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紫逸、郎月婷:「靠」著杜琪峰,這兩個「娛樂職場」新人要上位了!

王紫逸、郎月婷:「靠」著杜琪峰,這兩個「娛樂職場」新人要上位了!

點擊「南都全娛樂」跟我做朋友!
文:朱燕霞

王紫逸、郎月婷:「靠」著杜琪峰,這兩個「娛樂職場」新人要上位了!

《喊·山》海報

在剛剛過去的釜山電影節,一部名為《喊·山》的電影從300多部影片中脫穎而出,成為今年釜山電影節的閉幕影片。電影改編自女作家葛水平的同名小說,以一個偏遠山村為背景,故事主人翁有兩個——一個是被拐賣的啞女,一個是「渾不吝」的農村男青年。在兩人一段曲折淒美的愛情外衣下,還有懸疑、兇殺的元素,以及拐賣婦女的現實議題觸碰。從目前已出爐的評價看,《喊·山》無愧於此次擔當「閉幕影片」的殊榮,兩位年輕主演郎月婷、王紫逸交上了一份不錯的答卷。

加上最早的《盲探》,這已是郎月婷和王紫逸第三次合作了。一個多月前,他們還是在「華麗職場」上打拼的新人,他們第二度合作出演了杜琪峰導演的《華麗上班族》——一個是富家千金名牌裹身、一個是有志青年西裝皮鞋,穿著光鮮亮麗,搖身一變,卻又成了大鄉裡的淒苦男女,且絲毫沒了「職場」上的華麗氣息。在釜山看過《喊·山》的國內媒體甚至有評價說:兩位都供奉了自己各自出道至今最好的表演(摘自騰訊娛樂文《<喊·山>:好「潮」的文藝片》)。

細心的人或許會發現,兩人三次合作中,有兩部都是大導演杜琪峰的作品。是的,在展現自身演藝潛質的同時,一個不爭的事實是他們都擁有許多年輕演員艷羨的「靠山」——他們都是銀河海潤演藝有限公司的簽約藝人。要知道,這家公司幕後的主創人之一就是杜琪峰。堅實的「靠山」加上那些來自作品的肯定,仿若,這兩位在娛樂圈「冒尖兒」就在不久遠的將來了。

所以,是時候該好好認識這兩位年輕人,他們緣何能獲得向來「高要求」的杜sir的賞識?他們各自有什麼「拿手本領」?不妨聽聽兩位在娛樂職場打拼的故事。

王紫逸、郎月婷:「靠」著杜琪峰,這兩個「娛樂職場」新人要上位了!

王紫逸、郎月婷攜手出席釜山電影節

互相來評價
互相怎麼稱呼?

王紫逸怎麼稱呼她?「公眾場合叫月婷,私下叫小郎(不是狼性的狼,是郎姓的郎哦)或者丫頭。」

郎月婷怎麼稱呼他?「沒事叫他紫逸,這是正常的。有時候開玩笑說哥。再不然就很嫌棄、很受不了他的時候直接就‘王紫逸’!」

眼中的彼此 

他眼中的她:「我第一面見她時,就覺得她和其他人不太一樣,也許是因為她從小學鋼琴。不是長相問題,是整個人的氣質和氣場問題。平時我們交流,她的思想成熟度、她的閱歷都是很豐富的,所以跟她在一起能學到很多東西。第二個是很輕鬆。第三個是會有很多共同話題。所以我覺得這是一種很好的緣分。」

她眼中的他:「我第一次見他是拍《盲探》,我們都是有點慢熱的人,用了挺久時間才熟悉起來。王紫逸同學很重要。因為我之前三部電影都跟他演一對兒,加上我倆又是一個公司,他默默教會了我很多東西,他挺會演戲的。」

1
王紫逸
娛樂圈職場是一個拼運氣的地方
王紫逸就是《華麗上班族》裡那個說著「你好,我叫李想。李安的李,夢想的想」的年輕人,毫不誇張地說,這部電影,恐怕是王紫逸作為電影演員參與的最具「商業賣相」的一部。不管是新作《喊·山》,還是之前的《日照重慶》、《我11》、《忘了去懂你》,都是帶著濃厚文藝色彩的作品。或許正因為這些,他跟現今娛樂圈流行的「小鮮肉」或者「偶像派」有很大的不同。他話語中會透露出成熟甚至是一絲的「老成」,對於身處的娛樂圈職場,他甚至會很不客氣地說:「這個圈子裡最重要的是運氣,其他都是輔助性的。真的,這是一個拼運氣的職場。」

王紫逸、郎月婷:「靠」著杜琪峰,這兩個「娛樂職場」新人要上位了!

王紫逸帥氣亮相釜山電影節

當演員,是因為「實在沒什麼可幹了」

用郎月婷的話,王紫逸算是她的「小前輩」了。確實,若以年資來論,從2008年正式出道至今,他在娛樂圈這個「大職場」也算半個「資深」了。在很長一段時間裡,他都以「王子義」這個名字出現在小螢幕、大銀幕上,直至加入銀河海潤新公司,他才換上了現在這個名字。原來,紫色的「紫」,安逸的「逸」才是他的本名,「中間因為有一段時間,之前簽的那家公司覺得我名字稍微有點女性化,所以想要我改一個名字,那會我覺得沒有什麼太大所謂,你們想要改就改咯。現在又改回來,我覺得還是做自己吧,畢竟這是爸媽給的東西。」

初入行時,外界介紹王紫逸,很多時候都會提到他的父親——實力派演員巍子,星二代的光環在外界看來為進入娛樂圈提供了不小的便利。但是實際上,王紫逸在成年之前從未想過會當一個演員,那時家裡也不想讓他幹這一行。「實在沒有其他的可以幹了,才會選擇這一行。」他說至今也沒想明白入行的具體原因。他在十八九歲時被送去國外讀書,因為不適應國外那種「安靜適合養老」的氛圍,他中途中斷了學業跑回國,開始做起各種工種——賣過DVD機、上街派過傳單、做過房產中介,後來覺得「這樣混日子可能不太靠譜」,母親一句「要不你去當演員吧」,驅使他選擇復習、考試,考上中央戲劇學院,開始接觸「演藝」這條路。過去那段日子聽起來是「飄忽不定、不安穩」,但王紫逸說那時的自己就像《華麗上班族》裡那個充滿鬥志的李想,「老板交給我一件事情,我會想盡一切的辦法做好它。比如我發傳單,我就覺得想要人家拿這個東西,你的狀態、你的態度、你整個人的氣場,要讓其他人感覺到你的親和力。我發傳單都是最快的。當時發傳單時,我穿著西服打著領帶在馬路這邊,那人在馬路那邊,特地來找我要傳單的那種,我覺得還挺逗的。」

2004年,王紫逸考入中戲。而過往這些工作經歷,他得到的體會是,「老天今天也許給你一坨‘屎’,過兩年你會發現其實是無比珍貴的禮物。」

王紫逸、郎月婷:「靠」著杜琪峰,這兩個「娛樂職場」新人要上位了!

《華麗上班族》是王紫逸最「商業」的一部作品

擁有「特異功能」,仰慕的人都合作上了

比起很多從小就愛看電影的演員來說,王紫逸與電影的接觸來得比較晚。他直到2005年、2006年那會才開始看一些電影。從事演員這一行,對於他來說也算是「專業對口」,因為職業才逐漸與電影建立了越來越深的情緣。梳理他過往的作品,單從電影上——有王小帥導演的《日照重慶》、《我11》,有賈樟柯監制、權聆導演的《忘了去懂你》,再到新銳導演楊子的《喊·山》,似乎都偏文藝題材。他卻說都是「隨性」和「看緣分」的選擇,「我發現跟我身邊圈子裡仰慕的人(都很有緣)。當我看到一部作品,看到我仰慕的人時,我就會想,如果能跟他合作一次就好了,然後老天爺都滿足了我的願望,所以我還挺開心挺感恩的。」
這份「特異功能」帶給了他和很多敬仰的人合作的機會,「最早是有一部電視劇,之前我特別喜歡張豐毅,後來就不知道怎麼的,跟豐毅叔還有王學圻老師拍了一部電視劇(註:2009年《禁區》)。啊,好滿足!我後面又想,如果能跟梁朝偉合作一下,那又會是一個什麼感覺呢?結果很巧拍了《大魔術師》,當然同時還有爾冬升導演也是我特別想合作的導演;然後我又想跟青雲哥拍戲是什麼感覺呢?於是有了《消失的子彈》,當然還有霆鋒哥;然後又想如果和劉德華拍戲是什麼感覺呢?就拍了《盲探》,杜導的作品;然後想跟張學友拍一部戲是什麼感覺呢?後來又給了我一部香港電影叫《複雜的故事》;後面又想,要是能跟發哥拍一部戲、跟陳奕迅拍一部戲是什麼感覺?於是就有了《華麗上班族》。」
與杜琪峰導演結緣,多少也有著類似的感覺。早在《日照重慶》時,杜導就曾探過班,當時王小帥導演還跟王紫逸提過「杜琪峰導演來了」。那會,王紫逸聽到名字記住了,但還並不知道是誰,因為他看電影從不記人名,也不關注導演是誰。但當天他收工後回去上網一查,發現「哦!原來是他!拍過那麼多電影,都是我超級喜歡看的」。因為《單身男女》的首映禮,王小帥導演就把王紫逸引薦給了杜琪峰的公司,沒有多複雜的過程,王紫逸就成為杜sir公司旗下的藝人。

王紫逸、郎月婷:「靠」著杜琪峰,這兩個「娛樂職場」新人要上位了!

與劉德華演《盲探》滿足了王紫逸的心願

專注的天秤座,坦言娛樂圈「是個拼運氣的職場」

王紫逸是個天秤座,是那種買衣服會糾結的人。他自評是個典型的單細胞生物,是那種連嗑瓜子都沒法思考事情要專注嗑瓜子的人,因而當問他在這個圈子自信的本領時,他也只能回你:「我沒有看家本領,我有專注,這種專注並非訓練出來的,是腦子在幹一件事時無法去思考和打算其他的事情。」

在娛樂圈浸染多年,他對這個圈子看得倒挺明白的。他毫不諱言:「說一句不客氣的話,這個圈子裡最重要的是運氣,其他都是輔助性的。真的,這是一個拼運氣的職場。這個行業有其他太多的因素,不是說你自己努力就足夠的了。有人還會說,再加一個人際關係。我覺得內地畢竟是一個人情社會,人際關係有時候也很重要,但是我覺得這是一個最輔助的因素。只靠人際關係的話,我們可以撐一部兩部。長久之下你自己不努力或者沒有這個天賦的話也不行。」他說,對自己的人生、事業並沒有什麼規劃,只是想做好眼前。

王紫逸、郎月婷:「靠」著杜琪峰,這兩個「娛樂職場」新人要上位了!

《華麗上班族》劇照
2
郎月婷
跟娛樂圈的緣分就似德彪西的《月光》
郎月婷是個很愛笑的女孩,說話常常帶著「兒化音」。六歲開始學鋼琴,在她過去二十多年的人生裡,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當演員,甚至是有點抗拒,理由是「不太喜歡表達自己」。但北京人藝導演林兆華的一部話劇改變了她的人生軌跡。她改變了想法,從古典音樂領域跳到更通俗大眾的娛樂圈。起點很高,簽約杜琪峰公司,出演《盲探》、《華麗上班族》,第三部作品《喊·山》已經是女主演,緊接著的新作《逆轉之日》是和鐘漢良、李政宰擔綱主演。看到此,是不是連你都會好奇她這一路平順的緣由?

王紫逸、郎月婷:「靠」著杜琪峰,這兩個「娛樂職場」新人要上位了!

釜山電影節上郎月婷現場答記者問

無心插柳,彈鋼琴的女孩獲話劇導演垂青!

很多人說起郎月婷,一定都會提到她彈琴多年、開過多場獨奏會的事。這份光榮的履歷賦予了她「氣質女孩」的標籤。或許正因為這些先入為主的印象,採訪以一個抽象的問題作為開始,「如果用一首鋼琴曲去表達,你覺得哪一首最適合去描述你和娛樂圈的這種緣分經歷?」

她給了第一直覺的答案,「德彪西的《月光》。這首曲子,是印象派大師的代表性作品。可能還跟我本人的經歷有一點兒像。因為我承認我非常非常幸運,從我演話劇開始,到後來杜琪峰導演,他願意給我機會演他的電影到簽我到他公司,我覺得這是有一點無心插柳柳成蔭的意思。」

郎月婷說的無心是指她在2011年參演的那一部話劇——林兆華導演、濮存昕主演的《伊凡諾夫》。當時,林導想找一個會彈鋼琴的女孩在他話劇裡彈琴,於是找到了時常演奏鋼琴的郎月婷。見面之後,林導的想法改動了一點,除了讓她彈琴外,還把劇本發給她,邀請她出演話劇。郎月婷推托一番之後,經不住那份盛情,「我就答應試一試。我說‘如果排練覺得我實在演不了,或者你們也覺得我不行時是有人替我的吧?’之後在很後期,他們也覺得我還行就說‘哪有人替你啊,根本沒有人替你’。」

郎月婷最終順利完成了話劇演出。她後來問過林導為何選擇自己,「他覺得我聲音條件可以。他說話不多,然後他看我第一眼,覺得我符合他想要的這個角色。他又不介意我不是一個科班出身學表演的人。他覺得這是一件有利有弊的事情,你學表演當然會懂得更多的東西,但對他來說覺得有些東西是毛病是問題還要改。他覺得我是張白紙吧(笑)。」

王紫逸、郎月婷:「靠」著杜琪峰,這兩個「娛樂職場」新人要上位了!

《華麗上班族》劇照

好幸福,杜sir為她讀劇本!

不算內向,但不太喜歡表達自己,表現欲不強,這是郎月婷對自己性格的評價。正因為如此,在出演話劇之前,當演員這個想法並沒有出現在她的腦海裡。一次話劇的試水,讓她有了改變。演完話劇之後,經過「幾道彎兒」,她被介紹給了杜琪峰。

郎月婷的電影審美有點像男孩,她很喜歡看槍戰片,杜琪峰的很多電影她都看過。未正式認識杜sir之前,她對這位大導演的認識源自電影和傳說,「我覺得他是一個特別cool的、特別大牌嚴肅,在香港很傳奇的導演,聽說在片場還會發脾氣。」在看過郎月婷的照片之後,杜sir便讓銀河海潤的總裁朱淑儀飛來北京跟她會面聊聊天,很快便拍板決定簽約了。郎月婷是在簽了約之後才見到杜sir的。第一次正式見面在香港,杜sir和太太一起帶郎月婷去了他們常去的那家西貢餐館吃海鮮。

「我認識的杜琪峰是一個特別可愛的人,然後很直、特別真性情。」郎月婷入行的前兩部片子都是杜sir的導演之作,隨著接觸逐漸增多,她對杜導也有了更直接的認識。她尤其感動的是,杜sir竟然還會親自幫自己看劇本、給意見。在演戲上沒太多經驗的她接到《喊·山》的劇本時,知道農村啞女的難度之大,她自己和公司同事一度擔心演不了,「杜導特別好,他把劇本要去了,親自看了一遍劇本,然後他覺得劇本挺不錯,他挺喜歡的,但他也說這個角色很難演,最後也跟大家商量,一起下了個決心,他就說‘那就盡你所能,去把她演好吧’。」她笑言,杜導如此親力親為真的嚇到了自己,「很幸福的感覺。」

王紫逸、郎月婷:「靠」著杜琪峰,這兩個「娛樂職場」新人要上位了!

《喊·山》劇照

很幸運,受劉德華、張艾嘉照顧!

德彪西的《月光》旋律柔和,靜謐。郎月婷說自己就喜歡這種「沒有太多野心的東西。」演戲經驗幾乎為零的她猶如「娛樂職場」上的新人,她形容如今的狀態更像是《華麗上班族》裡的李想,「一個普通新人,然後有自己的夢想,很多時候傻傻的、不太懂事,會犯很多很傻的錯誤,每天也都在學習一些新的東西,在找自己的位子。」

郎月婷確實又是幸運的。她的起點很高,兩部作品除了都是跟王紫逸合作外,都不乏「大咖」。《盲探》是劉德華、鄭秀文,《華麗上班族》則是周潤發、張艾嘉、湯唯、陳奕迅等。她說這一路都能感受到前輩們的照顧,「我合作過的這些前輩,每個都給我很有用的東西。你像我第一次拍戲就是跟劉德華(合作),然後我在這個戲演得還挺辛苦的,因為我對那個角色完全沒有心理準備,因為杜導拍戲是沒有劇本,只會有當天要拍的東西,所以我也沒有什麼時間和機會要提前準備。我裡邊要演一個孕婦,而且這個孩子還要生,生的同時還得拿刀要去殺劉德華(呵呵),然後鏡頭帶不到華哥的時候,他一定擠在錄影機旁邊,說‘你不用管錄影機,你就看我’。我一邊拍,他會在那邊給我喊,就給我搭戲,還有一些東西他有時候會很默默的來一句,‘啊!這樣好一點’。那你就懂了。」

她還受到了前輩張艾嘉的照顧,「因為這個劇本是張姐寫的。她會跟我們聊得多一些。那時候還沒開機,2月份在香港,室內還挺冷的,對於北方人來說。我們坐在那聊天,她就一直覺得很冷,我們也覺得很冷,但大家也都沒說什麼,結果她晚上就讓她的助理送衣服,給我和紫逸,說你們穿。」

自詡在演藝圈是一張白紙的朗月婷越來越享受當演員這個職業。她說,從彈琴的世界走出,進入演戲反倒有一點幫助,「拍戲的時間是別人安排好的,有計劃的。反倒是我自己練琴的時間是需要靠自己去安排,然後一個人練琴其實挺寂寞的、挺孤獨的。」她享受拍戲時團隊的配合,看每一樣東西都是新的,到目前為止依然覺得好玩。

王紫逸、郎月婷:「靠」著杜琪峰,這兩個「娛樂職場」新人要上位了!

《華麗上班族》劇照

關注「南都全娛樂,享受更多快樂!
☟☟☟
王紫逸、郎月婷:「靠」著杜琪峰,這兩個「娛樂職場」新人要上位了!


微信公眾號:南都全娛樂(nd_ent
南方都市報娛樂新聞部出品
本號原創作品,末經授權,謝絕轉載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南方都市報》娛樂版微信帳號。有態度、負責地對待娛樂,有情懷、趣味盎然地提供獨家新聞。

微信號:nd_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