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家機構入場即虧20%,科列技術到底值不值48億?

今天的故事是這樣的:

6月30日,新三板新能源汽車概念股科列技術宣布已經完成總計1.59億的融資,5家機構投資者以45元/股的價格認購,其中有3家為國泰君安旗下的股權投資基金。

按照最新一輪的定增價,科列技術估值高達48億。

7月3日,停牌4個月之久的科列技術恢復轉讓。復牌當天截至收盤,科列技術報收36元/股。

是的,5家投資機構前腳剛進門,手中的持股後腳就帳面浮虧20%,虧損3180萬。

值得注意的是,自6月8日起,科列技術由做市轉讓變更為協議轉讓。換句話說,科列技術於今年3月份停牌之前,還是做市轉讓,機構有一定機會在二級市場買到一定的量。

那麼問題來了,這五家機構為何要以相對較高的價格參與高於二級市場價格的定增?

【 一 】

6月30日,科列技術發布股票發行情況報告書。報告書顯示,此次股票發行的發行價格為每股人民幣45元,擬發行人民幣普通股353.33萬股,募集資金1.59億元。

公告顯示,本次發行對象為5人,全部為機構投資者,具體認購情況如下:

其中,廈門國泰君安建發股權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等3家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同為上海格隆創業投資有限公司,後者的大股東為國泰君安證券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國泰君安創新投資有限公司。

科列技術對此次募集資金的說法是用於補充公司流動資金,提高公司產品的核心競爭力,提升公司的盈利能力和抗風險能力,保障公司經營的持續發展。

7月3日,因籌劃重大事項停牌的科列技術恢復轉讓。截至當天收盤,科列技術報收36元/股。

7月3日(復牌日)至7月7日,科列技術股價在35元/股上下浮動。在協議轉讓方式下,科列技術5天之內成交量高達621.4萬股,成交總額達2.25億。

按照36元/股的成交價,新進的5家投資機構在完成定增之後手中持股的帳面浮虧比例達到20%,帳面虧損近3200萬。

據財報數據,科列技術在2016年做到營收3.07億,同比上漲125.48%;做到淨利潤2878.51萬,同比下降42.22%。營收翻倍淨利下滑的最主要原因或許是科列技術在2016年確認了一筆5832萬的股權支付費用。

值得注意的是,科列技術2016年每股收益為0.28元,按定增價格45元計算,PE為161倍。

考慮到公司2016年進行過股權支付,以其2015年每股收益0.75元的價格計算,則本次定增的PE為60倍。按照最新一輪的定增價,科列技術估值已經高達48億。

故事發展到這裡,有兩個問題:

1、科列技術年報認為, 營收增速不及預期。定增價對應的PE為60倍,即使動態看可能也不便宜,投資方的投資邏輯在哪裡?

2、投資方短期內出現上千萬的帳面浮虧,怎麼向出資人解釋?

【 二 】

公開資料顯示,科列技術主要從事鋰電池BMS管理系統、電動汽車電機驅動器、鋰電池充放電設備等產品的開發、生產和銷售。

公開信息顯示,大陸目前涉及到BMS企業有近百家,市場競爭激烈。隨著新能源汽車市場的爆發式增長,原本以第三方BMS企業為主流的新能源BMS市場,逐漸被分化。

有分析指出,短期內第三方BMS企業將仍為市場主流。但從長遠來看,整車廠和電池企業將逐漸滲透,行業將會有一輪整合潮,市場集中度將會提升。未來第三方的BMS企業將會面臨較大的競爭壓力。

此外,科列技術年報指出,報告期內公司營業收入增速不及預期的原因有以下2個:

1、受到「騙補」風波、補貼新政遲遲未出台等因素影響;

2、下遊電動車行業增速有所下降。

就如年報所述:電動汽車作為汽車行業新興產品,發展初期受國家政策和財政補貼因素影響較大,若未來新能源汽車產量出現震蕩或大幅下滑,將對公司業績產生重大不利影響。

資料顯示,早在2016年2月份,科列技術以50元/股的高價定增200萬股,彼時的認購方除了廣發證券之外,還有福建首富陳發樹。

Choice數據顯示,2016年7月7日,科列技術開始協議轉做市。做市首日,科列技術股價最高觸及62元,但此後一路震蕩走弱。盤面顯示,科列技術股價不僅跌破50元,在實施2016年半年度分配方案後,更是跌至26.32元(復權後為39.48元)。

按照復權後的價格計算,陳發樹當初2000萬買下的40萬持股帳面浮虧約400萬。

☛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