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立生死劫:錯失地方政府接盤,百億資產成最後籌碼

繁華紅塵三千里,長袖難舞旋踵間。

僅僅兩年多前,作為一家手機廠商,金立向市場展現出的形象還是萬丈豪情:2016年年初,金立提出全球銷量4500萬台的年度目標,其中國內市場3000萬台以上,海外市場1500萬台以上。

仿佛轉眼之間,情況已經變成「一地雞毛」:金立系公司債訟纏身,創始人劉立榮更被曝「塞班賭博輸掉百億」……

針對市場諸多傳聞,11月23日,記者多次撥打劉立榮及金立財務總監何大兵的電話,試圖和對方取得直接溝通。劉立榮的電話在接通後被掛斷;何大兵的電話一直處於無人接聽狀態。隨後,記者就賭債、財務、重組等問題給兩人發去信息,但截至發稿前未得到回應。

金立副總裁徐黎在電話中向經濟觀察報表示,金立稍後會發布通稿,可以從通稿中獲取相關信息。同時,金立方面公關人士對經濟觀察報回應稱,關於「賭債」的傳聞也是謠言。

內外交困

最近,一則金立東莞廠區停工的消息又引發輿論普遍關注。

位於東莞市松山湖的金立工業園占地面積258畝,投資23億元,曾被譽為亞洲最大單體智能終端生產基地。如今,空蕩蕩的工業園在深秋季節顯得慘淡蕭條。

上個月,金立的供應商們還在期待金立能重組成功,這樣能把損失減少到最小。月底,「16金立債」宣告公開違約的消息抹殺了供應商們最後一線希望。同時,隨著拖欠的薪水與補償金越來越多,金立的員工們也失去了耐心,欲借助外部力量拿回自己應該得到的東西。

11月20日下午兩點鐘左右,因薪水與補償金髮放時間問題,金立東莞工廠的30餘名員工與主管在工業園門外公交站前發生爭持。在談判無果之後,30餘名員工坐上了開往東莞市人力資源局大嶺山分局勞力爭議調解中心的公車,希望能在政府部門的介入下得知薪水與補償金髮放的確切時間。

在與現場多位金立員工交流後,經濟觀察報記者得知,導致他們走上「維權」之路的導火索是20日早上公司高層的回復:「工廠要結清在職、離職員工的薪水與補償金總共需要1200萬人民幣,但目前帳戶只有350萬人民幣。」

「我有一種被騙的感覺,一開始說10月15號發,後來說10月底發,再後來說11月15號發,現在都20號了,我們還沒有見到第一期補償金,結果今天早上就直接告訴我們沒錢。」一名金立東莞工廠員工說。

經濟觀察報記者從東莞市大嶺山鎮委政法辦公室了解到,大嶺山鎮委、人力資源分局分別成立了處置金立系企業裁員應急事件工作主管小組,介入處理金立工業園勞資隱患。「截止11月12日,金立系金銘廠、金卓廠尚未發放協商解除勞力合同人員第七期經濟補償金約797萬元,廠方預計11月中旬發放該筆經濟補償金。同時,金銘廠、金卓廠2018年10月份薪水及第八期經濟補償金按計劃應於本月底支付。」大嶺山鎮委政法辦公室回應本報記者稱。

無論是在內部員工還是在外部供應商看來,「沒錢」已經成了金立「對付」他們的口頭禪,深陷債務泥沼近一年的金立或早已資不抵債。

一名金立供應商負責人提供給經濟觀察報記者的資料顯示,截止2017年12月31日,金立的債務規模約為80億元,供應商債權人多達百餘家,被拖欠款項超過50億元,此外,還包括員工薪水與賠償金、債券等債務。

該名供應商代表還透露,就在金立東莞工廠員工尋求政府介入的同一天,近20家金立供應商聚集在深圳中院,向法院提交對金立進行破產重整的申請。

「金立起死回生的可能性很小了,此事也困擾了我一年,現在我不想再糾纏下去了,只希望能通過法律管道快速徹底解決這個問題。」另外一名金立供應商負責人在接受經濟觀察報記者電話採訪時說,承辦該案件的法官回應,法院正在推進這個案件,預計接下來兩周會選定破產管理人。

天眼查信息顯示,2018年以來,金立通信做為被上訴人的開庭公告就有50來份,其中大部分涉訴內容屬於合同糾紛,包括廣告合同、買賣合同、融資租賃合同等,但除此之外,涉及「破產清算」開庭公告亦有多起,最近的一起則是廣東華興銀行深圳分行申請對深圳市金立通信設備有限公司進行破產清算。

金立公關部人士回應經濟觀察報稱,11月23日,金立金融債權人會議在深圳市深航國際酒店召開,金立金融債權人代表60餘人出席了會議。會上,金立集團董事會授權代表盧光輝宣布了股東決議,金立集團副總裁徐黎回答了金融債權人有關提問,金立財務顧問德勤對金立情況進行了通報,法律顧問君澤君和與會者溝通交流了有關金立的法律問題,重組顧問富海銀濤公司董事長武捷思博士談了對金立重組的思路和規劃,並回答了與會者關切的問題,聽取債權人意見,現場發放反饋表。據悉,金立近期將舉行經營性債權人代表會議,並征求所有債權人意見。

業績雪崩

作為最早一批國產手機生產商之一,金立在業內以「穩」字著稱。「不冒進、穩中求進、穩中取勝」是經濟觀察報記者採訪過的多位業內專家對金立的評價。「金立的產品並不冒尖,最大的優勢是擁有強大的線下銷售管道,金立主要依靠手機零售連鎖店銷售產品,給管道商的讓利多,能拉動銷量。一般來講,管道商賣一台蘋果或者華為手機可獲得的毛利是500元,賣一台OPPO或vivo可獲得毛利是300元,而賣一台金立,可賺的毛利是600元-700元。因而,管道商願意給金立推貨。」第一手機界研究院院長孫燕飆向經濟觀察報記者分析稱。

一向「穩中取勝」的金立為何會迅速沒落?對此,手機中國聯盟秘書長王艷輝在接受經濟觀察報記者採訪時說,資金出現缺口導致供應鏈崩盤,供應商停止供貨是金立危機越來越嚴重的主要原因,「沒有貨供應就沒有貨銷售,也就沒有回款。」

債務危機發生後,金立手機銷量大幅縮水。據市場研究機構第一手機界研究院統計,今年8月,金立銷量排名降至第11位,位列康佳之後,市場份額僅0.6%。根據數據調研機構前瞻產業研究院統計,截至2018年三季度,中國智慧型手機市場整體銷量中,金立手機排名第九,與前一年相比下滑兩位。

事實上,近三年以來,金立手機國內出貨量均處於下滑狀態。前瞻產業研究院提供的數據顯示,金立手機出貨量在2015年為3000萬部,2016年為2800萬部,2017年為1494萬部,2018年前九個月,金立手機出貨量僅為442萬部。

前瞻產業研究院研究員徐爍介紹稱,2017年全球智慧型手機出貨量首次出現下滑,側面反映出智慧型手機市場需求正在不斷飽和,手機生產企業未來成長不能再單純依賴於市場增量用戶的增長,而應更加注重開發存量用戶對手機更新換代的需求,這個過程中手機功能與零部件的升級優化則是關鍵所在。

「實際情況是2017年大家對市場都沒有一個清晰的預判。」孫燕飆說,彼時,金立的品牌宣傳卻一路高歌猛進,請大牌明星宣傳,也出現了S10等明星產品。

據一位接近金立的業內人士介紹,從某種意義上說,金立的資金實力是比較遜色的,而且花大價錢請明星宣傳與實際帶來的銷量增長之間投入產出比太低。

公開資料顯示,在2016年年底,金立的資金鏈就已經非常緊繃。據寶新能源2017年4月份發布的一份名為《關於轉讓廣東南粵銀行股份有限公司股權的公告》披露,深圳市金立通信設備有限公司2016年的總資產為172.37億元,其中負債104.25億元。全年營收總額為271.69億元,淨利潤為13.32億元,經營性現金流淨額僅為5800萬元。

而根據「16金立債」發行人資料顯示,根據2017年上半年中報,深圳市金立通信設備有限公司總資產213.61億元,貨幣資產68.81億元,淨資產75.65億元,總債務137.96億元,資產負債率為64.59%,淨利潤7.6億元。

重組前景

危機爆發後,「重組」二字成了與金立捆綁最多的關鍵詞之一。新的投資人到底是誰?海信集團、宜賓市政府、TCL等均成為被猜想的對象。

對於重組進展,金立最新的官方回應是:重組還在繼續,盤子大需要做的工作很多。

今年1月,金立董事長劉立榮在接受採訪時表示,金立出現資金鏈問題的主要原因是2016年和2017年行銷費用和投資費用投入超限,金立將引入外部投資者重組自救。劉立榮當時透露了金立解決資金鏈問題的三個步驟:首先,引入合作夥伴,確保生產與銷售,市場在就有未來;第二,引入戰略投資者,補充資金,增加公信力;第三,出售資產償債,獲取債權人支持。

劉立榮的公開言論並非「空頭支票」。一位接近金立的資深業內人士告訴經濟觀察報記者,事實上,在供應商曝光金立拖欠帳款之前,劉立榮就曾多次與重慶市政府、四川宜賓市政府接觸,希望通過布局西南市場拿到政府補貼,緩解金立資金供應鏈緊繃壓力。

「去年7月份在重慶舉行的圍棋冠軍爭霸賽實際上是劉立榮對重慶布局的謀劃策略,他希望通過布局拿到重慶市政府的補貼。當時已經談得差不多了,廠址、辦公室都選好了,但最後重慶方一直未兌現。」上述接近金立的業內人士說。

見重慶方遲遲未行動,去年11月,劉立榮又啟動了與四川宜賓方的談判,當時宜賓市政府答應給予金立補貼。但還未進入下一步,供應商就曝光了金立拖欠帳款,這場風波迅速演變成金立的債務危機,劉立榮的步調被打亂了。

經濟觀察報記者注意到,2017年,劉立榮在重慶、成都註冊了數家家新公司。2017年4月27日,金立(重慶)科技有限公司成立;2017年5月26日,重慶恒泰世紀電子科技有限公司與重慶金立世紀網路有限公司成立;2017年12月22日,宜賓市金立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以上4家公司法人代表均為劉立榮。2017年12月27日,宜賓市金立通訊設備有限公司成立,法人代表為劉躍榮,楊立為其監事,而楊立又同時是上述4家公司的監事。

公開信息亦顯示,今年5月份,在供應商債權人會議上,金立財務總監何大兵在會上通報稱,金立正在引入一家資金實力雄厚的企業,新的投資者將分批接盤股東所持股份,全盤接收金立的資產和債務。

但事情顯然沒這麼順利,重組被一再延期。「今年5月,利安達會計師事務所發了函,供應商都認為這是重組消息有進展的信號。當時我們也提交了資料,配合做盡調,但後面又沒有消息了。」一名金立供應商告訴經濟觀察報記者說。

孫燕飆認為,金立資金窟窿越來越大,即使有投資人願意買入也並非看中金立手機業務,而是看重其所持有的微眾銀行股份。工商資料顯示,金立是微眾銀行發起成立股東之一,出資金額9000萬,持股3%。根據最近的股權拍賣信息,在成立四年之後,微眾銀行目前的市場估值已經達1200億元人民幣。據此推算,3%的微眾銀行股份價值約為36億元。

除微眾銀行外,金立旗下的「硬」資產還包括所持南粵銀行的股份、金立大廈、金立工業園等。記者簡單按市價粗略估算發現,這四項「硬」資產價值接近百億元。

這也將是金立下一步重組過程中比較硬的籌碼。

11月23日下午六點多,經濟觀察報記者從金立供應商處得到了一個關於金立重組的最新信息:金立副總裁徐黎在一個加入了香蜜湖街道辦、金立人員以及金立供應商代表的微信群里表示,11月23日晚上,最晚24日,金立公司會給每位債權人單獨發郵件,郵件內容包括當天金立與債權人銀行開會的會議信息以及金立的重組計劃建議。

同時,徐黎解釋稱,由於組織大規模債權人會議條件尚不成熟,且時間緊迫,因而金立選擇通過書面形式與各位供應商溝通。如有疑問,供應商可選擇和金立聯繫,金立可分批再組織單獨會議進行溝通。

一位曾負責金立工業園事務的離職高管也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金立現在的情況不是很好,但還是希望有個好結果,能夠重組成功對大家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