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汽技術中心被分拆 吉利、北汽連夜北上「挖」人

劃重點:

  1. 9月21日,紅旗新H7車型在北京正式上市。當天,中國汽車行業規模最大的汽車產品研究、開發和試驗檢測基地——中國一汽技術中心宣布摘牌,正式完成了其60年來的歷史使命。
  2. 技術中心出現了簽字排隊離職的情況。北汽、吉利、奇瑞等車企已在距離技術中心300米外的花園酒店內搭棚,開設了招聘會,他們的目的很明確,要把一汽集團的技術人才招過去 。
  3. 離職者中,除因崗位有限,競聘失敗的離職者外,還有一些是從主管崗位下來的高級技術人才,而他們更多的是因為深化改革「時間窗口」的收緊,無法在短時間內拿出競聘方案,最終選擇離職。
  4. 一汽集團董事長徐留平提出:「工作本來是快樂的事,能力不足會導致自己難受,家庭不快樂,上級不滿意,下屬不舒服。這樣的幹部就趕快讓賢吧!」

兵貴神速!9月18日,一汽集團人事變革大幕被快速拉開後,如今一汽上下都處在大變革中。

9月21日,紅旗新H7車型在北京正式上市。當天,歷經風雨磨礪,中國汽車行業規模最大的汽車產品研究、開發和試驗檢測基地——中國一汽技術中心宣布摘牌,正式完成了其60年來的歷史使命。

「除了前兩天離職的劉主任,李總監也辭職了,這兩天技術中心走了很多人,甚至出現了簽字排隊離職的情況。」一汽集團一位內部人士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透露。

技術中心300米外「搭棚」搶人

「現在,北汽、吉利、奇瑞等車企已在距離技術中心300米外的花園酒店內搭棚,開設了招聘會,他們的目的很明確,要把一汽集團的技術人才招過去 。」上述一汽集團內部人士稱。

據了解,9月18日一汽集團的人事制度改革的消息傳出後,北汽、吉利等自主車企迅速北上連夜「挖人」,它們對汽車技術研發人才一直「求賢若渴」。

在9月18日一汽集團深化改革工作動員會上,一汽集團董事長徐留平指出,一汽現行人事制度存在三大問題:幹好幹壞一個樣、大鍋飯;價值創造者未得到有效激勵,成就感、獲得感不強;員工發展論資排輩。

為此,一汽迅速展開深化人事制度改革。第一階段引入競爭機制,實施全員競聘,其調整範圍涉及各子公司和職能部門正職、副職、初級及員工四個層面,並要求在9月18日之後的一周內所有重要崗位人員到位,而在此番競聘調整後預計職能部門將有四分之一的不合格人員進入「蓄水池」。

「實際上,早在幾年之前集團就在醞釀拆分技術中心,現在部門、科室、業務都被拆分了,職工除考慮手裡的工作外還要思考今後個人發展方向。」上述一汽集團內部人士向記者表示。

此外,《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還了解到,在上述招聘會現場,除因崗位有限,競聘失敗的離職者外,還有一些是從主管崗位下來的高級技術人才,而他們更多的是因為深化改革「時間窗口」的收緊,無法在短時間內拿出競聘方案,最終選擇離職。

「在離職的人中,有的是業內知名的高級技術人才,他們處於四五十歲的黃金年齡段,正是幹點事情的時候,其他車企對他們是求之不得。」上述一汽集團內部人士對記者說,「他們掌握著一汽集團大量的核心技術,是一汽集團的財富,他們的出走會不會給一汽集團造成損失?」

毫無疑問,改革總是伴隨著陣痛,而似乎也只有這樣才能讓一汽集團真正脫胎換骨,成為「中國汽車業第一品牌,世界上的金字招牌」。

事實上,徐留平在9月1日召開的一汽專題黨委理論中心組學習擴大會上已經提前給主管幹部打了能上能下的預防針。「工作本來是快樂的事,能力不足會導致自己難受,家庭不快樂,上級不滿意,下屬不舒服。這樣的幹部就趕快讓賢吧!」

公開資料顯示,中國一汽技術中心於1950年誕生,一直負責中國一汽商用車(重、中、輕、微)產品、乘用車(轎、微、客)產品及相關總成、零部件的自主研發,承擔國家和一汽集團關鍵技術開發,擔負著依靠技術進步推進產品創新發展的重任。

而就在9月21日一汽技術中心摘牌後,研發總院、造型設計院、新能源開發院、智能網聯開發院等單位相繼成立,一汽技術中心被「分拆」。

夏利被雪藏「威」系列車型待復出?

徐留平對一汽集團進行改革是為其主業——造車,掃清障礙。

根據9月18日一汽在內網下發的組織機構改革方案:紅旗品牌由一汽集團總部直接經營,總部的核心業務部門主要為紅旗品牌服務;同時成立「奔騰事業本部」和「解放事業本部」,並與研發、採購、製造、行銷、新能源和車聯網等核心業務部門並列,其中,包括一汽夏利、一汽轎車、一汽吉林在內的所有一汽集團自主乘用車業務都將納入奔騰事業本部。

「一汽夏利是一家上市公司,一汽轎車也是一家上市公司,未來均由事業部管理,這便於把所有從研發到生產製造乃至行銷的資源進行規劃和管理,就好像我們現在很多業務需要集團行銷管理部統籌、產品需要研發中心來統籌一樣。」9月22日,天津一汽相關人士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稱。

9月22日,一汽夏利發公告稱:「2017年9月21日,公司接到一汽股份上級單位中國第一汽車集團公司通知,一汽股份擬以公開征集受讓方的方式協議轉讓所持公司部分股份,本次股份轉讓完成後,公司控股股東將發生變更。」

對此,上述天津一汽相關人士表示:「現在我們有奔騰品牌,也有駿派品牌,夏利品牌暫時進入雪藏時期,這是品牌架構的一種形式。其實天津一汽還有其他品牌,如威志、威姿、威樂等,所以夏利並不能代表整個公司。而隨著企業的發展,未來一定會擁有多品牌、多門類、更齊全的產品陣容。」

此外,對於一汽集團自主品牌的未來布局,上述天津一汽相關人士表示:「目前,一汽集團旗下各自主品牌在銷售管道上是共享的,但這種共享不僅指的是在同一個店裡賣車;從更高層面來講,投資人更為看重的是一汽集團的整體實力。我們現在也發動各品牌下的投資人加入到自主品牌的行列,使我們的網路分布更合理,市場的占有率更高。所以,我認為幾大板塊的組成從戰略的考量來講是符合現實情況的,也是為未來發展打基礎的一種做法。」

而在中融創投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董事長曹鶴看來,一汽集團以公開征集受讓的方式轉讓一汽夏利「殼資源」,其態度明確,就是要把一汽夏利捨棄掉。

「從公告來看,一汽集團肯定是想將一汽夏利盡快脫手,因此才會進行公開征集,這不僅可以看出徐留平對處理一汽夏利的戰略部署,同時在解決同業競爭問題方面一汽又邁出了重要一步。」曹鶴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

實際上,早在8月2日徐留平履新當日,其便在發言中表態,從國家、社會層面講,一汽必須承載起「汽車強國夢」的重大責任,「要直面問題,直擊痛點,大膽改革,快速行動,要振奮精神,聚精會神,橫下一條心,背水一戰,迅速在自主品牌上有建樹」。

此外,記者還了解到,中國兵器裝備集團公司董事長徐平曾於8月28日調研一汽集團,並與徐留平交流座談。

在座談會中,徐平表示,一汽集團和長安汽車要加強業務領域合作,圍繞現有及未來整車產品、現有及未來動力總成、新能源汽車、智能網聯汽車、共享出行等方面開展深度合作。

對此,徐留平表示,一汽將著手加強與兵器裝備集團公司汽車領域合作的研究,並擬於10月份率團前往兵器裝備集團公司,期待雙方屆時能簽訂戰略合作協議。(作者:趙成)

我是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