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主管媒體:警惕現金貸公司倒閉的風險溢出效應

戳上面的藍字關注「華夏互聯網金融」哦!

來源 | 金融時報

11月21日,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主管小組辦公室下發《關於立即暫停批設網路小額貸款公司的通知》,點名「部分機構開展的現金貸業務存在較大風險隱患」。

11月23日,央行、銀監會召開網路小貸清理整頓工作會議,17個批准開展互聯網小貸業務的省市金融辦參會。有報導稱,關於現金貸公司,會議認為,未來可能只保留兩類持牌機構,一類為大型國企(最好有金融背景),一類為大的互聯網主體(如螞蟻金服等)。

1

11月24日,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發布消息稱,通過互聯網為個人提供小額現金貸款服務的機構,凡是不具備放貸資質的,應立即停止非法放貸;具備合法放貸資質的,應主動加強自律,合理定價,確保息費定價符合國家相關法律法規要求。

此外,銀監會正在加緊起草互聯網小貸管理辦法,擬明確小貸業務邊界,叫停網路小貸全部增量業務,對小貸利率嚴格執行36%的上限,而現金貸資金來源將成為監管重點。

受監管政策重拳出擊影響,一方面,網路小貸公司牌照價格飆升。去年一張網路小貸牌照不過200萬元左右,今年4月漲到了2000萬元,目前漲到了6000萬元至1億元。有人預計,網路小貸牌照今後可能不是暫停審批,而是可能只註銷不審批,網路小貸牌照將越來越值錢。未來,想要開展現金貸的網貸平台,要麼收購網路小貸牌照,要麼與持牌機構合作。

2

另一方面,不僅包括上市公司步森股份(47.190, -0.20, -0.42%)、新國都等在內的機構或終止網路小貸公司設立,或籌建網路小貸公司的計劃擱淺,而且與網貸相關的中概股也出現了集體下跌。僅11月22日當日,拍拍貸就大跌24%,趣店跌16%,融360跌13%,信而富跌6%,宜人貸跌4%。市場擔心,新措施可能將會對利率上限、催收、資金來源、牌照資質等方面給出明確的監管措施。尤其在資質管理方面,如果要求從事現金貸業務的公司都必須擁有互聯網小貸牌照的話,那麼,目前經營的2693家現金貸平台,將有99%要關閉,最終能存活的現金貸公司可能寥寥無幾。

互聯網小貸行業亟待重拳整治,這是不言而喻的。趣店上市,讓國人終於一睹現金貸領域觸目驚心的亂象:這裡有暴利,有暴力催收,有對用戶個人信息的倒賣……不少打著普惠金融旗號的現金貸平台,抬高了融資成本,導致償貸能力較低、負債敏感性較高、時效敏感性較高、資金獲得性較低的借貸群體過度負債,與普惠金融出發點背道而馳,由此衍生出的很多社會問題,不僅影響到了互金行業在國民心目中的形象,也累積了一定的社會風險。在這樣的背景下,一些現金貸平台希望通過申設、收購或入股等方式取得網路小貸資質,給現金貸業務穿上合法化外衣。對此,監管部門及時出手整治,阻斷現金貸風險,值得稱道。

硬幣總有兩面。當我們為監管部門強力整治現金貸領域亂象而歡呼叫好時,也需要警惕未來現金貸公司倒閉的風險溢出效應。

3

目前,大陸擁有消費金融牌照的公司僅22家,其中大部分是銀行參與並牽頭成立的。從表面來看,參與消費金融這個大市場的銀行、汽車金融公司、消費金融公司、P2P平台等,互不相幹,互不牽連;

實際上,一些持有消費金融牌照的銀行系消費金融公司,私底下都有對口的現金貸公司。通常,持有消費金融牌照的銀行作為資金提供方,現金貸平台扮演管道方——銀行向旗下的消費金融公司提供資金,用以轉借給現金貸公司,並提供風控服務,現金貸平台則負責產品的技術端和經營服務。

以趣店為例,趣店借出去的錢90%是「別人」的錢,其中,48.1%的放款資金來自銀行、消費金融公司、信托公司等機構。有的現金貸公司大部分資金都來自銀行或其他非銀行金融機構等影子銀行。一旦現金貸公司出現「倒閉潮」,那麼流入其中的銀行信貸資金將會受到威脅,金融穩定將受到影響。

特別是,過去現金貸公司通常會將小額債權做成資產包,在交易平台出售,或以其他方式證券化。現在,政策對此不再允許,這將卡住現金貸公司的資產證券化管道,切斷其重要的資金「大動脈」,相當一部分現金貸公司融資能力將大受影響。由於能發售現金貸打包債權、通過資產證券化融資的現金貸公司都是業內的佼佼者,如果大的現金貸公司倒閉,風險溢出效應將會更大。

4

目前,現金貸規模已相當龐大。有統計數據表明,自2014年至2015年起步以來,現金貸業務發展迅速。短短3年,行業市場規模已達6000億至1萬億元。截至2017年9月,國內現金貸用戶規模達1257萬,同比增長250%;現金貸應用安裝量達6000萬次。毫無疑問,面對涉及面廣、體量巨大的現金貸市場,如何在清理整頓過程中做到平穩過渡、穩步退出,防止風險溢出效應發生,確實考驗監管層的智慧。

當前,防范金融風險是金融工作中的重點任務之一,而現金貸業務結構封裝複雜,業務耦合程度高,阻斷和隔離風險的時效性要求高、難度大,不排除發展為金融系統性風險和區域性金融風險的可能。

按照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提出的「金融管理部門要形成有風險沒有及時發現就是失職、發現風險沒有及時提示和處置就是瀆職的嚴肅監管氛圍」,「地方政府要在堅持金融管理主要是中央事權的前提下,按照中央統一規則,強化屬地風險處置責任」的精神,目前,中央和地方監管部門對各種風險苗頭高度重視,嚴加防范。隨著監管政策從政策引導,到底線監管,到行政手段,再到硬性指標監管,對現金貸業務的整頓,是該「猛剎車」,還是該「點剎」?這個「度」是不是應當以「會不會引發區域性或系統性金融風險」為準繩呢?

新聞|互金|乾貨|價值|財富

請留下你指尖的溫度

讓太陽擁抱你

記得這是一個有溫度的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