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沒有「高盛」

來源:深響(ID:deep-echo)

作者:亞瀾Alana

中國投行們欲做「中國高盛」的口號喊了不止10年了,「誰是中國的高盛?」這一問題也是過一兩年就會被拿出來探討一番。

「精品投行」漢能總裁陳宏從不止一次在採訪中提到「我的遠期目標是將漢能打造成‘中國的高盛’。如果說我們現在是幼兒園階段,黑石已經初中畢業,高盛就是高中生。盡管和他們差距甚遠,但是,我們的戰略步驟很清晰,不怕做不到。」

離高盛更近的傳統券商投行,雖然嘴上不說,但也磨刀霍霍。騰訊新聞財經頻道曾發起過一場關於「誰將是中國的高盛」的投票,北京的中信證券、上海的海通證券和深圳的國信證券都是熱門人選。

查爾斯·埃利斯寫作的的《高盛帝國》,一度是中信證券的員工的必讀書目。「中國高盛」的呼聲在2012年中信證券收購里昂證券的時刻達到巔峰。

而中國第一家投資銀行中金,堪稱國內券商中最像外資投行的一家,國際化程度高,從江湖地位上來講,中金在國內也「高盛」級別的。

當然還有今日赴港上市的華興資本,踩中新經濟風口,一路從私募融資顧問拓展業務至財務顧問、股票承銷、銷售交易及經紀、私募股權投資、財富管理等等,被認為是潛力最大的投行新秀。

華興資本今日在香港上市

中國投行圖景

在國內,人們對投行的理解比較狹窄,一般我們說的「投行」也就相當於證券公司里的投行業務,這就導致一些業務豐富的「投行」遭到誤解,以為他們只是提供IPO發行通道的傳統服務。

實際上,投行(Investment Bank)在國外被定義的范疇非常廣,證券發行、承銷、交易、企業重組並購、項目融資等非銀行金融業務都可計算在內,是資本市場上非常重要的金融中介。而像德銀、巴克萊這些,既是投資銀行,又是商業銀行。

中國的投行圖景究竟是怎樣的呢?大致有外資、合資、內資三類。

中國公司的每一次超大型IPO幾乎都有全球頂級投行的身影。比如阿里巴巴IPO的承銷商清一色全是國際大投行:Credit Suisse(瑞信), Deutsche Bank(德銀), Goldman Sachs(高盛), JP Morgan Chase(JP 摩根), Morgan Stanley(摩根士丹利), Citigroup(花旗)。

而京東IPO,聯席主承銷商包括美林、瑞銀、Allen & Company,巴克萊、傑富瑞斯和華興資本,副承銷商是Oppenheimer 與SunTrust Robinson Humphrey。除了華興資本,其他的也都是外資投行。

合資券商是一種「神奇的存在」。1995年首家合資券商中金公司成立,其他還包括中銀國際、高盛高華、瑞銀證券、瑞信方正、中德證券、第一創業摩根大通、東方花旗、摩根士丹利華鑫,以及根據CEPA補充協議設立的合資券商匯豐前海、東亞前海、申港證券和華菁證券四家。

過去,合資券商由於外商缺少業務經營話語權,中外股東經營理念衝突、同業競爭、業務範圍受限等問題,發展都不算太順利。

內資券商位於鄙視鏈最底端,但不得不承認,國內大部分投行業務其實都是他們做的。

而從業務布局上來講,投行做的事情遠超過「幫助企業上市」。隨著IPO審核通過率的降低,未來投行勢必走向精細化,而除了傳統投行業務,投行還會向「投資+投行」,「交易型投行」兩種方向轉變。

BCG波士頓咨詢圖解中國證券行業業務結構轉型方向

中國沒有高盛

但中國資本的繁盛卻並不意味著中國投行的繁盛。

英國《金融時報》曾刊載了一篇名為《誰將成為「中國的高盛」?》(Inside Business: Hard to pick a winner from China’s brokers)的報導:

再打造一家像高盛那樣的公司有多難?在壓力日增的中國,有一百多家機構正致力於做到這個目標,而且所用時間也要創下紀錄。(How hard would it be to create another Goldman Sachs? In turbocharged China there’s more than 100 outfits trying to accomplish this feat – and in record time too.)

一方面,監管、審批制度讓中國投行在最為重要的本土市場,一直沒有足夠多的機會在金融技術與金融產品上得到高度市場化的歷練。人們印象中「高大上」的投行精英更多地把時間花在了北京西直門的那家「榮大快印」里。

另一方面,牌照紅利使得投行業務過多停留在「通道型」業務上,並未完善其他金融服務。不光是中國,全球的券商都在降價,經紀業務的競爭非常白熱化。客戶在投資、資產管理等方面的痛點並未得到充分解決。

2017年中國最大的證券公司中信證券總資產6,256億元,相當於高盛的 10.44%;淨資產相當於高盛的27.88%;營業收入 相當於高盛的20.66%。

高華證券首席執行官章星曾歸納過差距的緣由:

國內券商的收入大部分都是傭金收入,只是提供通道,就好像高速公路,證監會發一個牌照就能讓一個券商成為收費站,企業是車,過一個車收一份錢。這個活兒太容易了,所以大家不思進取。

而中國投行的收入種類不夠豐富。高盛也有經紀類收入,包括資產管理、投行、證券交易的經紀收入,但這些收入加起來不到總收入的30%。高盛的大部分收入是通過承擔風險跟客戶做交易,標準化的產品做場內交易,非標準化產品場外做交易。這是差別最大的地方。

盡管中資投行正全力發展,但與國際化大投行的距離仍然擺在那里。他們的每項業務都正面臨殘酷的競爭,而且競爭者都是精明人。

事實上,瑞信創立於1856年,JP摩根成立於1860年,高盛成立於1869年,摩根斯坦利成立於1935年,華爾街的尖鼻子們花費了一百多年時間才從19世紀的紐約商業票據業務發展到今天的水平,想要快速跟上談何容易。

2017年中國證券公司與國際投行規模對比

(單位:億元人民幣)

與此同時,本國經濟的崛起恐怕才是國際大投行崛起的根本原因,國際投行通常是在服務本國企業和居民國際化需求的過程中,逐步做到全球化經營。因此,本國資本輸出的大幅增長是國際投行崛起的重要契機。

中國投行的真正機會歸根結底還是落在了中國企業成長速度上。

來聊聊你的想法吧

可以包括:

你心中中國的「高盛」是哪家投行機構?

來源:深響(ID:deep-echo)、亞瀾Alana。由直通投行(ID:zhitongtouhang)整理髮布,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註明來源。如對版權有異議,請後台聯繫,議定合作或刪除。

投行君推薦閱讀

  • 剛剛,央行開出「天價罰單」!支付寶被罰,高盛趁機來搶人!

  • 那位愛奶茶愛DJ的高盛新任CEO,給25歲的你提了4條建議!

  • 47歲馬化騰登頂華人首富:決定人生高度的,不是智力,而是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