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服務小微難題多?變革小微金融服務模式是關鍵

『經過這些年的實踐後發現,僅僅依靠政策推動效果不明顯,需要發揮技術在融資環節中的作用,來解決商業銀行在服務小微企業融資中遇到的成本高、風險大等問題。

文|王海平

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

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是一個既新又老的話題。

一直以來,政府和市場都在想方設法為小微企業提供融資便利。筆者根據公開資料不完全統計發現,從2012年4月到2018年8月之間,政府有關部門出台支持小微企業政策多達15個,平均每年超過2個。

在筆者近些年的多次調研中,社會各界有一個普遍共識,即經過這些年的實踐後發現,僅僅依靠政策推動效果不明顯,需要發揮技術在融資環節中的作用,來解決商業銀行在服務小微企業融資中遇到的成本高、風險大等問題。

除了銀行之外,政府也開始嘗試利用技術創新來搭建一些服務平台,利用政務平台功能,引入諸多職能部門特別是金融監管部門的資源,破除金融機構與小微企業之間的信息不對稱,讓銀行不斷創新,讓小微企業不斷完善管理。

小微金融這些年

中國有2000多萬小微企業,有6000多萬個體工商戶,占總體企業數量90%以上,帶動全國至少80%的就業數量,推動至少60%的GDP增長以及貢獻超過50%的稅收。

政府、監管部門、金融機構一直將解決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作為重要的工作職責來抓。改革開放四十年來,從中央到地方在立法保障、行政引導、監管扶持、金融機構創新以及社會道義號召等多種管道、多種方式進行發動,從實際成效來看也確實取得了較大的成績。

但是,囿於金融機構商業性的本質特徵,囿於小微金融商業性與普惠性天然的衝突,囿於小微金融發展的技術基礎的落後性,小微金融發展的調控機制也主要是以法律、行政、稅收等手段進行調控,其效果與預期還有距離。

按銀行人士的說法,對小企業貸款的成本是大中型企業的5-8倍,並且,因為貸款利率低、風險高,授信的主觀能動性低,在現行利率機制下,商業銀行支持小微貸款越多,「不賺錢」的可能性就越大。

根據南京財經大學中國區域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閆海峰教授的研究,當銀行規模越來越大時,其小微企業貸款比重呈現相對下降。

多重因素導致金融機構難以將發展小微金融放在與其他大中型企業的金融服務同等地位或優先地位。

近幾年來,小微企業貸款餘額在增加,但在銀行信貸資產中比重並沒有大幅度提升,其在經濟結構中的作用與獲得的融資規模嚴重不對稱。

另一方面,在筆者調研的多個地方,總體上現行小微企業融資的主要管道是從銀行獲得借款,這占到這些企業流動資金的80%以上,小微企業融資又極度依賴於銀行。

銀行的難處

問題出在哪里?為何各方都很重視,出台了那麼多措施,銀行也在不斷創新產品,而小微企業以及社會各界總是對「貸款陽光」感觸不明顯?

考慮到小微企業數量大、具體情況各有不同,對於商業銀行來說有不少操作難點。

第一,信息不對稱。銀行對企業貸款至少有35個條件要素,而實踐中,大部分小微企業甚至無法滿足25項,也就無法通過銀行的風控體系評估,「不符合貸款條件」在小微企業貸款被拒的所有因素中占比仍超過50%。

這主要是小微企業相對不完善的財務報表、受市場影響波動較大的經營,這些因素導致了小微企業的貸款信息在傳遞過程中容易「失真」,產生偏差。此外,商業銀行本身管理層級多,也就無法準確獲得優質客戶信息及對企業全流程的控制。

第二,調研中,有政府官員告知,目前小微企業融資成本高達20%-40%,貸款成本過高。甚至,筆者在蘇中某市開發區隨機走訪的部分實體企業,也有企業反映因為貸不到款,呈現了半關門狀態,「有訂單就幹,沒有訂單工人放假,老板出去跑市場。」

貸款成本為何高?

銀保監會在2012年規定,商業銀行可以對其所提供的貸款進行自主定價,從而在價格上放寬了商業銀行對小微企業提供貸款的自由度。不過,由於小微企業分布地域廣,銀行授信過程(貸前評估、貸中審查、貸後跟蹤等)成本大。對商業銀行來說,向單個大企業授信1億和對小微企業授信100萬所耗費的成本差別不大,但是利潤卻千差萬別。

銀行面臨考核壓力,商業銀行盈利性的目的決定了對小微企業貸款會採取謹慎的態度,導致真正需要融資的小微企業難以從銀行獲取成本合理的貸款。

第三,則是風控難度大。小微企業貸款具有「額度小」、「貸款急」、「貸款頻繁」等特點,但是商業銀行不重視提供廠房(抵押物價值不高、不易變現)等固定資產進行抵押融資的小微企業。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從筆者與監管部門的交流看,商業銀行的「創新」做法大多缺少法律和制度上的依據,政策的持續性有待進一步觀察,為保增長,監管也只能「睜只眼、閉只眼」。

變革小微金融服務模式

不難發現,面臨貸款難的小微企業具備共同特點:成立時間短、企業規模小、管理(尤其是財務管理)不規範,或是沒有屬於自己研發的核心技術和專利,或是產品市場不穩定等(當然,這也有企業負責人經營不善)。從社會反響看,這部分小微企業數量多,對融資難(貴)的呼聲最高。

至於其他融資方式,對小微企業來說,基本上弊大於利。以目前較多的科技發展基金、技術改造基金等政府型基金看,利率雖低但有門檻限制。

2015年,銀保監會在2008年「兩個不低於」的要求下,升級到「三個不低於」:小微企業貸款增速不低於各項貸款平均增速、企業貸款數量和貸款通過率不低於上年同期水平。

調研中,多個金融機構的分行、支行負責人告知,從總行層面看,比較期待通過金融科技變革商業銀行的小微金融服務模式,也投入了相當大量的人財物,借助於科技的力量和金融制度創新,也確實取得了不錯的效果,但距真正解決問題還有距離。

從西北和西南區域調研看,地方政府更多的考慮是如何緊緊依靠政府拉動投資。但東部區域顯得更加務實,已經針對解決中小企業融資難問題使出了「真招」。

江蘇就明顯意識到,當前的形勢下,小微企業的發展並不完全是一種經濟行為,而是涉及就業、穩定等多種社會責任。

目前,江蘇省、市共同出資,成立了信用保證基金和徵信公司,由省金融辦開發「綜合金融服務平台」系統,將企業可公開的各類信息等進行展示,形成信用等級,企業不需要再追加信貸條件。同時,接入多個部門尤其是人行的徵信數據,對所有銀行和所有企業開放,兩者進行「雙向選擇」,切實幫助小微企業融資。

不過,也有受訪對象表示,之前的各種扶貧創業基金,在執行中屬於「明松實緊」,凡是有住房貸款、扶貧貸款的都會受到制約。

(原標題:變革小微金融服務模式 破解小微企業融資難)

聲明:文章不構成投資建議,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