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獨角獸企業有何秘笈?看完這篇就知道了!

作為一個創投機構,如果能投出獨角獸企業,無疑是擦亮自身「金字招牌」的一個好手段。而近一年多來,獨角獸無疑也是資本市場最熱門的話題之一,如何發現、挖掘、投出獨角獸,也成為眾多創投機構的「核心競爭力」之一。

不難發現,近年來中國獨角獸企業數量大有「井噴」之勢。愉悅資本創始及執行合夥人劉二海曾表示,中國之所以有這麼多獨角獸,除了技術以外,還有非常重要的特點:一些大的產業尚未發展,仍然能夠發現驅動力。中國包括出行、房產服務等很多大的領域都在發展,基礎設施在完善過程中形成了大的獨角獸。其次,中國社會城市化的進程和新興人類群的興起,也會促進新的發展。

那麼,發展至今,中國的獨角獸企業又有哪些新變化?創投機構又應當如何去挖掘獨角獸項目?

燒錢或是成為獨角獸的過程

▲▲▲

許多獨角獸企業已經不滿足於自己的「獨角獸」身份,可以看到的是,越來越多的獨角獸企業正在謀求上市,甚至不惜流血上市。

遠海明華基金投資部總經理姚偉烽指出,現在市場上流血上市的現象比較普遍,這是因為本身二級市場有兩個比較好的功能,第一是價值發現,第二是再融資。

在他看來,之所以說一個企業能變成獨角獸,一定是本身所處的行業是規模比較大的行業,可能是千億級甚至萬億級的市場。對於大部分上市企業而言,現在的市場發展階段其實是垂直成長的階段,上市永遠是一個起點,在這種環境下,如果通過上市以後給自身企業帶來相應價值,他認為還是可以選擇去上市的。

而除了傳統的PE/VC之外,越來越多的國有資本也正在進入獨角獸企業的資方名單。富坤創投合夥人陳達之表示,近期各地方政府引導基金越來越多,這些機構LP基本上會是競爭的主力。對於國資成為獨角獸資方,他認為這個現象在今年非常明顯。「一個是大環境影響,不管是券商還是銀行,特別是在獨角獸這個階段引進的管道,主要還是流動資金的影響比較大。另外是市場上巨頭贏家通吃的局面越來越明顯。」

實際上,除了國有資本之外,近年來AT兩家的多次出手,也促進了獨角獸企業在國內的迅猛發展。

中植資本高級助理總裁劉洋指出,對於市面上贏家通吃、AT站隊現象明顯的局面,從他的角度來說,對於投資機構或者創業者而言,可以從兩方面看。一方面的確是個挑戰,但另一方面也會帶來更多機會。

所謂挑戰,現在很多機構去看項目,可能都會問自己這個項目所處的細分領域,這些巨頭會不會投進來。第二個問題可能會問自己,如果他會投進來,那麼他能不能在短期內通過投入大量資金顛覆這個行業的格局。

所謂機遇,要看到其實這些巨頭除了自己去做細分領域,更多會通過並購或者參股來參與項目。那麼只要這個項目自身有足夠的壁壘,這些龍頭可能會跟項目有業務上的合作,來打通線上線下。從這個角度來說,無論投資人還是創業者,大家會更多去擁抱這些巨頭。

鼎心資本合夥人賀艷鵬也認為,AT大量資金的入場,讓其被投項目能夠燒錢。但實際上項目純粹商業性的燒錢,第一是有自己的目的的,或者是讓自己成為行業的龍頭,或者要形成技術的護城河。在未來燒完錢以後,這些項目都會回到商業的本質,就是形成自己的商業閉環,有自我造血的能力。雖然前期公司為了擴展規模燒錢,但這是成為獨角獸、參天大樹的過程。

並非所有機構都要追求獨角獸

▲▲▲

那麼,創投機構如何投出獨角獸企業?

劉洋認為,第一要先看產業、看行業的天花板是否夠高。第二要看需求端,一切的產出最終要轉化成客戶的需求。未來要投相對早期一點,更多看公司、項目所產生的產品服務,是否能滿足潛在的需求。第三,看技術變革,未來兩年最大的機會應該是5G,隨著技術的變革,未來能有哪些發展和變化,也是需要考慮的。

賀艷鵬認為,作為一個早期的投資機構,他們主要投的還是項目的高成長性。其次,作為被投企業來說,他們拿到機構的錢之後一定要在包括管道、產品、品牌等多方面快速擴展,形成自己的護城河。

「未來十年是中國本土化、連鎖化品牌比較好投資的緩沖期。在這方面鼎心資本會沿著終端的需求出發,投相關的品牌公司,布局上遊。至於如何去挖掘項目,主要還是看大賽道,挑選從技術底層能改良傳統行業的項目。」賀艷鵬說。

專注於消費領域投資的首泰金信投資合夥人劉沖認為,要在消費領域成就真正的獨角獸,在一個相對拉長的時間里,以價值投資的角度去看,投資消費其實就是一句話,可持續的消費壟斷權。

第一,你要有消費壟斷權。消費壟斷權是定價權、定向性,定價權是核心。沒有定價權說明你沒有在消費者心中占到一個品類代表,沒有讓消費者在你提價的時候能維持甚至保持增長。或者當所有人都能做同樣事情的時候,因為你貼了這個品牌,你就有定向性,只買你家的不買別家的。在挑選這些基因包括做投後的時候,要幫助企業構築這些基因,因為它能扛得住變遷。

第二,消費品是一個可持續、可預測的東西。在中國的大環境下,做超長期復利消費品投資可能是比較困難的,但不能把這個周期無故縮短。如果在周期里面沒有做好整個商業模式和資源配置,這是非常危險的。

他指出,無論你是不是獨角獸,無論最終的東西是否真正能夠賺錢,投資人關注的還是壟斷本身,還是通過科技的變化在場景中提升效率去打造超級品牌,讓那些品牌去改善場景的效應、收益和成本結構,然後去做到可持續的壟斷,這可能是我們從價值投資的角度來說比較關注的。

「消費品還是找品類第一,如果不是品類第一或者品類第一太貴,就找潛在的品類第一,讓新的品類顛覆舊的品類。消費服務的話,首先是線下的機會很多,場景中會產生矛盾,往往可以通過技術手段解決。」劉沖說。

但也有投資人表示,並非所有創投機構都應該追求獨角獸企業。陳達之就認為,首先投資的項目要符合自己基金的訴求,特別是現在好的項目越來越集中、風口也沒有那麼多的情況下,項目的好壞一般投資人都能判斷得出來,最重要的是為什麼要投。陳達之發現,現在除了發現項目好壞的基本判斷之外,更重要的是作為機構,要了解自己的資金體量是否適合投這個行業,另外還有行業的賦能,對於上下遊的擬投資企業、未來投資的企業有沒有什麼幫助。

姚偉烽也表示,對於GP而言,首先要建立自己核心的根據地,要在特定領域里面有自己專場的能力,在這個行業里面有足夠深的資源。在整個社會環境在變遷的時候,要有清醒的認識,要把基礎打紮實,持續做深。GP不可能把所有事情做得很擅長,在整個大的母基金配置中更多需要借助一些外部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