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萬億合同面臨管理失序,只因該服務歐盟英國遲遲談不攏

一個混亂的、無協議脫歐將會導致 4800 萬份保險合同以及 26 萬億歐元(34 萬億美元)的衍生品合同陷入管理無序的狀態。金融行為監管局(FCA)國際戰略主管諾西卡表示,圍繞金融合約合法性的疑慮可能會使得英國難以在預定的脫歐時間之前與歐盟達成一致。

未能如期在金融服務方面達成一致或加大衍生品市場風險

英國政府已經通過了相關的規定,即允許歐洲的銀行以及保險機構位維持他們在英國的正常經營,但是必要基於脫歐之後有關條款。目前看來,歐盟已經拒絕這一要求,即使只是作為脫歐時期臨時的一項條款也不予答應。

歐盟也已經排除了脫歐之後將歐盟的護照權利擴大到英國金融機構的可能性。所謂的護照權利即允許英國的公司可以向歐盟的其他 27 個成員國銷售金融產品,歐盟方面還拒絕了英國政府近期提出的建立與歐盟金融服務高度對等體系的提議。

如果歐盟一直拒絕英國提出的臨時許可機制,同時在明年 3 月 29 日脫歐截止日期到來前拒絕配合簽署脫歐協議,那麼可能將導致部分衍生品合約可行性產生巨大問題。這將嚴重擾亂這個本已經高度不穩定、不透明、基本上不受監管的 600 萬億美元的產業

FCA 不是第一個對無協議脫歐的結果做出警告的監管機構。在 6 月末,英格蘭銀行表示除非歐盟接受一個金融服務方面臨時許可機制,否則高達 29 萬億歐元的金融合約可能將在無協議脫歐的情況下被宣布無效,這些合約中大約 16 萬億的合約將在 2019 年 3 月到期。

金融服務方面可能導致無序脫歐的不可抗力事件

國際互換和衍生品協會是一家全球性的致力於場外衍生品交易的協會,它曾表示英國脫歐不大可能出現不可抗力的終止事件,但是它可能將通過允許合同的終止以及推遲部分義務和契約的形勢出現。但是這種不可抗力本身確實凸顯了高風險的事件,如果真的發生了,那麼將會導致無序脫歐狀況的出現。

這種不可抗力可能有以下幾種情況:

① 明顯非法的 / 不可能的事件:可能是由於英國金融服務公司喪失了提供跨境金融服務的能力;

② 一個清算成員引發的事件:這種情況可能會在喪失護照權利的情況下發生,即使這個成員屬於清算成員的一員,但是一旦喪失了護照權利,其行為也可能構成違約;

③ 清算所違約的發生:如果在歐洲市場基礎設施監管條例之下,英國清算所失去了提供清算服務的能力,那麼英國清算所將無法獲得歐洲市場基礎設施監管第三國的同意,那麼按照清算的規定就必須立刻終止兩個清算所之間的交易,否則將視為違約

④ 額外的信用風險事件

⑤ 市場的走勢也可能引發追加保證金以及與評級相關條款的觸發

歐洲央行覬覦英國清算業務份額是導致談判遲緩的關鍵因素

倫敦金融城的清算業務對倫敦金融城重要性不言而喻,因此毫不誇張的說倫敦金融城對全球清算行業的重要性舉足輕重。

作為全球最大的清算中心,倫敦金融城清算業務的範圍涵蓋了所有幣種的 50% 的利率互換業務,同時作為一名中間人,在衍生品和互換交易員之間進行擔保,以防止違約事件的發生。而金融城的清算業務就像是倫敦金融城在全球經濟中的地位,這一地位自從 2008 年以來正在不斷的加深與鞏固。據可能倫敦涉及了全球 75% 以歐元計價的衍生品的交易,相當於 9300 萬歐元 / 日,其中 97% 是美元。

倫敦金融城的代表一致呼籲盡可能的在金融上保持現狀,但是歐盟,特別是歐洲央行似乎想要從倫敦手中獲得更多金融清算業務的份額,這也是歐央行多年來一直致力於達成的目標。

不過值得諷刺的是,在 2015 年歐洲法院阻止了這一事件的發生,理由是不能歧視歐盟成員國,而其掌握的司法管轄權正是英國政府目前正在竭力逃避的。不過隨著英國脫歐,那麼歐洲法院的司法管轄權將不再適用,屆時歐洲央行可能會再一次爭取更大的清算權利。

顯然歐洲已經開始行動, 總部位於法蘭克福的歐洲期貨交易所 2017 年宣布,將允許銀行分享清算所獲得的利潤,自那時起,利率衍生品清算額已經從 80 億歐元上升至 670 億歐元,這一份額相當於全球以歐元計價的利率衍生品的 8% 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