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一句話,就讓買學區房的人欲哭無淚

讀了很多書,依舊過不好這一生。

根據中國房地產業協會數據,

截至2017年3月,

北京房價已經連續17個月環比上漲,

其中,學區房最為搶眼。

這令中國中產階級的集體困擾,

一邊是不斷攀升的貨幣數量,

一邊是居高不下的房價,未來如何對沖?

前段時間,樓市最熱的故事還是

「學歷不如學區房值錢」,

幾周之間,朝令夕改,

「學區房」也快不值錢了!

4月16日,北京市教委發布了

《2017義務教育階段入學工作的意見》,

全面壓縮了學區房的含金量。

核心措施幾乎「招招致命」:

其一,

重點對過道房、車庫房、空掛戶等情況進行核查,

這意味著不符合條件的「學區房」,

不能作為入學資格條件;

(去年6月,被要價150萬的北京胡同過道)

其二

「實際居住」成為入學資格審核標準之一,

買了學區房而不居住者,不保障其入學資格;

另外

擴大「多校劃片」範圍,

簡單來說,就是將熱門學校劃至多個片區,

一個小區同時對應幾所學校,

不再是過去那種一對一的劃片。

也就是說,即便買了名校「對應」的學區房,

也可能被派到附近的普通學校。

除此之外,北京市教委還有一些配套措施,

核心訴求是縮小炒作優質公共教育資源的空間,

令公共教育資源均等化。

北京教委的此次出手,

無疑是為了配合目前大力推進的樓市調控。

隨著主管部門的監管力度加大,

鏈家、房天下等房屋中介機構的頁面,

也已經下架「學位房」等宣傳信息。

在每一波樓市炒作中,

學區房幾乎都是領頭羊。

尤其在北上廣深,天價學位房頻出。

學區房新政帶著「雙重任務」,

從教育資源分配的角度,

不再唯學區房論,回到教育和學區的本來意義。

從樓市調控的角度,

回到了「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

剝離了房子身上附加的教育功能,

對樓市調控將大有裨益。

這套新政真的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嗎?

回顧一下義務教育入學政策的流變:

為給學生減負取消小升初入學考試

拼關係、拼娃、拼爹等擇校問題突出

為了遏制擇校現象

北京等19城嚴格實行免試就近入學

其他擇校途徑一一被斬斷

房產、戶籍與教育機會緊密掛鉤

學區房開始一路暴漲。

似乎教育改革屢屢陷入「按起葫蘆浮起瓢」,

怎麼改大家都不滿意的怪圈。

目前,「錢發毛了」的恐懼,

仍舊驅使著大眾矢志不渝地奔向住房,

即使多數人認為房價過高,

但誰都認為自己不是最後一棒,

投資房產仍舊成為主流選擇。

可怕的是,越來越多的人內心也明白最後清算會到來,

但是誰也不甘心、也不敢在這場資產盛宴中置身事外。

也正因此,房產不僅是居住所在,

更是大陸家庭最重要的金融資產,

甚至被視為奮鬥的成敗標誌。

其中,比起剛需、改善性住房等概念,

學區房更像是當下中國社會的一個精妙隱喻。

在資源不均等競爭激烈的情況下(比如教育),

要拿到競爭資格(比如入學),

就要更多資本。

奮鬥了一二十年的中產階級們,

在物質極大地改善的同時精神也空前焦慮,

既見證了市場釋放了能力(學歷)的階段,

也見證了背景(學區房)日漸重要的過程,

他們從自身經驗而言相信自我奮鬥的可能,

也看到了下一代成功難度的加大。

換而言之,學區房買的不僅是學票,

更是階層晉升的入場券。

學區房搶手,不是因為學歷不重要,

恰恰是因為好學歷由奢侈品變為必需品,

因此家長們才不惜重金豪賭。

這也與經濟學家赫希曼所謂的隧道理論類似,

說明大陸還在過高速增長的漫長隧道的過程中,

雖然暫時黑暗卻對未來含有期待。

相較於我們,

日本等發達國家則已經過了增長的管道,

眼前一片光明的同時對前方已經沒有驚喜,

「需求的形成」和「需求的滿足」 之間的差距,

會使人產生 「社會挫折感」 。

當預感改善的可能性變小或者消失的時候,

公眾的挫折感不言而喻。

樓市的監管力度越來越大,

買樓的熱度未見明顯消弭。

這或許也從另一個維度說明,

我們中國人,到底是不太認命,

總期待下一代活得更鮮亮,

也更相信能夠攥在手上不被輕易奪走的實物,

無論銀子還是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