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行賠付暴露出投資者保護制度的不足

除非能對相關公司股票及時進行停牌,不然,先行賠付就應賠付二級市場所有持有欣泰電氣股票投資者的損失。否則,就象發行人逃避回購股份的責任一樣,先行賠付也成了保薦機構對投資者賠付責任的一種逃避。

千呼萬喚始出來。備受市場關注的欣泰電氣強制退市的投資者賠付工作,終於在6月9日拉開了序幕。當天,中國證券投資者保護基金有限責任公司發布了《欣泰電氣欺詐發行先行賠付專項基金的管理人公告》,正式啟動興業證券通過專項基金先行賠付因欣泰電氣欺詐發行致使投資者經濟損失的相關工作,8月3日起賠付金陸續到帳。

行賠付暴露出投資者保護制度的不足

先行賠付原本是一項保護投資者利益的制度性安排,其目的就是為了方便投資者的索賠,緩解目前司法索賠立案難、審判難、執行難的問題。從之前先行賠付的案例來看,不論是萬福生科案,還是海聯訊案,先行賠付對於解決投資者索賠難確實起到了較好的效果。

不過,從興業證券發布的《關於設立欣泰電氣欺詐發行先行賠付專項基金的公告》來看,由於欣泰電氣涉及到退市問題,而萬福生科、海聯訊並不涉及退市問題,這就使得興業證券就欣泰電氣涉及欺詐發行的先行賠付工作暴露出在投資者保護方面的重大不足。

「雙

保險”並不保險

應該說,在涉及欺詐發行的問題上,管理層在保護投資者方面是設有「雙保險」的。一是由發行人與大股東進行股份回購。比如,在2013年11月30日出台的《中國證監會關於進一步推進新股發行體制改革的意見》中明確規定:發行人及其控股股東應在公開募集及上市文件中公開承諾,發行人招股說明書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對判斷發行人是否符合法律規定的發行條件構成重大、實質影響的,將依法回購首次公開發行的全部新股,且發行人控股股東將購回已轉讓的原限售股份。二是先行賠付。在從2016年1月1日起正式實施的新股發行制度中明確規定,投資者因上市公司欺詐發行等嚴重違法行為而遭受的損失,由保薦機構基於其事先的自律承諾先行賠付投資者。

從上述「雙保險」設計來看,在涉及到退市的問題上,採用股份回購的辦法顯然更有利於保護投資者利益。而在不涉及到退市的問題上,先行賠付則是可行的。

但欣泰電氣面臨的問題是強制退市,在這種情況下,欣泰電氣方面理應履行回購股份的承諾。但對於回購股份一事,欣泰電氣方面於2016年7月8日發布《關於無法履行股份回購承諾的致歉公告》,將上市時的股份回購承諾一推了之。這就使得對欣泰電氣投資者的賠償只能走先行賠付這條路。

但先行賠付在賠償投資者方面明顯存在不足。根據興業證券發布的《公告》,從2015年12月11日起,買進欣泰電氣股票的投資者不屬於賠付的範圍。而尤其重要的是,雖然從2015年12月11日起買進欣泰電氣股票的投資者不屬於賠付範圍,但欣泰電氣股票並沒有從2015年12月11日起進行停牌,而是一直交易到2016年5月20日。並且在確定對欣泰電氣實行強制退市的情況下,仍然從2016年7月12日到8月22日進行為期30個交易日的復牌整理。如此長時間的交易,欣泰電氣的換手率早就達到了百分之幾百,即投資者進行了N次換手。而這段時間的買入者是得不到賠償的。如此一來,最終能夠得到先行賠付的投資者只是極少數,絕大多數投資者被排除在了先行賠付的範圍之外。

此,這樣的先行賠付顯然是不足以保護投資者利益的。這就暴露出在退市問題上,投資者保護制度所存在的重大不足。實際上,在不能對相關上市公司股票進行及時停牌的背景下,每一個投資者都應屬於適格投資者範圍。而興業證券對適格投資者的劃分,則是對投資者賠付範圍的縮小,是不利於保護投資者利益的。此,除非能對相關公司股票及時進行停牌,不然,先行賠付就應賠付二級市場所有持有欣泰電氣股票投資者的損失。否則,就象發行人逃避回購股份的責任一樣,先行賠付也成了保薦機構對投資者賠付責任的一種逃避。在這個問題上,A股市場完全可以效仿香港股市對洪良國際的處理方法,責成包括發行人、大股東以及保薦機構在內的責任人,對欣泰電氣的流通股進行全面回購,以切實保護投資者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