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特朗普正關上赴美科技投資大門 中企擔憂摩擦升級陷入雙輸

騰訊《一線》 康路 發自紐約

自2013年以來,每逢初夏之際,來自中國各地不同產業的投資人和企業代表總會聚集於美國首府華盛頓,參加「選擇美國」投資峰會。這一由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倡導、美國商務部牽頭的峰會,旨在推銷美國直接投資的友好政策,鼓勵海外公司赴美投資或發展業務。

自峰會成立以來,中國每年的代表團人數規模均為最大,但今年的形勢卻讓中國投資人陷入踟躕。相關組織者對騰訊《一線》表示,考慮到目前中美貿易摩擦的不確定性,中國代表參會意願有所下降。

自2018年開年之後,美國先後針對中國公布多項征稅措施。其中,3月特朗普下令向包括中國在內的進口鋼材和鋁制品征稅。4月3日,美國貿易辦公室在網站上發布根據所謂301調查,針對「中國製造2025」產業政策,建議對1300個中國產品征收25%關稅。一時間,中美貿易戰的緊張感,在中美商界中彌漫。

受到美國加征鋼鋁關稅影響,美國農業機械商首先感受到「被誤傷」的疼痛感。總部位於佐治亞州的美國農用設備製造商愛科公司(AGCO)發言人對騰訊《一線》表示,特朗普政府征收鋼鋁新關稅的做法,名義上為美國企業爭取利益,但實則提高美國農用器材製造成本,導致美國商品價格升高,並最終導致美國消費者買單,「不僅將一個支撐無數美國就業的行業置於競爭劣勢。而且給已經飽受經濟挑戰的美國農戶,帶來新壓力。」

同樣表達不滿的還有已經在美國投資建廠的中國企業主們。一位中企美國分公司代表對騰訊《一線》表示,母公司在美建廠後,幾乎90%以上雇傭的都是美國人,當地失業率從18%降至6%,「我們已經在雇傭美國人、投資美國人,這不正是特朗普想要的嗎?」該企業代表同時表示,不僅公司雇傭上百美國人,而且也養活了數十個美國經銷商,而自中美貿易摩擦升級以來,「我每周都被美國經銷商多次詢問,如果中美貿易戰開打,對你們的生意有多大影響?」美國智庫榮鼎數據顯示,1990年至2016年期間,中國對美國直接投資總額達到1100億美元。

問及目前美國對華加征稅收的計劃對其業務線和投資計劃有何影響時,上述曾經在80年代日美貿易戰中服務於日本企業的商人表示,貿易戰總是暫時的,目前的業務規劃仍基於商業判斷,「經歷了美國的保護主義阻擊之後,豐田還不是在90年代成為全球第一大汽車製造商。」

多名學者和商界人士對騰訊《一線》表示,美國如果要和中國打貿易戰需要更為謹慎,殺傷力也更大。和日本不同的是,一來,中美貿易互補性強,二來,中國不僅是產品輸出國,也是巨大消費市場。因此,如果美國為了扭轉貿易逆差而限制中國進口,迫使中國採取反制,則等於將市場讓給其他國家競爭對手,對美國來說「得不償失」。

「關鍵問題是,特朗普視中國為戰略威脅,也總想分出贏家和輸家。」哥倫比亞大學地球研究所所長、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特別顧問薩克斯(Jeffery Sachs)在出席哥倫比亞大學中國商業論壇期間表示,所謂的貿易赤字,只是借口,實質是兩個超級大國尚未找到合適的相處方式。一位在美中企代表也坦言,曾通過多方管道和現任政府內部人士溝通,但即使是白宮內部也難有明確的對華政策統一聲音或是戰略計劃。該代表坦言,特朗普減稅政策讓赴美拓展業務更具吸引力,但中美貿易摩擦的不確定性,讓公司在長期融資和投資戰略上,有所猶豫。

為中美商界代言的各大民間組織和商業協會,正在通過多方管道,表達反對聲音,避免陷入雙輸局面。其中,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主席John Frisbie表示,對華增加關稅對美國經濟來說,實則「弊大於利」,「而且對於中國知識產權或是科技轉讓政策來說,毫無影響力。」美國中國總商會(CGCC)也發布聲明稱,加收關稅,將嚴重影響兩國商業往來和消費者,敦促特朗普政府和商界探討其他處理貿易爭端的方式。

該商會會長、中國銀行美國地區行長徐辰建議,美國應通過加快中美雙邊投資談判、擴大雙向市場開放、增加基礎設施建設合作等方式,從本質上解決貿易赤字,而不是關上大門。

我是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