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杠桿是一時,防風險是一世

要問這幾個月資本市場上的關鍵詞是什麼?最關鍵的那還是去杠桿,更準確地說是降杠桿,因為杠桿總歸還是有的,沒有杠桿就不需要信貸市場,也就沒有市場經濟了。

不管怎麼評價,降杠桿總會搞得市場很緊張,因為無論是去還是降,總是會讓市場覺得資金緊張,各種資產價格自然有下滑趨勢,所以,市場參與者非常關心的一個問題是,這一輪去杠桿還得搞多久?

|關於降杠桿的效果,我們剛剛聽到了一個官方意見,6月27日,國家統計局工業司何平博士表示,工業利潤延續良好增長態勢,具體表現為:利潤增長的結構繼續改善,利潤率保持同比上升,回款情況持續好轉,產品周轉繼續加快,杠桿率持續下降。這一句「杠桿率持續下降」,至少證明降杠桿起到了效果。

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看,降杠桿的任務好像還是任重道遠。6月23日,銀監會主席郭樹清強調,還要落實差別化住房信貸政策,堅決抑制部分地區的房地產市場泡沫,要深入開展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積極穩妥推進去杠桿。

市場參與者到底要怎樣理解和把握這一輪降杠桿呢?僅僅是期待著風暴趕緊過去肯定是不對的。所謂降杠桿,歸根到底,目的在於控風險。

如果存在一個沒有風險只有收益的項目,那麼100倍杠桿也是值得的,但這樣的好事並沒有。對沖基金公司「長期資本」的天才們曾經以為他們發現了這樣的機會,盈利空間不大但是成功概率極高,所以就加足杠桿賺錢,最後落得一個崩盤。中國股市2015年的大牛市也已證明那只是一個杠桿牛,而去杠桿的結果還是一個崩盤,流動性消失,千股跌停再跌停。

跟股市比較,債市事大,樓市事更大。上周的《地平線》裡,我提到了樓市防范崩盤才是最重要的事情,還特別舉了香港樓市的例子,其實就是想提醒一句,盡管大家都不認為中國樓市會暴跌,但是暴跌的事情確實在中國發生過,那就是香港。

這個到目前為止還是比北上廣深房價都高的城市,它就曾經經歷過房價從高位跌下來40%的慘劇,暴跌的不僅是樓市,拖累的是經濟基本面,要不是回歸的香港得到內地的鼎力相助,後果不可想像。試問,這樣的損失北上廣深哪一座城市敢想?不是說一定會有這麼大的風險,但是完全沒有考慮到風險的可能性那就是鴕鳥了。

今天給樓市降杠桿的人,心裡面想的,大概就是泡沫之後可怕的暴跌吧。

我同意一種觀點,那就是目前的降杠桿是必須的,但降杠桿也是需要節奏的,尤其是在經濟增長還在企穩狀態時期。不降杠桿是風險,抽的太猛也是風險。也許,之後降杠桿的節奏就會慢下來了,控制得會更加平穩。但是我覺得,如果調控者強制給市場降杠桿只是達到降杠桿數字這一點,那就不算成功。

真正成功的降杠桿,是要給市場參與者一個降杠桿防風險的意識。因為,再厲害的政策,市場都是可以調試的,也就是所謂的理性預期。降杠桿的真正成功,應該是讓市場參與者不再把瘋狂加杠桿當作增長的源泉,也只有這樣,整個經濟體的風險才可以把控制。

所謂降杠桿,最終的目標,就是降低市場參與者那一顆時時刻刻想著無限加杠桿的賭博的心。降杠桿是一時的事情,防風險才是一世的事情,每一個市場人每一個投資者都需要牢記這一點。

華夏時報—思想創造價值—

  ▶微信 | chinatimes

  ▶微博 | @華夏時報 @水皮

  ▶網站 | http://www.chinatime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