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投債到期,2019年哪些地級市在「裸泳」(東部篇)

摘 要

從19年城投債還本付息總額/(綜合財力-廣義剛性支出)指標來看,鎮江市2019年城投債償債壓力最大,排名第二的是泰州市,二者皆超過100%。而鹽城市、連雲港市、錦州市、紹興市、淮安市、無錫市和常州市償債壓力均超過50%。19年償債壓力排名前十的地級市中,有八個位於江蘇省,主要因為江蘇省存量城投債體量較大,19年還本付息壓力較高所致。

相比2017年,2019年東部地區各地級市總體償債壓力呈增長趨勢,但增長幅度分化明顯。從城投債還本付息規模變動看,19年梅州市、惠州市、汕尾市、肇慶市、錦州市、麗水市和湛江市城投債還本付息額增速較快,較17年增長均超過200%,但城投債還本付息總額均較小。

同時,從不同地級市的城投債償債壓力隨時間變動看,泰州市、鹽城市和錦州市城投債還本付息規模增長較快,城投債償債壓力較17年增長超過50%。紹興市、鎮江市和淮安市增長也超過30%,而鞍山市、撫順市和葫蘆島市償債壓力改善明顯,降幅超過20%。

風險提示:宏觀經濟下滑超預期;估算口徑存在偏差。

一、橫向看,江蘇省各地級市償債壓力較大

我們對大陸東部地區八個省份——河北省、遼寧省、江蘇省、浙江省、福建省、山東省、廣東省和海南省各地級市的城投債還本付息壓力進行估算。[1] 其中,負債端為2019年當地城投債還本付息額。資產端為2018年各地級市綜合財力扣除廣義剛性支出的餘額。為提高估算的準確度,我們採用地方政府2018年預算草案的數據。

估算各地級市2018年綜合財力採用以下方法:

(1)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政府性基金收入、上級補助收入和國有資本經營收入採用2018年預算草案數據。(2)由於部分地級市的上級補助收入數據缺失,所以我們用預算草案中2018年一般公共預算支出減去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的餘額,進行了估算。若該估算值為負數,則計上級補助收入為0。(3)政府性基金收入與國有資本經營收入無全市口徑數據時,採用市本級數據代替。(4)2018年廣義剛性支出以17年剛性支出占比乘以18年一般公共預算支出進行估算。

計算口徑:

(1)城投債償債壓力=城投債還本付息總額/(綜合財力-廣義剛性支出);

(2)綜合財力=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政府性基金收入+上級補助收入+國有資本經營收入;

(3)廣義剛性支出=一般公共服務+教育+醫療衛生+社會保障與就業+外交+國防+公共安全+科學技術+文化教育與傳媒+環境保護;

(4)城投債還本付息總額=城投債到期額、回售額、提前償還額+城投債付息額(以wind口徑,截至到10月31日的存量城投債為準);

(5)17年廣義剛性支出缺失的,以17年一般公共預算支出的60%進行估算;

(6)計算各地級市還本付息額時,剔除省級平台的城投債樣本。

(7)17、19年償債壓力測算時,均剔除當年無城投債還本付息額的地級市樣本。

(8)剔除2018年一般公共預算支出與上級補助皆不可得的地級市樣本。

從城投債償還量(包含到期、提前還款、贖回和回售)來看,東部八省各地級市2019年、2020年和2021年分別償還城投債5843.9億、4931.7億和6433.7億,仍處於較高水平。

從19年城投債還本付息總額/(綜合財力-廣義剛性支出)指標來看,鎮江市2019年城投債償債壓力最大,排名第二的是泰州市,二者皆超過100%。其中,鎮江市19年城投債到期額高達324.4億元,而其經濟財政實力處於較弱水平,因此城投債償債壓力較大。鹽城市、連雲港市、錦州市、紹興市、淮安市、無錫市和常州市償債壓力均超過50%。19年償債壓力排名前十的地級市中,有八個位於江蘇省,主要是江蘇省存量城投債體量較大,19年還本付息壓力較高所致。

張家口市、保定市、莆田市償債壓力均低於1%,2019年還本付息壓力較小。

二、縱向看,江浙部分地級市償債壓力增加明顯[2]

從城投債還本付息規模變動看,19年梅州市、惠州市、汕尾市、肇慶市、錦州市、麗水市和湛江市城投債還本付息額增速較快,較17年增長均超過200%,但城投債還本付息總額均較小,其中除錦州市外各地級市19年償債壓力均未超過20%。紹興市、徐州市和石家莊市增長率超過150%。南通市、濰坊市、泰州市、聊城市、鹽城市、淮安市、湖州市、嘉興市和南京市增長率超過100%。而張家口市、撫順市、丹東市、葫蘆島市和莆田市城投債還本付息規模出現較大下滑,較17年下降80%以上。

相比2017年,2019年東部地區各地級市總體償債壓力呈增長趨勢,但增長幅度分化明顯。從償債壓力增長幅度看,江蘇省各地級市償債壓力相較於17年提升普遍較多。泰州市、鹽城市和錦州市償債壓力顯著增大,分別由17年的44.88%、27.88%和13.87%,增長至19年的108.03%、90.56%和67.97%。紹興市、鎮江市和淮安市增長幅度超過30%,徐州市、南通市、常州市和無錫市增長幅度超過20%。而鞍山市、撫順市和葫蘆島市償債壓力改善明顯,降幅超過20%。

註:

[1] 本文根據慣例,東部地區包括北京、天津、河北、遼寧、上海、江蘇、浙江、福建、山東、廣東和海南等11個省市;中部地區包括山西、吉林、黑龍江、安徽、江西、河南、湖北、湖南等8個省;西部地區包括重慶、四川、貴州、雲南、西藏、陜西、甘肅、青海、寧夏、新疆、廣西和內蒙古等12個省、自治區。由於直轄市償債能力已在之前的《到期高峰漸近,一文看懂2019年各省償債能力》一文中測算,因此本文僅覆蓋東部地區各省,不包括各直轄市。

[2] 由於本文財政指標的計算主要根據2018年推算,所以縱向對比選取了2017年,以捕捉隨時間的變化。

風險提示:宏觀經濟下滑超預期;估算口徑存在偏差。

相關報告:

2018-10-27 《到期高峰漸近,一文看懂2019年各省償債能力》

具體分析詳見國盛證券研究所2018年11月18日發布的《城投債到期,2019年哪些地級市在「裸泳」(東部篇)》報告

劉鬱 執業編號:S0680518080002

特別聲明:《證券期貨投資者適當性管理辦法》於2017年7月1日起正式實施。通過微信形式製作的本資料僅面向國盛證券客戶中的專業投資者。請勿對本資料進行任何形式的轉PO。若您非國盛證券客戶中的專業投資者,為保證服務質量、控制投資風險,請取消關注,請勿訂閱、接受或使用本資料中的任何信息。因本訂閱號難以設置訪問權限,若給您造成不便,煩請諒解!感謝您給予的理解和配合。

重要聲明:本訂閱號是國盛證券固定收益團隊設立的。本訂閱號不是國盛固定收益團隊研究報告的發布平台。本訂閱號所載的信息僅面向專業投資機構,僅供在新媒體背景下研究觀點的及時交流。本訂閱號所載的信息均摘編自國盛證券研究所已經發布的研究報告或者系對已發布報告的後續解讀,若因對報告的摘編而產生歧義,應以報告發布當日的完整內容為準。本資料僅代表報告發布當日的判斷,相關的分析意見及推測可在不發出通知的情形下做出更改,讀者參考時還須及時跟蹤後續最新的研究進展。

本資料不構成對具體證券在具體價位、具體時點、具體市場表現的判斷或投資建議,不能夠等同於指導具體投資的操作性意見,普通的個人投資者若使用本資料,有可能會因缺乏解讀服務而對報告中的關鍵假設、評級、目標價等內容產生理解上的歧義,進而造成投資損失。因此個人投資者還須尋求專業投資顧問的指導。本資料僅供參考之用,接收人不應單純依靠本資料的信息而取代自身的獨立判斷,應自主作出投資決策並自行承擔投資風險。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禁止轉載或傳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