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債務暴增,3倍於全球GDP!恰逢寬鬆周期結束,危機迫在眉睫

全球債務在過去十年以「瀑布式」迅速累積,去年達到了215萬億美元的規模,相當於中國2016年11.128萬億美元GDP的近20倍!全球債務大山面臨的更嚴峻挑戰是——全球寬鬆貨幣周期轉向。

來源:Wind資訊編譯

英國每日電訊報最近對全球債務的分析顯示,全球範圍內沉重的債務負擔也許預示著即將到來的又一次危機根據國際金融研究所(以下簡稱IIF)數據,全球債務在過去十年以「瀑布式」迅速累積,並在去年達到了215萬億美元的規模——這是較中國2016年11.128萬億美元GDP的近20倍!

IIF還進一步指出,包括了家庭、政府和企業的總體債務水平在過去10年增加了超過70萬億美元,並且在2016年達到創紀錄的215萬億美元!這一水平相當於全球GDP水平的325%。
同時,新興市場迅速攀升的債務負擔,也越來越引起投資者對金融穩定性的擔憂IIF數據顯示新興市場的債務水平在2016年末已達到55萬億美元水平,相當於該地區GDP水平的215%。而在2006年時該債務水平時16萬億美元,1996年僅7.4萬億美元。

據預測,今年將有1.1萬億美元的的新興市場債券到期,占全球範圍內以美元計價的所有到期債券的1/5。英國央行金融政策委員會上周二(4月4日)也指出,中國的信貸還在持續快速增長,並且企業貸款已經攀升至國內名義GDP的166%。

除了新興市場,IIF的數據顯示,成熟發達經濟體債務的增加主要來自公共部門債務。美國和英國的政府債務自2006年來已經翻了一倍,而日本和歐元區的債務水平也增加了50%
盡管如此,債務的增加似乎仍沒有停止日本剛通過一項創新高的政府預算,其中35%將來自政府借款。美國在2016年底也增加了1.3萬億美元的聯邦債務,並且仍在考慮大規模增加國防和基建開支。

全球債務大山面臨的更嚴峻挑戰是——全球寬鬆貨幣周期轉向香港萬得通訊社此前援引巴克萊研報稱,全球各地區當前的增長勢頭清晰,通縮威脅逐漸褪去,貨幣政策也開始轉向(見下圖)。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也在上月表示,貨幣政策經過多年QE,全球已到達周期尾部,意味著貨幣政策將不再寬鬆。

錯誤時點下龐大的債務負擔將帶來下面三種不可避免的情況:
1、以過去的近乎零利率水平來結轉到期債務都未必能按期還上債務,更何況全球的寬鬆貨幣政策眼見著就要結束。

2、 唯一的解決方案就是大規模的貨幣貶值,來使得債務便於管理,但這在當前形勢下可能嗎?
3、考慮到債務刺激作用的實際效應呈拋物線,目前可能已處於遞減階段,因而2018年可能成為直觀重要的一年。

IMF認為,全球經濟似乎正處於轉折點上,低增長、高負債的風險可能將全球引向一個大家都不願看到的境地。


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