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賣水比淘金容易得多?

編者按

BAT 帶來一個新的時代。創業新物種出現了,其特徵是:一台電腦、一個 Wifi,一個工位,就可以開工了。不像海爾、聯想、萬達,需要拿地做產品鋪管道,資產很重。

撰文 / 張鳳安

(原《彭博商業周刊 / 中文版》主編)

美國獨立後曾掀起西進運動(Westward Movement),淘金者蜂擁而至,有人一夜暴富,但更多人白忙活一場。有心者注意到,在眾人淘金時,最佳策略選擇竟然是賣水,水才是剛需。

8 月 10 日,原資深媒體人牛文文創辦的創業黑馬在 A 股創業板上市,7 年的長跑,終得正果。這是媒體人成功轉型的正能量案例,背後的商業路線圖依然是 —— 在大時代,淘金還是賣水?

牛文文轉型趕上一個創業者站在舞台中心的時代。其實,自本國改革開放之後,整個歷史就是創業者歷史。A 股近 4000 家上市公司,多數是民營企業。只是不同歷史階段,創業者的歷史符號不一樣。

1980 年代,賣茶葉蛋的比當教授好,但社會上依然有身份偏見和鄙視鏈。倒爺和投機倒把,分別從身份標籤到法律定性給予認知框定。1990 年代,鄧小平南方談話之後,下海成為時尚和潮流, 能人紛紛經商、創辦企業。牛文文就是在這個時候,進入中國當時最好的商業雜誌之一《中國企業家》,見證了這股潮流湧動。

此 20 年,是創業者的黃金年代。那是短缺的年代,是供給嚴重不足、需求旺盛的年代,是全球經濟蓬勃復蘇的年代。一家前店後廠,就可以讓一家人走上小康之路。鄉鎮企業是此 20 年浪潮的創業大軍,奠定了後來 20 年中國社會的經濟。蘇南模式、溫台模式、珠三角模式催生了一大批創業者。其時,牛文文的雜誌,更多是面向國際大企業、國企大企業和民營企業的領軍人物,比如聯想柳傳志、萬科王石、海爾張瑞敏等標桿性人物。

進入 2000 年,中國加入 WTO,互聯網浪潮進入戰國時代,以百度、騰訊和阿里巴巴為代表的 BAT 崛起,中國創業進入一個新世代:知識經濟時代。以互聯網為底層架構,為大眾提供基礎信息服務,分別通過搜尋、社交和電商建立流量商業帝國。

傳統的生產型經濟只看到商品,看不到服務,這類企業家其實是看不到客戶看不到人的。柳傳志、張瑞敏和王石,他們看得到的是行業機會和市場擴張,但是真正讓他們聲名鵲起的無不是關於管理和公司治理層面的金玉良言。他們這代企業家最大的問題是,無法看見和摸到客戶,客戶形象只是籠統模糊和冰冷存地村在於銷售數據中 —— 不是他們不願意,而是技術上存在障礙。

1990 年代四大門戶網站開啟了本國互聯網浪潮,遺憾的是它們雖然在技術上可以建立與用戶的直連,但是沒有這樣做,單向度的信息呈現依賴於龐大的編輯內容團隊和高效的銷售團隊。直到 BAT 的出現,數據的基礎是用戶行為和用戶畫像。當 BAT 每天面對幾億個的用戶登錄,進行搜尋、社交和購物時,這就相當於再建一個王國。一個王國,無非三樣東西:土地、人口和制度,BAT 的技術服務就是土地,流量就是人口,商業模式就是制度。

BAT 帶來一個新的時代。創業新物種出現了,其特徵是:一台電腦、一個 Wifi,一個工位,就可以開工了。不像海爾、聯想、萬達,需要拿地做產品鋪管道,資產很重。

當年銷售額近 400 億美元的聯想,市值只有年收入 200 多億美元的騰訊和阿里巴巴 5% 不到的時候,時代的殘酷和分化性就顯示出來了。之所以造成天壤之別,其原因就是,騰訊和阿里巴巴看得見摸得著幾億個用戶,而聯想的資產負債表上,沒有用戶資產這一項。

如果世界還停留在柳傳志、王石、張瑞敏時代,牛文文的最大機會還是當《中國企業家》總編輯,但是當成千上萬人拿著一台筆記本電腦就可以創業時,牛文文的機會就來了。

這又是一個淘金者和賣水者的故事。對於年輕的、弱小的、以服務為核心的創業者團隊而言,他們的痛點非常明顯:缺乏資金、缺乏技術、缺乏行銷和品牌能力,甚至缺辦公工位。當然,牛文文一開始也走了一段彎路,就是用力很猛做《創業家》雜誌,這本月刊最大的窘境是,廣告很少 —— 誰都知道,創業者最缺的是就是錢和消費欲望!

一代資深商業媒體人無奈告別媒體,轉向了培訓 —— 創業黑馬營,從此一發不可收拾。培訓就是現金流,投資就是未來現金流。

知識付費產業,有三個層級,底層是媒體,中間層是培訓,最高層是咨詢,此進階背後是知識和技術含量的升級。要不然德勤每年過百億美元的咨詢生意是怎麼來的呢?

培訓就是創業淘金的水,只要創業熱潮不中斷,好的培訓就是穩定現金流。

本文版權歸《周末畫報》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