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批混改試點將公布:混改基金加速集結 改革再提速

中國證券報記者獲悉,第三批重點領域國企混改試點不久將推出,「國」字頭混改基金群正加速集結助力混改落地。業內人士指出,國企正處在混改的關鍵時期,成立混改子基金可謂是「及時雨」,通過組建各類混改基金,可以充分利用市場力量,通過市場化融資方式為新一輪國企混改注入資本活水。

四季度混改再提速

混改全面推進,三批次的央企混改大軍正迎面而來。

中國證券報記者從中國航空工業集團獲悉,2017年集團重點工作之一就是全面深化改革、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試點。今年年初,合肥江航被國家發改委列入三家軍工混改試點企業之一。除此之外,集團公司選取以航空機電系統為主業的機電系統公司、以戰鬥機為主業的沈飛公司兩家直屬二級公司,以航空救生系統為主業的宏光公司、以精密鑄造為主業的安吉公司兩家三級公司等單位,進行集團內混合所有制改革試點工作。

中船重工方面表示,近年來,中船重工以獲取關鍵技術、核心資源、知名品牌、市場管道等為重點,通過合資、參股、並購和員工持股等方式,建立了超過150家混合所有制企業、超過50家員工持股企業,推動了軍民融合產業跨越式發展。未來,中船重工將推進建立完善四大領域、十個軍民融合產業發展的投融資平台,並梳理和推進高、新、精、特業務資產在中小板或創業板上市,著力打造若干個百億市值、活力奔放的創新型優質上市企業。

中國海油相關負責人表示,目前正穩步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目前海上油氣業務混改、海油發展雙層混改等試點項目也在籌劃和推進中。

同時,地方國企混改也正強勢突圍。

最近,作為山東省首家混改試點單位,山東交運混改順利完成,混改完成後,山東國惠投資、戰略投資者、員工持股比例分別為37%、33%、30%,社會資本合計超過國有資本。此外,國望高科擬127億借殼東方市場,被譽為開辟了混改新模式,交易完成後,東方市場的實際控制人將由吳江區國資辦變更為盛虹科技的繆漢根、朱紅梅夫婦。

中國企業研究院執行院長李錦認為,四季度混合所有制改革勢必向縱深發展,預計第三批公布的數量可能會大大超過前兩批,地方國企混改更引人關注。目前,三批試點猶如三支突擊隊,發起一輪一輪沖鋒,勢頭很強。對於前兩批19家試點企業的特點,所處行業涉及配售電、電力裝備、高速鐵路、鐵路裝備、航空物流、民航信息服務、基礎電信、國防軍工、重要商品、金融等重點領域,特別是國防軍工領域較多。現在第二批突擊隊黃金珠寶、中糧已經公布方案,第三批試點方案正等待遴選。此外,地方國企層面,在南方省市開辟局面的基礎上,最近天津、山西、黑龍江、河南等北方各地混合所有制改革也採取了舉措。隨著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大規模推進,數萬億社會資本參與國企改革將為國企輸入新活力。

混改基金加速集結

隨著混改的提速,專業化基金的參與則是大勢所趨。

今年8月由國調基金與國富資本共同發起並成立的首只市場化專向國企混改子基金——北京國調混改投資基金在京成立。據國調基金相關負責人介紹,國企混改項目是基金下一步投資重點方向,國調基金和北京國調混改投資基金都會參加一些混改項目。下一步,國企混改會進一步提速,國調基金在選擇混改項目時有三個標準:即行業要有前景,比如戰略新興產業或先進製造業;員工要有持股;投資價格要有空間,經濟和社會效益要同時做到。

實際上,近年來,多地設立的混改基金遍地開花。

今年4月,國新控股(上海)有限公司、上海建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和上海張創元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在虹口區簽署全面戰略合作協議。上海「央地對接、融合發展」混改基金同時設立。而早在2015年,上海已成立200億國企混改基金。

此前,廣州基金與廣州建築集團、廣州地鐵、廣州萬寶集團、廣州紡織集團等4家國企簽署國企混改基金戰略合作協議,將以「一企一策」的方式設立多只混改子基金。廣州基金力爭通過3-5年的努力,吸收社會資本不低於150億元,做到國企混改母、子基金總規模超過200億元。

5月25日河北省國企改革發展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註冊成立,註冊資本5000萬元,母基金總規模100億元,基金將採取母子基金結構模式,引導各類資本參與河北省經濟結構調整和產業轉型升級。此前,深圳也成立了總規模1500億元國資改革與戰略發展基金的首期母基金———深圳市鯤鵬股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註冊資本80億元。

李錦認為,現在不少市屬國企正處在混改的關鍵時期,成立混改子基金可謂是「及時雨」,如果基金投資國企,就能提高國企混改的項目及資金來源廣泛度,降低社會資本進入優質項目門檻,助力社會資本參股混改項目的公司治理結構優化和激勵機制改善。混改基金將是一個杠桿,撬動其他資本,因此,混改基金應該有社會資本甚至外資參與其中,不能由國有資本單打獨鬥,這有利於進一步壯大資金規模,服務實體經濟,放大國有資本。這些國資基金也應繼續發揮在國企改革方面的引領和帶動作用,採用市場化方式經營,積極拓展項目,釋放國有資本活力。同時通過股權投資引導和約束企業健全企業法人治理結構,完善決策和監督機制,做到國有資產保值增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