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益平談人工智能:一個新技術要形成 也許泡沫是必要的

[摘要]在一個新的技術要形成的時候,也許泡沫是必要的。

黃益平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

騰訊財經訊 6月27日,2017年騰訊財經夏季達沃斯論壇「新爭鳴」第1期舉行,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黃益平表示,在一個新的技術要形成的時候,也許泡沫是必要的,因為新技術發展和發明的一個很重要的特徵,就是大樹定律,就是要千千萬萬的人去做,但是有很多人會失敗,只要其中有人成功了,這個給我們會留下好的東西。

以下為發言實錄:

主持人:未來在哪裡?未來在自動駕駛,在安保,在醫療,在金融,在教育,在科研,但是袁輝講得特別好,對中國來說在具體的實際的應用,通過應用反塑價值鏈,找到新的算法,新的工具,找最早源頭的我們的技術,當然包括這個饒老師講的更廣泛的製造業,整個經濟的實力和能力,才能走向這種吳老師講的做生態,做服務,做整個提高效益的工作。所以這節討論我覺得非常目前精彩,讓我們用熱烈的掌聲感謝我們的演講者,講得非常精彩。

好,時間的關係,已經九點十分了,我們不應該搞得太晚,我們最後請我們的總評委黃益平做總結,請上台,總監坐。

黃益平:我不坐了,我隨便說兩句。這個問題確實不太熟悉,但我剛才討論的兩個問題,我大概學到一些東西,我的這個體會大家就是兩點,和大家分享一下。

第一點,我們講AI到底有沒有泡沫?有各種評判的方式似乎從技術的角度來看,各位從技術講似乎都是覺得沒有泡沫,從投資的角度可能有泡沫,那我猜測我們經濟學對泡沫其實是很難定義的,曾經有一個著名的論斷,就是泡沫是你等它破滅之後你知道有泡沫,如果用簡單的一般的投資方式,用估值也好,用幾年以後能不能得到回報也好,如果用傳統的方式看似乎有泡沫在裡頭。

剛才的很多泡沫讓我想起,在本世紀初互聯網泡沫,其實當時非常嚴重,而且很多人受了傷害,但問題是這個泡沫過去以後,其實是留下很多實實在在的東西,我們今天所享受的很多技術,跟那個時候的泡沫是有關係的,所以剛才幾位都說到,泡沫就是一個壞的東西嗎?我覺得在一個新的技術要形成的時候,也許泡沫是必要的,因為新技術發展和發明的一個很重要的特徵,就是大樹定律,就是要千千萬萬的人去做,但是有很多人會失敗,只要其中有人成功了,這個給我們會留下好的東西。

對我來說AI有沒有泡沫?我不是特別關心,我關心是這一輪泡沫過去了以後,有沒有真正落地的技術我同時教經濟學,像這樣的新技術不是適合每一個老百姓都可以去做投資,就像做風投一樣,你理解這個技術,你自己做判斷你承受得了這個風險?我覺得有泡沫沒關係,如果我們大家都覺得這是一個有前途的領域,一哄而上,我覺得很危險。

第二個問題,我其實一看到這個問題我的第一反應,AI聽起來是一個很尖端的技術領域發展,但其實我後來感覺,一開始李稻葵教授說的工業生產,跟我一開始想到是一樣的,就是中國的突破口在什麼地方?當然我們會有很尖端,中國已經有世界上尖端的技術,但真正對中國的經濟發展很生活能產生作用的,可能就是剛才很多位都提到的,我們今天需要的東西,今天需要是什麼?是我們人口老齡化,勞力力短缺,有很多危險的困難的工作,能做的人越來越少,所以李稻葵說的工業生產,其實我們也看到有很多在不同的領域,包括像物業管理,電器生產,我自己覺得在這些領域開發,技術符合我們現在的技術和經濟發展的水平,在這樣的水平建立起來更容易走得好,走得遠,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