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呂禮臻:從瘋狂普洱到全世界推廣中國茶

「好茶總是在不經意間完成的,
而那個過程,是不可重復的。」
——呂禮臻

呂禮臻,擔任過4年的台灣茶聯會會長。自1989年起,在台灣推廣茶藝,舉辦各類茶道、茶藝交流活動。1991年,他赴雲南等地考察學習,將傳統普洱茶餅的製作工藝帶回台灣,掀起了一股收藏品鑒普洱茶的風潮。近年來,呂禮臻又不遺餘力地到歐洲各國推廣中國茶文化。

一杯茶裡蘊含的人生「臻味」
一走進茶莊,撲鼻而來的淡淡茶香就讓人精神為之一振。只見一位身著布衣的茶人正將茶葉放入蒸籠中蒸煮,並趁其未涼前,放入杵臼中搗爛。這時在正中古香古色的茶桌上,一眾茶友圍繞著一位意境淡然的老者,只見他身穿古式布袍,面目慈祥,長須飄逸,舉手投足之中自有一股仙風道骨的韻味,這便是茶人呂禮臻。

呂禮臻以為,與人飲茶也有一番人生哲學,因為人人對於茶的喜好程度有所不同,譬如以濃淡程度而言,有人喜歡濃茶,有人則偏好清茶,此時泡茶的人得去順應客人,而不能強迫客人配合自己的喜好。人與人交往中不也要求互相尊重嗎?

泡茶者的心境也是很重要的,呂禮臻強調只有簡單,才最真切。在他泡茶的概念裡沒有古老的茶藝12道工序,他講究簡單、自然、不刻意,透過泡茶的過程傳遞心裡最真實的情感。「好茶總是在不經意間完成的,而那個過程,是不可重復的。」

「中國人飲茶,注重一個品字。品的是身體對這一種茶本能的反應,而不是因為它的名貴而必須接受。所以品茶,講究身心結合。品茶不僅是鑒別茶的優劣,更是品茶湯裡沒有的味道,這是一種境界。」呂禮臻說。

呂老還說道,在繁華的都市裡,快節奏的生活、對物質的貪婪和對已擁有生活的不珍惜,致使人們漸漸忽略了「境界」二字。其實人們需要的不多,只是想要的太多。人們不妨借助品茶讓心情沉靜下來,讓精神得到升華。

茶,了解中國古代文化的途徑
「臻味號」所用的都是手工草紙,紙張柔韌、古樸。每一塊,都有著呂禮臻親手所寫的「臻味號」三個字。拆開來不管從哪個角度看,它都是一幅具有收藏價值的墨寶,有心人會將其裱起來掛在書房。

呂禮臻表示,不同的茶餅會用不同的包裝,普洱也講究款式。臻味茶苑有一款包裝是他自己手抄的古琴譜。指著這排序不整齊的繁體文字,解釋道,在中國古代,古琴譜是文字一章章書寫成的,不像大家現在所看到的簡譜。他用古琴譜設計包裝的靈感來源於現在越來越多的人學習古琴,但他們很多人並不知道古代琴譜是怎樣的,通過這種方式可以讓大家更直觀地了解中國古代文化。

在介紹另一款普洱包裝設計時,呂禮臻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這款包裝是他太太手抄的唐詩,以茶湯代墨汁,既環保、健康又不易褪色,保存時間長。這款包裝的靈感是呂太太在用剩茶湯練習書法時產生的。

茶,要走向世界,也要走向年輕一代
在呂禮臻的思想領域裡,推廣和利益是不沾邊的。他只是純粹的喜歡、熱愛。他認為中國的茶文化一定要走向世界。茶是一種在中國起源的文化。在國外做茶的推廣,要與中國傳統的文化相結合,配合茶具事物、茶藝表演,讓外國人了解中國的茶道。

呂禮臻認為歐洲人接受茶的思想很可愛。他們對茶的理解很單純,茶的特點就是簡單、率性、自然,所以現在很多歐洲人不再喝咖啡,而轉向喝茶,從中可以看出他們對中國茶文化的接受與喜愛。

茶莊裡,有一位身著中國古典漢服的帥氣男子,他安靜地坐著泡茶,手法嫻熟優雅,吸引了很多來訪者的目光。這位年輕人是他於2000年在台灣結識的韓國朋友小吳。小吳目前居住在武夷山,對中國的茶很癡迷,能講一口標準的普通話,並以學習者的心態,走遍了雲南大大小小的茶山。因為對中國茶文化的熱愛,使他和呂禮臻成為了好朋友。

呂禮臻說,他遊歷了日本和韓國後,發現它們對中國茶文化推崇備至,在民間,茶道的氛圍很濃厚。茶在這些國家的地位是不斷上升的,而作為茶歷史最為悠久的中國,品茶的意境和氛圍卻處在慢慢消退中。他十分希望中國的茶文化能在中國年輕一輩中重新煥發生機。

「人生只有淡然了,才美好!」
呂禮臻淡淡地說了這樣一句。

文:林雪 有刪改
圖:網路

想讀懂茶的故事,請猛戳「閱讀原文」。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央視紀錄片《茶,一片樹葉的故事》官方公益信息平台,專注茶葉、茶藝、茶道、茶文化。

微信號:tea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