顫抖吧!ABS上半年發行量超公司債,從業者身價翻了好幾倍

來源:第一財經 作者:佘慶琪

上半年債市發行熱情並不高漲,但以ABS(資產支持證券)為主的結構化金融產品卻占盡了風頭。

ABS上半年發行量一舉超出公司債,銀行是投資主力。相同評級和期限的信貸ABS品種比信用債品種高30-70bps左右,企業ABS品種的利差水平甚至還要更高一些。更重要的是,投資ABS在風險計提上具有明顯優勢。評級AA-以上的ABS產品風險資本占用為20%,而投資信用債風險資本占用則高達100%,可為銀行節約資本,增強收益。

從業者身價亦隨之倍增。多數證券公司的投行部門之前並沒有儲備專門的投行團隊,隨著ABS的超預期增長,人才儲備明顯不足。券商投行部門「挖人」開出的年薪已超百萬。

發行規模井噴

根據wind資訊統計發現,上半年ABS總發行量達4623億,已經明顯超出了公司債4139億的總發行量。其中,證監會主管的ABS發行量為2711.6億,銀監會主管的ABS發行量為1911.8億。

中金公司固收分析師張繼強表示,上半年ABS產品發行總量逆市上升,主要是由於信貸ABS產品規模增速相對較快。受MPA考核、銀監會嚴監管等因素的影響,2017年以來銀行資產出表的動力較強,導致信貸ABS產品發行增速迅速上升。

信用債方面,張繼強分析到,由於市場利率高企導致發行意願不足,房地產企業、產能過剩企業等融資受限等因素影響,信用債發行量出現了萎縮。

從基礎資產來看,上半年表現搶眼的ABS產品有三種:消費金融、租賃資產、信貸資產證券化,另外信托受益權ABS表現也比較搶眼。

首先,阿里小貸、京東白條等消費金融形式生命力旺盛,產生了較大規模的資產證券化需要。而這些現金流組成極為分散,償付也相對穩定,因而獲得了投資者的青睞。租賃資產證券化方面,2016年這一市場發行就已經突破千億級規模。信貸資產證券化方面,在上半年嚴格的MPA考核下,銀行出表的需求旺盛。而近兩年來信貸ABS能有效地做到出表,對銀行資產負債表的改善作用幫助很大。

上半年ABS如此生猛的增長速度,是否會引來監管的關注?業內人士普遍認為,資產證券化目前整體還是在監管要求下規範地發展,尤其是標準化的ABS產品。一位從事不良資產處理的業內人士表示,按照現行監管規定,大部分不良資產都不會做成ABS,只有小部分償付希望較大的不良資產才會考慮做成ABS。

前述業內人士認為,如果未來有進一步監管措施,大概率集中在私募ABS方面,對一些非標準化的ABS產品帶來的套利行為推出相應的管理要求。

不只是高收益

到底是哪些投資者貢獻了這麼大的發行量呢?業內人士指出,一季度以來,在監管的影響下,銀行委外雖有所減少,但仍是最主要的資金方。另外,基金、保險等非銀機構也成為了近半年來的投資主力。

張繼強分析,盡管ABS產品的總體評級與信用債品種的可比性不高,但AAA級信貸ABS品種仍具有相對較強的可比性。目前來看,相同評級和期限的信貸ABS品種比信用債品種高30-70bps左右,企業ABS品種的利差水平甚至還要更高一些。

機構對ABS的青睞,始於高收益,但不只是高收益。

對於銀行自營而言,投資ABS在風險計提上具有明顯優勢。評級AA-以上的ABS產品風險資本占用為20%,而投資信用債風險資本占用則高達100%。銀行配置資金量較大,對流動性要求相對不高,而投資ABS產品可以顯著節約資本,同時增強投資收益,因此ABS產品受到了銀行投資者的親睞。當然,從銀行投資的角度來說,也需要平衡其流動性、可質押券、資本、風險、收益等各個方面的要求來進行投資決策。

在外界看來,作為「舶來品」的結構化金融產品,往往會帶來不可測算的風險。但業內人士則表示,相比於傳統固收產品,ABS能做到風險隔離,保證相對穩定的投資收益。

張繼強表示,從法律意義上來說,ABS產品做到風險隔離主要是通過SPV(特殊目的載體)做到。SPV通過向原始權益人支付對價購買資產,獲得了資產的所有權,並將資產與原始權益人隔離開。從操作意義上來說,ABS產品通過對資產做到的現金流進行管控,來達到資產現金流與原始權益人自身現金流的隔離。

張繼強還表示,相比於傳統的固收產品,ABS產品的收益通常基於穩定的資產,可預測性較傳統信用債品種更高。不少ABS產品還具有發行人提供的外部增信,則類似於有抵押的債務,較無抵押的信用債品種具有相對更高的償還順序。

從業者身價倍增

ABS業務供需兩旺,業內資深人才就顯得相對不足,無論是一級發行還是二級交易研究,從業者的身價都與日俱增。

一位租賃行業資深業內人士表示,由於此前一直擔心監管部門不會放開ABS的發行,除了中信證券等幾個大券商以外,多數證券公司的投行部門之前並沒有儲備專門的投行團隊。隨著去年以來ABS發展的超預期增長,券商投行部門人才儲備明顯不足,各個券商之間相互挖人的現象也極為明顯。

而租賃行業作為ABS發行主力軍,從事租賃資產證券化的經驗也相對豐富,這些人也往往會成為券商投行瞄定的目標群體。這位租賃行業人士透露到,券商投行部從他們這裡挖人,開出的年薪已高達200萬。

不僅是一級發行人年薪倍增,買方分析師的身價也是水漲船高。對於在評級公司有過兩年左右評級經驗的分析師,基金、券商、保險等主要買方開出的年薪也都高達幾十萬。

「一個ABS產品裡面資產很多,最高可達幾十種或者一兩百只,需要很專業的人士來分析和評測其未來的現金流穩定性,因此機構也對這類人才有著較高的需求。」

這位業內人士還分析到,與針對主體分析的債券投資不同,ABS的基礎資產涉及到的現金流較多,如消費金融ABS涉及到的現金流最高可達幾萬筆,而這也帶來了對第三方服務機構和大數據公司的需求,盡管目前尚未湧現出比較有說服力的服務商,但是市場的需求還是很明顯的。

更多文章,請回復您感興趣的關鍵詞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