袖手2000補充,孫儷在拍《羋月傳》期間,只離開過5天,幾乎不離開劇組,沒有任何外出時間,把能推的活動盡量推掉。

蔡藝儂和胡歌曾有過以下對話:「咱們能不能除了演戲,其他的事情都不做?」「不行。」「為什麼?我就想安安靜靜的演戲。」「你演了戲你要不要幫人家宣傳?你要幫人家宣傳就要出席活動,宣傳你還得到處弄錢去。你不去做這些,你也對人家挺難交代的,所以我覺得挺難的。」

除了不參加真人秀,胡歌也不愛出席商業活動,他推掉過巴黎、米蘭時裝周。「像之前巴黎服裝周、米蘭時裝周,兩個時裝周讓他挑,品牌讚助什麼都已經談好了,他說,不行,我還是要專心演戲。比方說綜藝節目也找過他,就像《跑男》都有找過他,他都拒絕了,可能大家會覺得我上一個節目人氣一下子火,我人氣一下子就會增加,他就不會去考慮這些事情,他是覺得,我就想好好的演戲,他想做一個真正的演員。」蔡藝儂說。

外因 ■ 傳統電視人正集體「擁抱」互聯網

審美變化:IP興起導致「俊美」成主流 胡歌已獲南方台認可

由於古裝IP的興起,清俊類型的演員開始大受歡迎。「他們現在比那些濃眉大眼掛的演員更受歡迎,因為這種外形和氣質,更符合IP作品。」另外,市場上現在也缺少輕熟男的類型,文章出事兒以後,胡歌正好填補了這一個空擋。

據袖手2000分析,「現在胡歌的地位,在他這個年齡段,可以進前三甲的,在《生活啟示錄》和《偽裝者》之後,南方各家台對他都太肯定了。但目前北方市場還沒有完全打開,需要一個在北方播得好的戲,來占領北方市場,或者是一部在央視大熱的劇,不過我看好他,會有越來越多的團隊注意到胡歌。」

目前,胡歌的這條路已經走穩了,《獵場》是能不能保持下去的成敗大戰。

資源互滲:唐人打通上層關係 正劇向粉絲靠攏

最近這兩年,是電視劇和互聯網聯繫最緊密的時期。以侯鴻亮、王麗萍為首,一大批傳統的優秀製作人開始注重網路的影響力。所以在選擇演員上,在新媒體上的影響力,所占的權重越來越大,成為首要考慮條件。不僅是胡歌,其他一些年輕偶像,也有機會接觸到好的劇本,和優秀的製作團隊。對他們來說,這是最好的時代。

另外一方面,唐人公司也意識到,在原有做偶像市場的基礎上,也需要加入傳統的資源,最近這兩年,他們也是一直向「高層」走的狀態,「小唐人」正慢慢變成「大唐人」。有業內人士向搜狐娛樂透露,「整個唐人生態環境的改變,在浙江報業注入之後,他們的上層打開得很好,蔡藝儂也開始出現在一些地方宣傳部主辦的會議上,這都是一個很好的環境,上層關係的打通,他們和一系列優秀製作人的關係就變得很好,在這種良好的情況下,他們得到的不是錢,而是資源平台。」

胡歌是第一個受益者。侯鴻亮和王麗萍都是和胡歌合作過兩次,並保持緊密聯繫的人。去年還曾和張黎團隊合作《四十九日》,目前在拍攝的《獵場》是薑偉團隊的作品,這個低調的導演曾創作《潛伏》、《借槍》。對他來說,目前已經接觸到了國內電視劇行業的頂級資源。

在此資源互相滲透的環境下,「胡歌」更像是一條紐帶,將兩個人陣營連接在一起。當然,市場對「胡歌」的需求會急速增多。所以,與其說是侯鴻亮和王麗萍成就了胡歌,倒不如說這是一種雙向選擇,互相「成就」。

點擊閱讀原文觀看《瑯琊榜》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用專業捕捉娛樂,用觀點解讀娛樂

微信號:sohu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