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動汽車取代燃油車勢不可擋 爭論石油可再生不時髦

林春挺

在中國研究推出傳統燃油車退出時間表的消息發出不久,有媒體刊登題為《替代燃油汽車又是一個世紀騙局?》的文章稱,油氣資源是可再生資源,用電動汽車替代燃油汽車乃趕「時髦」之舉。此文發表後迅速引發各界關注。

傳統的多數理論認為,石油是古代海洋或湖泊中的生物經過漫長的演化形成,屬於生物沉積變油,不可再生。少數派理論則認為,石油是由地殼內本身的碳生成,與生物無關,可再生。兩種觀點在業界爭議已經持續了一百多年。

如今,這一爭議再次被翻出來,正是因為包括中國在內的全球很多國家正在醞釀電動汽車替代燃油車,一些國家和企業已經規劃出了明確時間表。

中國能源研究會常務理事李俊峰在接受第一財經1℃記者採訪時說,關於石油的成因,世界上有不同的說法。但說石油是可再生資源的觀點,目前尚未找到科學根據。

不管石油是不是可再生資源,有關專家表示,以不斷進步的電池和造車技術而言,在各國加大清潔能源電動汽車推廣力度的前提下,電動汽車替代燃油車的趨勢似乎不可阻擋,而並非所謂「趕時髦」之舉。

爭論已持續百年有餘

在《石油戰爭》中,美國經濟學家、地緣政治家恩道爾說,石油是有限的、稀有的。但在隨後出版的《石油大棋局》中,他推翻此前說法,認為石油生成於地球深處,是無機物質,極有可能是取之不竭的。

《石油戰爭》出版後,恩道爾開始接觸了一些科學家,他們曾經於蘇聯時期在大學和石油工程領域工作。這些科學家認為石油是可再生的。「我們之間進行了多年的探討,我開始逐漸意識到石油有限論的假設並沒有嚴謹的科學基礎,這就推翻了我過去的看法……因此在新書《石油大棋局》中,我修正了自己過去錯誤的觀點。」他說。

與恩道爾自己前後相悖的認識一樣,100多年以來,關於石油成因理論的假設,在原始物質、轉化條件和環境方面進行了長期的爭論。石油是一種「化石燃料」至今仍是主基調,即,石油是由生物體的殘留、恐龍的遺骸,或者海藻化石經過沉積與高壓形成。同時,生物起源論還被用來說明為什麼石油只在地球的某些地區發現,因為那裡是數百上千萬年前的生物遺骸沉降區。

基於此,1949年,美國著名石油地質學家哈伯特發表名為《石油峰值》的論文稱,石油作為不可再生資源,任何地區的石油產量都會達到最高點;達到峰值後該地區的石油產量將不可避免地開始下降。「石油峰值」理論由此形成。而後來的歷史證明,美國的確於1970年達到石油產量峰值。

但恩道爾認為,哈伯特是西方石油巨頭特意打造的「專家」。他舉例:一是哈伯特本身就是石油公司的雇員;二是上世紀60年代美國產油量開始下降並不是因為美國油田儲量枯竭,而是因為沙烏地等海灣八國此時陸續發現油田,而且開采價格非常低廉;三是當時小布什上台後,為了推動石油價格、增加國際市場對美元的需求以及更加牢固美元的主導地位,美國重新拋出了石油峰值論,目的是為日後石油價格的上漲找理由。

早在1876年,元素周期律的發現者門捷列夫在實驗中發現,水與金屬碳化物能在高溫高壓下起化學反應,生成類似石油的碳氫化合物,這些碳氫化合物沿地殼裂縫上升到適當部位儲存冷凝,即形成石油礦藏。

恩道爾在《石油戰爭》中用大量的例子說,在20世紀50年代初,蘇聯科學家發現了石油來源的全新理論。讓這些科學家感到驚訝的是,他們在文獻中並未發現有關石油生物起源的充分證據,看到的只是含糊其詞且未經證實的假設。此外,他們還發現,西方地質學家此前一再聲稱石油總量有限,但事實是世界上發現的石油越來越多。

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原所長周大地向1℃記者表示,業界也一直承認,世界上有一小部分石油的生成,僅僅通過化石生成的理論即有機學說來解釋的確是不夠充分的。

作為《石油戰爭》的三名中文譯者之一,科技部中國科學技術發展戰略研究院趙剛堅持石油是不可再生資源的傳統觀點。他在接受1℃記者採訪時說,「我在翻譯的時候,跟恩道爾談論過很多次……我跟他說過,你應該找到科學依據(來說明石油是可再生的)。」

石油到底是不是可再生資源,在李俊峰看來,這沒有必要去否認,也沒有必要去承認。因為說石油是可再生資源只是一種假說,並沒有得到任何確鑿的科學實驗的證明。

曾任國家能源主管小組辦公室和國家發改委相關課題組成員的韓曉平曾兩度在央視《對話》節目中與恩道爾有過對話,他向1℃記者表示:「目前,我們沒有辦法說明石油是不是可再生的。」

至今,有關石油的生成,不管是有機說還是無機說,雙方都沒有找到足夠的科學依據能夠說服對方,注定這場爭論還將繼續下去。爭論依舊,但電動汽車的發展似乎已經與此無關,它更關乎能源安全和環保。

基於能源安全

《石油戰爭》描繪了國際金融集團、石油寡頭以及主要西方國家圍繞石油展開的地緣政治鬥爭的場景和歷史。國家發改委原副主任解振華說,恩道爾用「另一種視角觀察石油、能源和節能,有利於我們了解世界」;周大地則說,恩道爾「不僅在講石油,更是在講霸權政治是如何進行重大戰略部署和具體實施的」。

按照恩道爾的說法,石油價格其實從上世紀80年代末就跟供需沒有關係了。「比如2008年7月份,世界的石油價格達到了每桶170美元,這有道理嗎?這跟石油的供需有關係嗎?沒有。」他說,這主要與華爾街的那些石油期貨公司有關。上世紀80年代末,一種新的金融工具「石油期貨」大行其道,開啟了美英合夥控制石油的新套路。這種機制拋開了傳統的石油供需法則,可以在關鍵時期控制石油價格,為他們利用石油發動經濟戰提供了無限的可能。

在與恩道爾對話時,北京大學經濟學教授曹和平表示,石油有機論雖然是一個自然科學結論,但它可以在市場上造成預期行為,造成價格的翻跟頭行為,所以一些人希望製造出石油供應的一種緊張情緒,從而操縱市場推升油價。

「從石油發展到現在,發生過很多次價格的變化,這並不排除有人在操縱。」趙剛對1℃記者說,但操縱石油的究竟是一個主權國家還是資本市場?答案現在還不清楚,因為沒有證據。

李俊峰則向1℃記者表示,石油價格並不是哪一個集團可以操控的,但是石油行業是很會講故事的,就是把石油稱作一種稀缺資源來抬高石油價格,這是石油行業的一個特徵。現在,迫使美國石油價格下跌的主要原因是頁巖油和天然氣的出現。它們的出現,打破了石油的壟斷。另外一個是替代能源形式的出現,特別是電動汽車的出現和發展,意味著將來人們對石油的需求越來越少。

周大地對1℃記者說,發展電動汽車與石油是不是可再生資源實際上沒有直接關係。他表示,中國等國家發展電動汽車,並不是說石油已經快用完了,而主要是從環保、能源安全等角度來考慮的。「從目前的技術來估算,石油至少還可以用200年。」他說。

電動汽車的發展有望限制石油進口。2016年,全球上路行駛的電動汽車總量僅有200萬輛。國際能源署(IEA)認為,到2020年,全球電動汽車數量可能最高達到2000萬輛,到2025年可能會達到7000萬輛。這意味著,未來十年,電動車將給全球經濟發展帶來更多的驅動力。

國際能源署稱,多國政府已經推出電動汽車倡議,設定到2030年將電動汽車、巴士、卡車以及廂式貨車的市場份額提升至30%的目標。這十國政府包括中國、法國、德國、英國以及美國等。

目前,歐洲一些國家已經宣布未來全面禁售燃油汽車的時間表,時間在2025年至2030年。而按照中國的有關規劃,目標是2025年新能源汽車占汽車產銷20%以上。

霧霾主因

1949年的一天,美國加州理工學院教授、荷蘭化學家阿里·哈根·施密特走出實驗室想呼吸一下新鮮空氣,但一股粗糙渾濁、像漂白劑一樣的味道撲鼻而來。這種霧霾時常出現在美國南加州盆地的上空,成為洛杉磯當地人生活的重要部分。

經過數月的實驗研究,施密特得出結論:霧霾來自於汽車尾氣,與陽光發生光化學反應,產生了臭氧以及其他劇毒的物質。施密特的發現最後被證明是正確的。

施密特後來寫道:在城市的一邊,分布著石油工廠,幾個精煉廠每天處理成千上萬噸石油。另一邊,洛杉磯公路上行駛著的近50萬輛汽車,每天大約累計消耗12000噸汽油。即使燃燒率高達99%,仍有120噸未燃燒的汽油能夠釋放到大氣中。

如今,霧霾開始困擾中國。

人們開始把目光轉向了汽車尾氣。中科院區域大氣環境研究卓越創新中心首席科學家賀泓在今年年初說,機動車尾氣雖然一次顆粒物濃度不高,但在大氣中反應後產生的大量二次顆粒物已成為PM2.5的重要來源之一。研究表明,中國中東部地區二次顆粒物對PM2.5的貢獻率常常高達60%。

賀泓認為,大氣污染治理應該加強針對性,做到精準治霾。

在2016年的全國「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中科院院士秦大河說,散燒煤、沒有清潔的煤和汽車尾氣排放是造成中國城市霧霾或者東部霧霾的主要原因。他認為,煤炭的清潔利用是關鍵,但汽車尾氣治理也很重要。

現在,電動汽車的發展被認為是治理霧霾的一個有效方式。

「但新能源汽車的問題非常複雜。」國家新能源汽車技術創新工程專家組組長王秉剛在接受第一財經1℃記者採訪時說。他指出,電動汽車行駛過程是零排放,這點沒有疑問。但發電過程是有排放的,不但有二氧化碳排放,還有導致PM2.5的有害氣體排放。「大陸的發電能源結構裡,石化能源約占70%,可再生能源等非石化能源約占30%。」他說。

這意味著,按照目前的電力結構,電動汽車的電源來源,七成來自石化能源,僅有三成來自可再生能源。也就是說,電動汽車只能起到三成的零排放效果。

不過,中國正在加大可再生能源發展的比例。自2008年起,歷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及汽車產業時,往往會強調新能源汽車的推廣與發展。2008年時提出了「著力突破新能源汽車關鍵技術」;此後幾乎每年強調「推廣與發展新能源汽車」;在2016年則明確要求「推廣以電動汽車為主的新能源汽車」。但在2017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新能源汽車」這一詞匯變成「清潔能源汽車」,報告提出「鼓勵使用清潔能源汽車」。由此可見,中國政府對此已經逐漸有了清醒的認識,從「新能源汽車」到「以電動汽車為主的新能源汽車」再到「清潔能源汽車」,用詞上的變化便是一個實證。目前,中國已經確定了到2030年的自主行動目標: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達到20%左右。

電動汽車的發展過程注定是漫長的。工信部副部長辛國斌最近說,國內2016年乘用車消耗量和國際水平還有一定差距,中國向國際社會承諾2030年碳排放達到峰值,一次能源比重達到20%,按照目前汽車產業發展速度,中國達標的難度仍然很大,還需要整個汽車行業付出艱苦努力。

(第一財經日報)

我是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