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視帝國變天 那些與政府合作搞的土地怎麼辦?

如今的賈躍亭卸任了樂視網總經理、法人代表的職務,除此之外,夫婦及樂視系旗下幾家公司資產被凍結。曾經連拉幾十個漲停板的樂視網被視為A股奇跡,而賈躍亭也曾被視為「造夢者」,蒙眼狂奔之下,樂視帝國如今風雨飄搖。半年前,以資金白武士形象入局的孫宏斌與賈躍亭惺惺相惜,攜150億巨量資金入主樂視二股東,隨後孫宏斌一定也發現了什麼苗頭,目前還有25億款項沒有到帳。在賈躍亭的飛速擴張下,樂視及賈躍亭本人的債務到底有多少?選擇在樂視面臨資金困局之時入局的孫宏斌,會和樂視風雨同舟嗎?

因土地而相識

時光退回到半年前,1月15日,在樂視和融創聯合舉辦的戰略投資合作記者會上,孫宏斌與賈躍亭講述了兩人的相識過程,「一見鍾情」,惺惺相惜成為故事裡最浪漫的橋段。

但其實,最初的相識契機其實已經為這場跨界奠定底色。

彼時處於資金危局中的賈躍亭四處尋找金主,與互聯網、IT、零售、房地產等行業的大佬都有接觸,而唯獨與孫宏斌「一見鍾情」。當時,缺錢的賈躍亭手裡還握有一張王牌,就是位於京時尚潮流地標三里屯的世茂工三,買它時樂視耗資近30億元,這或許也是真正吸引地產大佬孫宏斌的。

賈躍亭本人曾回憶,他本想出售這個固業,但與孫宏斌暢談六個小時,一直到凌晨一點,一見如故,孫宏斌當場表示可能不僅要和賈躍亭談項目,可能會涉及戰略投資的深度合同,說不定比其他家還快。

龐大的土地王國

三里屯的商業地產世茂工三僅僅是樂視土地資源的冰山一角。

2004年底就成立、2010年在A股創業板掛牌上市的樂視網在土地資源方面積累頗豐。

在京東CEO劉強東(微博)
、網易CEO丁磊紛紛在自己的家鄉開辦起農業「副業」之後,賈躍亭也回到家鄉臨汾搞建設。早在2013年12月5日,樂視便在臨汾落成約3000畝的生態農業產業園。2015年9月28日與重慶市政府達成戰略合作,後者表示會提供百畝土地用以建設樂視雲總部基地;2015年11月9日,樂視以4.2億元拿下重慶兩江新區195畝純居住用地和187畝純商業用地;2015年12月,樂視又宣布投資10億美金在美國內華達州拿下5500畝地,用以建設超級汽車工業城。

台前的樂視是一家互聯網公司,但實際上,在瘋狂拿地上毫不手軟。

2016年3月,樂視參與重慶招商引資項目,投資30億元在江北嘴建設酒店、公寓綜合體項目,規模約16萬平方米。

即便在賈躍亭2016年11月坦承樂視資金鏈緊張之前的半年,樂視拿地策略依然激進。

2016年5月16日,樂視花費30億元買下世茂股份旗下世茂新體驗公司持有的北京財富時代置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財富時代」)及世茂商管公司持有的新世紀公司100% 股權,而財富時代主要資產便是上述三里屯項目。

哪怕在樂視資金鏈問題已經公之於眾,2016年12月9日樂視仍以2.79億元的成交價拿下德清縣經濟開發區90萬平方米工業用地。

這種瘋狂延續到了海外市場。2016年6月,樂視以16.5億元收購雅虎公司靠近矽谷心臟地帶的300畝土地。

僅僅從公布的土地交易中估算,樂視的土地儲備已經過萬畝。

孫宏斌對這一切看在眼裡。

據孫宏斌透露,北京市政府在亦莊給了賈躍亭五千多畝地,用於發展樂視汽車。

而對孫宏斌等地產大佬來說,在限制房價以及支持實體經濟等多重背景下,開發商日漸「不受待見」,而相反,帶上科技公司的帽子,拿地卻會變成一樁好生意。

最近深圳的幾樁土地交易透露了這樣的信號:房地產商拿地不會容易,而IT新貴則可以低價拿地。

6月27日,神州數位、中興通訊、中國電子三家企業一舉拿下了深圳灣超級總部基地的三幅地塊,總計耗資97.81億元,折合樓面價都不超過2萬一平,三幅地塊均遠低於周邊地區的市場價。

孫宏斌布局

孫宏斌在業內的魄力與膽識眾所周知。

有一個與樂視影業有關的細節。

在上海法院凍結賈躍亭直接和間接持有的股權之前,早已有北京、天津和濟南的法院對樂視控股持有的樂視影業等公司股權進行司法凍結,並且有多筆凍結股份數明顯超過此次上海法院的凍結,目前已知的樂視控股持有樂視影業股權被司法凍結起於2016年12月5日。

而彼時應該正好是孫宏斌馳援樂視網前後,孫宏斌的交易涉及樂視影業,而精明的孫宏斌不太可能在委托盡職調查時漏掉這樣的信息。

土地,是孫宏斌面對的一個巨大的並且能夠看到回報的誘餌。

但是,賈躍亭逐漸淡出樂視網之後,孫宏斌必須做好排兵布陣,讓樂視體系依然保持一個良好的科技公司形象,這樣才能襯得起拿到的地,以及日後的合作斡旋。

這也就不難解釋,今年的上海電影節,孫宏斌願意為樂視影業站台,並為樂視影業釋放雞血。

孫宏斌對樂視影業CEO張昭說,「你不用考慮錢,不用擔心錢,只要方向對,你有的是錢。」

除此之外,其實孫宏斌意欲把內容領域的封疆大印傳給張昭。

根據在上海電影節上專訪張昭的媒體骨朵網路影視記載,孫宏斌說:「樂視所有的內容都給張昭管了。」這句話背後,是張昭個人角色的轉變,也是整個樂視內容體系的重建。

「我會負責三個公司的內容」,張昭口中的三個公司分別是樂視影業、樂視網和樂視致新。在張昭的計劃中,樂視影業主要以IP經營為主,專門為會員做定制內容,樂視網也將改革,不走影片網站燒錢的模式,而是依托樂視影業的內容入口。

據說樂視在上海電影節的這場記者會進行了三個半小時,而孫宏斌沒有像其他嘉賓那樣中途離席,而是在台下聽完所有嘉賓發言,直到記者會結束。

對於孫宏斌而言,這場始於房地產而結緣的聯合,賈躍亭正在逐漸淡出樂視體系,並且面臨資產凍結,而孫宏斌卻正在步步為營。無論孫宏斌對樂視網、樂視影業的業務本身是否有興趣,擺在他面前的,都是要對樂視進行重新組合。

這是一場華麗冒險,但是別忘了,孫宏斌曾經受到IT大佬柳傳志器重,是聯想高管,他本身也有科技企業的基因。哪怕是2010年10月7日率領融創登陸港交所,孫宏斌都被外界認為選擇了一個不適合的時間。從順馳到融創,孫宏斌曾經四闖IPO,前三次均以失敗告終。

而這一次,借助樂視,拿地之旅如虎添翼,地產轉型的故事也很好。但有個燙手的山芋就是,賈躍亭及樂視的債務到底有多大?單純給錢肯定不行,如何讓樂視止血?樂視商譽受損之後如何修復?

一旦樂視影業重組落定,等待復牌後的樂視網的是什麼?

作者:劉素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