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林黨竟是滅掉明朝的罪魁禍首?不可思議!

東林黨竟是滅掉明朝的罪魁禍首?不可思議!

大明王朝在中國的歷史上,存了二百七十多年。

很多人認為它的滅亡和太監有關,不是有「十萬太監滅明朝」的說法嗎,難道說真是這些不男不女的人,就能把一個國家滅亡?

這未免有點欺負弱勢群體之嫌,沒過說這話的人們,主要針對的是歷史上大名赫赫的魏忠賢這個太監頭子,其實這也有點言過其實。

魏忠賢再厲害,他也是皇帝手下的一個奴才,他的命運自始至終無法逃出皇帝的手掌,最後不是在崇禎上台後畏罪自殺了嗎?

那就是皇帝的過錯了吧。

當然在過去的時代,皇帝對一個國家負的責任應該是最大的,但皇帝畢竟是一個人,他還得任用大臣來幫助自己,這樣說來大臣們也不能不對國家的滅亡負責,在明朝知識分子們是大臣的主體,他們對國家的滅亡應該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明朝最終是在崇禎手上滅亡的。

崇禎據說是整個明朝最勤政的皇帝,他也確實幹過幾起似乎很得人心的大事,諸如崇禎上台後第一件事,就是幹掉以魏忠賢為首的閹黨,似乎一下子廓清了整個國家的政治迷霧,國家大有復興之氣象。

其實不然,肅清閹黨、皇帝勤政、後來國家西北的荒年、東北滿清的強大等等,都是明朝滅亡的表面現象。

其實明朝滅亡的根子,是那幫每天叨叨不休的知識分子——東林黨。


東林黨竟是滅掉明朝的罪魁禍首?不可思議!

查閱一下歷史我們會發現,崇禎哥哥天啟皇帝在位的時候,盡管不喜歡上朝,只顧玩自己的木匠活,但國家基本還是穩定的。

有名的民變只有一次,就是蘇州的那一次,五人墓碑記記載的就是那件事。

而崇禎帝即位後沒幾年,天下直接造反的人就多了去了,有名的人太多了,高迎祥、張獻忠、李自成等什麼闖王、闖將、闖塌天等無奇不有。

這固然和荒年有關,但國家政府幹什麼去了,地方和朝廷的官員死絕了嗎?

不是你們這幫腐儒都個個是治世的能臣嗎?怎麼一個荒年就激起了無數的農民起義了呢?

這時就要問了,為什麼天啟帝在世時,魏忠賢亂政那麼厲害人民卻不造反,而崇禎後期卻那麼多人造反?

要知道,天啟帝是個天才木匠,只喜歡鼓搗那些鋸子、斧頭、鑿子之類的東西,國家朝政他不喜歡,把一大堆事情就交給所謂的閹黨首領魏忠賢去辦。

而崇禎卻是不貪財,不好色,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衣服上還打的補丁的這麼一個具有光輝形象的好皇帝。

這一對比我們還真能看出點罅隙。

皇帝再好,下面的大臣都給你拆台,你是無法好起來的。

皇帝再沒出息,下面的人兢兢業業地為你負責,國家也壞不到那裡去。

東林黨竟是滅掉明朝的罪魁禍首?不可思議!

魏忠賢貪不貪?貪!

但是魏忠賢貪還是辦事的,大家都知道萬歷朝張居正時工商業得以迅猛發展,所謂資本主義萌芽就是在那個時候出現的。

魏忠賢上台的一項政策就是收工商稅,而且是大力收工商稅,為什麼要收?

因為國家沒錢,當時遼東後金那一幫子鬧騰的正歡,邊防和軍隊每天都在燒錢,魏忠賢通過大力征收工商稅,使得邊防的錢有了著落,而且天啟的時候國庫的錢還是逐步增加的。

而魏忠賢倒台後,東林黨上台了。

什麼是東林黨?就是當時江南那些讀書人。

江南是當時工商業高度發達的地方,東林黨為了自己的利益,不讓皇帝收工商稅,每當皇帝說沒錢要征稅的時候,他們就會說「朝廷焉能與民爭利」之類的話。

舉一個例子:天啟帝的時候,江南光茶稅一項就有20萬兩進帳,而崇禎帝的時候連十萬兩都收不上來。

那麼不征工商稅打仗的錢哪裡來?這一筆錢就只能算在農民的頭上了,而且東林黨還取消了礦稅。

所謂煤老板不交稅,資本家不交稅,每年守著一畝三分地的面朝黃土背朝天苦不堪言的窮老百姓,卻是連年加稅,老百姓自己都要餓死了,你還不停從他的碗裡搶食?

就說中國百姓好管理,也不能這樣吧。

為了減少財政開支,東林黨這幫哥們還把相當多的一部分人的財政飯碗奪了,讓他們徹底下崗,諸如取消了各地的驛館,這就使得很多人丟掉了衣食無憂的飯碗,其中這裡面就湧現出了明王朝最偉大的掘墓人——李自成。

所以你看為什麼天啟帝蘇州發生民變,而陜西那裡的窮苦之地卻沒有,因為蘇州那邊的人有很多資本家,魏忠賢的政策已經觸犯了他們的利益,而且你看五人墓碑記裡面有幾個人就是商人。

陜西那邊,魏忠賢沒有加那些農民的稅。有飯吃誰去造反?

東林黨竟是滅掉明朝的罪魁禍首?不可思議!

有人可能會說,崇禎那是運氣不好,國家遇到了大災難。

可歷史上的哪朝哪代沒有災難?為什麼天啟帝的時候沒人反,到了崇禎帝的時候造反的人那麼多?

好,就算是退一萬步說,當連年遭災農業大幅度減產,農民連自己肚皮都無法填飽的時候,為什麼朝廷還是往農民頭上加稅,卻不收資本家的稅,不收礦老板稅?

這種中國特色的邏輯也太有點婊子的味道了吧。

也許有人說東林黨清廉啊,從不妥協啊,為國盡忠啊什麼的,東林黨真的清廉?

清朝入關的時候,錢謙益家的錢連滿人都為之瞠目,這是怎麼回事,這難道不和我們現在的那些貪官一樣,在官位上的時候,他們永遠是最廉潔的,只有百姓才會貪污呢。

你說東林黨這些官員們為國盡忠?從不妥協?

可就是因為他們的那種不妥協的臭面子,才使得明朝喪失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當時楊昌嗣說攘外必先安內,先和後金談判,盡全力把流寇剿滅了再說,然後這一幫子東林黨人說什麼「天朝安能屈服於蠻夷」之類的話,把自己標榜的高高在上。

可當李自成攻入北京的時候,崇禎帝撞鐘召集百官,這些家夥們跑得蹤影皆無。一個也沒有到場。

而唯一一個陪在崇禎帝身邊的人,就是為我們世人所不齒的太監!

研究明史的當年明月說過,崇禎時候的大臣有兩種,一種是混蛋,一種是王八蛋,魏忠賢在位的時候東北的關寧防線得以組建,孫承宗,袁崇煥,滿桂,祖大壽等被委以重用。

魏忠賢死後,孫承宗被罷,袁崇煥被殺,祖大壽投降了滿清。

歷史是人寫的,寫史書的人不用說本來就是讀書人,就算他們想尊重歷史,但那也不可能做到百分之百把握,更何況只要是人做的事,裡面本身就滲透了自己的主觀感情。

所以就算是寫史書的人把魏忠賢寫成一個十惡不赦的混蛋,但明朝起碼不是亡在他手上的,就算是你把東林黨吹的那麼偉大,但明朝就是亡在他們手上。

不論你怎麼吹,事實是不能被改變的,明眼的人一看就知。

崇禎曾經在自殺的前五天,派人秘密重新安葬了魏忠賢,在臨死之前嘆息說:「朕不是亡國之君,大臣卻是亡國之臣啊。」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從他悲愴的語調中,我們也許能夠感覺到點什麼吧。

推薦閱讀:

》生不出男孩被婆家逼走,獨自養兩個女兒流落街頭,如今她是身價60億的水餃皇后!

》她是中國史上最強女海盜,讓多少洋人感受過被她支配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