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人民幣或突然使出一張王牌後,人民幣在美元大本營再下一城

貨幣信用、能源安全和債務邊界是一個國家的三大經濟命脈,而貨幣更是代表了經濟信用,但隨著美元信用的不斷下滑,近年來,非美貨幣正在世界經貿往來過程中發揮著越來越多的作用。正如,曾擔任高盛資產管理公司主席的全球知名經濟學家Jim O’Neill指出的那樣,「美元不會永遠是全球最主要的儲備貨幣」。

據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9月27日最 新髮布報告稱,8月人民幣在國際支付中的占比為2.12%,高於7月的2.04%,並繼續保持其作為國內和國際支付價值第五活躍貨幣的位置。另SWIFT數據還顯示,全球有超過1900家金融機構使用人民幣作為支付貨幣,這對於新興市場的貨幣,近乎於創舉,當然,這背後是中國經濟強大綜合實力的體現。

雖然,目前,美元、歐元、日圓和英鎊仍穩居前四,占比分別為38.99%、36.98%、3.99%和3.76%;但值得一提的是,與人民幣國際使用量上升呈現相反走勢的是美元,美元在全球支付市場的份額連續出現下降,並是2月以來的最低水平,歐元創下2013年9月以來的最高水平。

正如,美國知名金融網站Zerohedge在最近的分析報導中認為,美元在全球金融體系中的地位不可能永遠巍然不動,任何事情總有結束的時候。

我們注意到,除了人民幣國際使用量連續提升外,近年來,加入「人民幣結算俱樂部」的央行成員也在快速增加,據中國央行公布的《2018年第一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顯示,據不完全統計,包括德國、法國等發達國家央行在內的共有超過60個境外央行或貨幣當局已將人民幣納入官方外儲資產,另外,中國央行也已經和超過30家央行簽訂了貨幣互換協議,而這將進一步擴大人民幣的國際使用量。比如,人民幣繼在非洲火了之後,在英國也火了,據SWIFT最新數據顯示,英國使用人民幣在全球各國排名中位列第一,占人民幣結算貿易交易的5.58%。

但目前,包括中國在內的很多國內外金融機構在使用SWIFT交易人民幣時存在困難,原因在於,中國的金融機構通常識別收發銀行的中文標識,從而導致跨境結算出現困難,為此,SWIFT也不想放棄賺錢機會,決定使自己的系統順應中國金融機構。而正是在這些背景下,據俄衛星通訊社9月28日晚間報導稱,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將開發出中文支持系統。這樣,中國金融機構將更容易進行國際支付。

人民幣被納入特別提款權籃子後,正如本文上面這些數據所示,其在各國貨幣儲備中的數量在不斷增長,目前,各國央行中人民幣持有量達1.39%,而在2016年年底,這一指數僅為1.08%,因此SWIFT需為中國金融機構進入該系統簡化程序。

雖然,SWIFT啟用中文系統將為人民幣國際結算及使用增量創造了很大的前景,這也意味著,人民幣繼原油期貨和摩根大通在美國本土首家開通非中資銀行人民幣清算中心後,在「美元大本營」再下一城,但該俄媒稱,現在的問題在於,中國對SWIFT並不特別依賴。

正如我們最近多次強調,因為人民幣也在積極發展自己的SWIFT替代型支付系統,並在今年5月再次升級突然使出了一張支付王牌——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二期,事實上,早在2015的第一階段,就已經有11家當地和8家國外清算行加入到該系統中,而到了第二階段,又有10家中外銀行進入該系統,截至目前,CIPS共有31家境內外直接參與者,695家境內外間接參與者,實際業務範圍已經延伸到140多個國家。

貨幣的背後是商品交易,沒有交易支撐的貨幣形同廢紙,而美元之所以是全球各國貿易的首選貨幣,能成為全球最主要儲備貨幣,除了美國經濟的綜合實力外,更重要的一點就是美元壟斷並控制了包括石油在內的全球大宗商品的定價權和以美元為主導的國際貨幣清算中心(比如SWIFT),也就是說如果被SWIFT系統限制結算就等於無法向外國客戶付款,由於SWIFT直接服務於美國,這就使得如果被美元限制結算則就無法進行國際商品交易(收款和出款),比如伊朗的石油行業或即將就要面臨這樣的困境。

雖然,「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要完全替代SWIFT目前還需要一個過程,但今後逐步替代是有可能的,全球各地區或一些國家都在考慮跨境支付的問題」,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世界經濟研究所研究員陳鳳英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作出這樣的表述。

因此,建立一個獨立於SWIFT的國際清算系統,是去美元化的一種途徑,而目前歐洲多國也突然主張在和伊朗的石油交易結算領域擺脫美元,建立歐元自己的結算體系(SPV),就是基於過度依賴SWIFT結算體系可能存在被限制結算的風險這個因素考慮的。事實上,目前,在中俄創造部分無美元化交易環境及多國發起去美元化行動以來,市場參與者也正在尋找美元(或石油美元)替代貨幣的多樣性,比如歐元、人民幣等。

而我們也在多篇去美元化的報導中多次強調,目前,中國、俄羅斯、德國、法國、伊朗、安哥拉、委內瑞拉、尼日、印尼、馬來西亞、泰國、巴基斯坦等多國已經開始向去美元化亮劍。比如,中俄、德伊等國銀行系統之間用空運現鈔的方式來繞開美元結算系統進行貨幣跨境調入,同時,我們也注意到,巴基斯坦央行早在數月前宣布,在與中國進行的雙邊貿易中放棄美元,只使用人民幣進行交易,再比如今年初,泰國、印尼和馬來西亞等國央行也提出了這種貨幣互換結算的去美元化方案。同時,對非美元區國家來說,創建自己的貨幣跨境支付更是一個趨勢,旨在建立一個更便捷支付的管道,不會受到其他因素的干預,這是一個好現象。

對此,繼全球知名經濟學家Jim O’Neill發表弱勢美元觀點後,全球安全分析副主任Gal Luft最近也對《今日俄羅斯》表示,「人民幣雖然還不是遊戲規則的改變者,至少現在還不是」,但是,人民幣已經具備衝擊美元的影響力,他持非常肯定的態度認為,這在美元國際結算使用量連續下跌的背景下將變得更加確定。(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