俠客島:美國退出教科文組織 不止不想交錢這麼簡單

夜裡,重磅消息傳來:美國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俠客島第一時間聯繫了位於前方教科文組織巴黎總部的島叔「任我行」,請他為我們做出了解讀。以下是我們的對話。

1、現在前方的情況如何?大家對這個消息的反應是什麼?

任我行:可以說現在總部樓道裡正彌漫著失望的情緒。但這件事,大家也並不驚訝,因為此前也有過美國即將退出的傳聞。

事實上,教科文組織真正「哀鴻遍野」,是在去年特朗普當選時。此前,教科文組織總幹事博科娃和希拉蕊及其競選團隊關係非常好,如果希拉蕊當選,甚至有望把前幾年美國拖欠的會費補上。但是特朗普競選期間的言論已經表明不相信多邊主義,因此在大選結果揭曉的那一刻,美國退出就已有苗頭。

同樣,特朗普上台之後,一直沒有任命美國常駐教科文組織的大使,只有一個副代表在這兒。退出當然是一個政治性很強的決定。

但更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宣布這一消息的時機。要知道,今天(12日)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新一任總幹事競選的倒數第二輪,一切順利的話,明天就是最後一輪,馬上就會揭曉結果了。過幾天還要召開2年一度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大會。190多個國家的代表團都在這兒。在這個節骨眼上宣布退出,真是特朗普其一貫的「抓眼球」的作風。

現在(註:通話時),總幹事正在接受採訪,官網也發了文章。總幹事說到,已經收到蒂勒森的信,對此表示遺憾,事實上,此前幾天,美國官方已經派人進行過溝通了。

2014年習近平主席訪問教科文組織總部時,在演講中,他提到總部大樓前用多種語言鐫刻的那句話:「戰爭起源於人之思想,故務需於人之思想中築起保衛和平之屏障。」這句話是一個美國詩人說的,也是教科文組織憲章的開篇語。

總幹事也列舉了一系列跟美國的合作,共享的價值觀,包括美國對教科文組織的啟發,比如1972年的世界遺產公約,等等。因此她說「這是美國的損失」、「教科文組織的損失」、「聯合國大家庭的損失」、「多邊主義的損失」。

教科文組織經常被稱為聯合國的「靈魂」。美國的退出,可能會留下一個巨大的真空,這個真空會由其他國家填補。

2、我們知道,美國從2011年起就一直拖欠著該組織的會費,至今已有5億美元之多。當時還是歐巴馬政府。美國為什麼會拖欠會費?退出之後,這筆錢還會還嗎?

任我行:起因是2011年教科文組織批准巴勒斯坦成為正式成員國。此前巴勒斯坦只是觀察員。我們知道美國跟以色列是堅定盟友,教科文組織此舉,相當於是「冒大國之大不韙」,變相承認了巴勒斯坦是一個國家,這當然是美國和以色列不能容忍的,況且當時美國國會也是由共和黨控制的。因此當年度,美國就以不符合國內法律為由,砍掉了8000萬美元的會費,占該年度教科文組織會費的22%。以色列當然也停掉了交會費。

不光他們,英國、日本今年的會費也沒交,按說7-8月就該交了。英國的理由是教科文組織「管理混亂」;日本則是因為中韓等國要聯合申報慰安婦史料的世界記憶遺產,實際上是以拖欠會費為要挾,希望阻止這樣的申報。日本2015年的會費也是拖到了2016年才交的。

目前,排名前三的會費國是美國、日本、中國。美國22%,日本9%多,中國7.9%左右。跟聯合國會費的繳納比例算法基本一致。

美國退出之後肯定不會補繳會費的,想都不用想。本來計劃的就是希拉蕊上台之後能補,但也只是補一部分。

美國的拖欠以及此次退出,對教科文組織運轉影響很大。近六年來,教科文組織基本沒有招聘正常的職員(教科文組織正式雇員的薪水從各國繳納的會費中支出),也影響到正常工作的開展。

這也不是美國第一次退出。1983年,美國就以教科文組織「充滿了反西方論調,具有危及新聞自由和自由市場的因素」,其活動「過於政治化」為由表達了退出的意向,之後在1984年退出了。1985年英國也跟著退出。直到2003年小布什期間,美國才重新加入。

3、美國為什麼對教科文組織不滿?此前拖欠會費對美國有什麼影響?美國雖然退出,但有可能繼續以觀察員身份參加,這對未來有什麼影響?

任我行:根本原因就一個,在這裡,美國經常感到自己的意志得不到貫徹。這是一個「知識分子的機構」,也是一個「多邊分子的機構」,一個國家一票,美國沒有否決權。因此,美國才會「不屑」、「不滿」、「不給錢」。

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巴以問題。今年7月,巴勒斯坦的希伯倫老城申報世界遺產成功,而它位於以色列控制之下——這引發了以色列的強烈不滿,甚至當時就有報導,巴以雙方大使在現場發生了衝突。

每年兩次的教科文組織執行局會議,都會談論以色列占領下的巴勒斯坦的遺產、教育的保護狀況。每到這時,美國都會發動其他國家,不要支持巴勒斯坦,但經常無法達到目的。克裡米亞問題也會在這兒談,但西方國家占多數,所以經常投票結果是譴責俄羅斯;但在阿拉伯問題上很難,因為很多發展中國家,從感情上是支持巴勒斯坦的。當然,近幾年,在美國的引導下,投棄權票、反對票的也在穩步增長。包括最近,教科文組織提出,要制訂互聯網空間的倫理規則,美國也不高興。

近年來阿拉伯力量在教科文組織中穩步增長。新一輪總幹事競選,8個候選人有4個是阿拉伯人,目前最有希望的則是卡達、埃及、法國的(候選人是法國總統欽點的法國文化部長)。但對這幾個有競爭力的候選人,美國都表達了強烈的不信任。當然,歐美國家不會選擇阿拉伯國家的候選人;以色列也會發動他的朋友反對。

不交會費對美國在這個組織中發揮作用並沒有什麼影響,組織中的美國雇員也是比較活躍的。雖然不交錢,但不影響美國在執行局中發揮一定作用(這也是教科文組織日常實際發揮作用的主要機構),也不影響美國國際職員的安排聘用。當然,美國目前在教科文組織的50多個國際職員,要逐步退出(合同兩年到期時,不再續聘),因為不是會員國了,就不能占用地理配額了。這些人不是美國政府雇員(是教科文組織的國際雇員),就得另外找工作了。

當然,美國不交錢還能當選執行局委員,這本身已經讓很多國家感到非常不滿了。兩年前,美國要競選執行局委員,克裡坐著飛機就來了巴黎,安排宴請,很多國家大使都去了。第二天一選,美國依然是委員。不交會費還能享受權利,這種情況換成其他國家都很難想像,也是美國的強權和實力。

在教科文組織,美國的這種影響力是顯而易見的。即使大家私下裡交流都對美國不滿,美國說要開個會,大家也都去。這就是影響力。那些小國的代表如果不聽美國的,美國大使說不定抄起電話就給該國總統或外長打電話參上一本了。

其實,美國就算連觀察員都不是,他的小弟們也依然會執行其意志,依然可以發揮其影響,比如日本。即使不是觀察員,也不影響合作,也不會褫奪美國已有的世界遺產的稱號,但你以後就不能申報了。

4、我們印象中的教科文組織是比較高大上的。它究竟發揮著怎樣的作用?

任我行:教科文組織的工作領域有五個:教育、自然科學、社會科學、文化、信息與傳播。我們說「大象無形」,它的影響之深遠,很多時候「日用而不知」。

舉個例子,教科文組織70周年紀念活動時,時任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來了,講了一個故事。他說自己小的時候,似乎是朝鮮戰爭剛結束時,拿到的第一本教材上面就寫著,「本教材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資助出版」。剛剛我們的可可西裡、鼓浪嶼申請世界遺產成功,世界遺產、非物質遺產、文化多樣性這些概念,都是教科文組織提出來的。包括像生物倫理、醫學倫理、科技倫理、互聯網空間倫理,這些前瞻性領域的規則制訂,也是教科文組織在主管進行。

就包括故宮的客流量限制啊、遺產的保護理念啊,已經不僅影響專業人員,也深入百姓心中。我們今天熟悉的全民教育、男女平等,都是教科文組織的重要推廣工作。甚至酒店、學校、景點的殘疾人設施推廣,也跟教科文有關。這就是用規則規範來引導。

教科文組織還有一個政府間海洋委員會,是聯合國系統唯一的海洋領域合作的平台。中國的永暑礁的觀測站,怎麼證明是中國的?1978年時候就在那兒插了兩面旗,一個聯合國的,一個中國的。這就是證據。

教科文組織還是援助機構。亞非拉國家在某些方面有欠缺,它提供援助。大部分是技術支援,也有一些具體資金。比如尼泊爾的佛塔倒了,第一時間去支援;阿富汗巴米揚大佛被塔利班炸了,也在修復中;敘利亞帕爾米拉古城被IS破壞,也組織專家、國際力量去協調。

它是一個出規則、出思想的地方,也是國際合作的平台和網路。

5、我們看到特朗普上台之後,已經用很多行動表達了對多邊主義的排斥,比如退出巴黎協定、要求盟友承擔更多義務、重新去談判各種自貿協定,等等。所以,此次退出教科文組織,是否也可以理解為一種根本上的理念分歧?

任我行:沒錯。理念上的分歧是根本。如果不相信「戰爭起源於人之思想,故務需於人之思想中築起保衛和平之屏障」,如果不相信多邊合作能讓世界更美好,如果不相信要尊重文化、個體、大小不一的國家的文化多樣性,就不會參加教科文組織的合作。所以,2014年習近平主席在這裡發表演講,提出要尊重文明多樣性、文明交流互鑒,在這個舞台上可以說得到了強烈的共鳴。

這並不是虛言。這樣的信息由一國最高主管人發出,本身就是重要信號。歐巴馬和特朗普根本不相信這些,所以他們不會說,美國也不會簽署《文化多樣性公約》。公約要保護土著、保護弱勢文化,但是美國要保護好萊塢的強勢文化輸出。這就是根本的、結構性的矛盾。

中國主管人堅持的是,要把聯合國作為國際治理的核心,構建國際政治經濟新秩序。我們是會費大國,也是尊重國際組織、推行國際合作的典範。無論是地方、民間、學術界,跟教科文組織都有濃厚的興趣,也願意承擔更多的義務。美國退出後,中國將成為第二大會費國,我們還是會在這條路上繼續走下去,「任爾東西南北風」。

采寫/公子無忌

我是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