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掛人生:39歲失業,從零到2600億身家,還當了12年市長

作者:遲玉德

來源:華商韜略(ID:hstl8888

原文鏈接:http://suo.im/waVFX

2016年初,角逐總統大選的特朗普得到一個壞消息:麥克·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正考慮競選總統。

特朗普的口頭禪是「我真的很有錢」,布隆伯格的財富則是特朗普的8倍,其2016年的淨資產高達400億美金(折合2600多億人民幣),位列全球第八大富豪,而且是白手起家。

更令特朗普緊張的是,布隆伯格還當過12年紐約市長,並把60億美元赤字變成36億美元盈餘,甚至還將市民的平均壽命增加了2.2年。

我起初和別人一樣也一無所有,但是我憑自己的努力出人頭地了。

——麥克·布隆伯格

但接手股票部門六年後,布隆伯格卻被撤職,調去管最冷清的計算機部。

這依然沒有改變布隆伯格的工作態度,集合計算機部和當時的市場狀況,他提出了一個開發金融信息終端機的設想,改變華爾街當時靠人工更新信息的局面,為此不斷向老板諫言。

但老板沒有采納他的建議,而是將公司與一家上市公司合併,廢除合夥人制,並解雇了他。

布隆伯格在所羅門工作了15年,每周工作6天,每天12個小時,從未想過跳槽,他始終看長遠,看大局,處處維護公司,最後卻被一腳踢開。

那一年,布隆伯格39歲。

面對巨大的變故,布隆伯格依然積極樂觀,尋找新機會。是年10月,他創辦彭博公司,生產自己在所羅門心心念念的金融信息終端機。

後來該項目獲得巨大成功,成為彭博的支柱業務,如今一年營收超過70億美元。

「不抱怨,去改變」,讓布隆伯格不斷走向成功。

他說:「生活是一種妥協,但我從不向後看。」

與計劃相比,他更重視積累,平時努力工作,盡可能地「多玩幾把牌」,充分積累一切資源,讓自己有能力靠近機會。

當機會到來時,他則以充分的靈活性應對。他會在現實的基礎上制定三個月、六個月、一年的短期計劃,但不會被這些計劃綁住手腳,彭博的發展道路就是被這麼調整出來的。

當員工問:老板,我們到底會走到什麼地方?他回答:哥倫布也不知道他會走到哪裡。關鍵在於,我們正在前進。

進軍新聞業時,布隆伯格還是採取這種「直奔第一」的產品策略。

冷戰結束後,經濟發展成為時代主旋律,歐美民眾對於金融新聞產生了巨大需求,而當時的媒體人還沉浸在冷戰時期的成就中,對於金融新聞既無知又蔑視,布隆伯格則從中看到商機。

1990年,他請一名原《華爾街日報》的金融記者創立彭博社,開始向民眾提供及時準確、分析深刻、文筆精彩的金融財經內容。

沒幾年,彭博社就在金融財經領域異軍突起,匹敵百年大報《華爾街日報》和路透社,後來又發展了廣播、電視、網路等平台,如今更已成為全球最大財經資訊社。

布隆伯格通過咨詢業務結識美林,並向美林管理層推銷自己的終端機構想。美林當時也想做這種機器,但是自己開發太慢,布隆伯格說他可以6個月做出來,而且產品出來再付錢。

布隆伯格不但從美林那裡獲得了訂單,還獲得了重要信息來源。當時美林運作著數千億美元資金,每天向幾十萬投資者銷售證券,其掌握的價格信息全面且權威。

通過這種捆綁發展,彭博終端機獲得了巨大競爭優勢和信用背書,為打開市場奠定了基礎。

與美林結盟的同時,布隆伯格還向道瓊斯低頭。

彭博終端機與道瓊斯的德勵系統是競品,為消除道瓊斯的敵意,布隆伯格向道瓊斯下大單,彭博終端機的用戶也為道瓊斯持續貢獻營收。

彭博社與道瓊斯的《華爾街日報》也是競品,為不激怒對方,布隆伯格決定停止從《華爾街日報》挖人,全力與道瓊斯保持友好,絕不主動挑釁。

「低調並不是我們一貫的作風,但是在某個階段,我們這麼做了。」布隆伯格說,韜光養晦的終點則是對方想打壓你,但已經來不及了。

這種市場選擇的管理團隊具有強大的生命力,也保障了布隆伯格出任紐約市長期間,彭博公司依然蒸蒸日上。

布隆伯格還要求每位管理者為自己培養接班人,沒有接班人的不得晉升。他自己也會確定接班人,但不會公示,以免消弱團隊內部的競爭,這很像清朝的秘密立儲制度。

基於這樣的邏輯,布隆伯格絕不再次雇傭那些因為非家庭原因辭職的人。「如果我們讓‘叛徒’回來,我們該怎麼面對當初留下來的人。」

對辭職員工刻薄的布隆伯格,對留下的員工異常溫暖。

他提供遠高於同行的薪酬,在全球租用最好的寫字樓。他還取消私人辦公室,所有人在一個開放區域辦公,包括他自己。他鼓勵員工盡情發揮創意,成功了功勞歸員工,失敗了罵名由他背。

布隆伯格的信念是:人分兩種,自己人和外人,我們應該善待自己人。

對待客戶,他也是如此。

為獲得訂單,很多老板往往給那些最狡猾的客戶最大的優惠;布隆伯格則根本不想跟這種客戶做生意,他把這種客戶稱為「壞客戶」,他從來不會給「壞客戶」好顏色。

他說善待「壞客戶」的後果是,壞客戶不會感激你,好客戶卻感覺被騙了,整個價格體系因此崩潰。

布隆伯格永遠善待好客戶,如果有兩家客戶購買終端機,一家只有5個人但購買5台,一家有上千人但只買100台,他會給前者更大的優惠。

這之前,他已經大舉捐款。

2009年,他捐出2.54億美元,用於資助紐約文化藝術發展事業和降低貧窮國家交通死亡等項目;2011年,他又向「超越煤炭」運動捐贈5000萬美元;2015年再向蓋茨基金會捐贈1億美元。

當紐約市長的12年裡,布隆伯格每年領1美元年薪,年年捐出千萬美元級的善款。有統計稱,他的捐贈已經超過25億美元。

盡管已經捐了那麼多錢,未來還將捐更多,但布隆伯格不喜歡宣揚自己的動機有多麼崇高。

他說,富人的現實煩惱在於能花掉的錢有限。「你也不能把錢帶走,只能把他留給別人。你唯一能做的是決定在什麼時候,給什麼人,捐多少錢。」

布隆伯格第一考慮的是家人,他和妻子早已離婚,但仍保持友好,他們育有兩個女兒他給孩子們創辦了一個信托基金和一個慈善基金。

前者的金額較少,主要供孩子們工作前生活,及工作後暫時救濟。這之外,兩個女兒必須靠工作養活自己和他們的家人。

布隆伯格覺得留太多錢給家人通常會引發悲劇:家人不是展開爭產大戰,就是變成紈絝子弟,還會被騙子們盯上,最終身無分文,又無力謀生。

他見過不少類似的豪門悲劇,他說,這些家夥還不如生前就把錢燒掉。

把錢全捐出去之前,布隆伯格也用足了它的價值。

他先後加入過民主黨、共和黨,然後又退出共和黨,然後又加入共和黨。英國《金融時報》因此評論:「只有像布隆伯格那麼有錢的人,才能以他這種方式藐視政治黨派」。

這也是他能以企業家的管理方式重塑紐約的關鍵。因為他太有錢,可以不受競選資助者和黨派的左右,也有人說他是「最有權力的市長。」

2013年12月的最後一天,這位「最有權力的市長」從位置上離任。走出辦公室後,他刷卡乘地鐵回到上東區豪宅,上任第一天,他也是乘地鐵去的市長辦公室。

而且,用的是老年人折扣卡。

文章轉載自華商韜略(ID:hstl8888),禁止私自轉載,如需轉載,請聯繫華商韜略授權。

格上財富:在基金業協會登記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十年深度研究,甄選陽光私募、PE/VC、海外基金等高端理財產品,為您的資產增值保駕護航!

內容轉載自公眾號

華商韜略

華商韜略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