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通過有效區域協調發展做到一體化發展

(原標題:通過有效區域協調發展做到一體化發展)

日前,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關於建立更加有效的區域協調發展新機制的意見》(下稱《意見》),意在推動全面落實區域協調發展戰略各項任務,促進區域協調發展向更高水平和更高質量邁進。

實施區域協調發展戰略是新時代國家重大戰略之一,是貫徹 新髮展理念、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主要著眼於中國區域發展差距較大的現實,而且隨著發展呈現越來越明顯的區域分化特徵,區域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比較突出。因此,十八大以來,為了做到協調發展,從中央到地方進行了很多積極探索,十九大進一步提出實施區域協調發展戰略。

或許有人按照傳統思路認為區域協調發展就是向某些特定的落後區域政策傾斜,幫助他們更快的發展起來。事實上,這種認知是偏頗的。區域協調發展戰略就是增強發展的整體性與協調性,但是首先強調整體性,在整體性前提下進一步形成協調機制,實行差別化的區域政策,推動協調發展。

比如,區域協調發展首先是全國各地都要貫徹 新髮展理念,按照高質量發展要求,而不是給予某個地區特殊照顧,實行與較為發達地區不同的理念和要求。其次,要做到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基礎設施通達程度比較均衡、人民基本生活保障水平大體相當的目標;其三,就是破除地區之間利益藩籬和政策壁壘,打破地方保護主義。也就是說,就是推動要素有序自由流動、主體功能約束有效、基本公共服務均等、資源環境可承載的區域協調發展。

區域協調發展的根本原則是充分發揮市場在區域協調發展新機制建設中的主導作用,更好發揮政府在區域協調發展方面的引導作用,而不是政府主導。這就要求在協調發展過程中需要維護全國統一市場的公平競爭,防止出現製造政策窪地、地方保護主義等問題。因此,我們習以為常的認為區域發展戰略等於對某些地區的政策保護性傾斜是錯誤的。

《意見》著重提到了健全市場一體化發展機制,首先,要求促進城鄉區域間要素自由流動。實施全國統一的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制度,消除歧視性、隱蔽性的區域市場準入限制。要求深入實施公平競爭審查制度,消除區域市場壁壘,打破行政性壟斷,清理和廢除妨礙統一市場和公平競爭的各種規定和做法;其次,推動區域市場一體化建設。按照建設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市場體系要求,推動京津冀、長江經濟帶、粵港澳等區域市場建設,加快探索建立規劃制度統一、發展模式共推、治理方式一致、區域市場聯動的區域市場一體化發展新機制,促進形成全國統一大市場。

在推進市場一體化發展機制的同時,重點建立區域戰略統籌機制。統籌發展的重點是推動國家重大區域戰略融合發展。以「一帶一路」建設、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等重大戰略為引領,以西部、東北、中部、東部四大板塊為基礎,促進區域間相互融通補充。

首先要建立以中心城市引領城市群發展、城市群帶動區域發展新模式,推動區域板塊之間融合互動發展。比如以北京、天津為中心引領京津冀城市群發展,帶動環渤海地區協同發展。以上海為中心引領長三角城市群發展,帶動長江經濟帶發展。以香港、澳門、廣州、深圳為中心引領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帶動珠江-西江經濟帶創新綠色發展。以重慶、成都、武漢、鄭州、西安等為中心,引領成渝、長江中遊、中原、關中平原等城市群發展,帶動相關板塊融合發展。

其次,要統籌發達地區和欠發達地區發展。東部沿海等發達地區要求改革創新、新舊動能轉換和區域一體化發展,中西部條件較好地區加快發展。對欠發達地區要以「輸血」和「造血」相結合推動加快發展,但是,主要是通過精準扶貧以及補齊基礎設施、公共服務、生態環境、產業發展等短板,與此同時,建立發達地區與欠發達地區區域聯動機制,先富帶後富,促進發達地區和欠發達地區共同發展。

但是,區域協調發展也需要一定程度的差別化的區域政策,比如中央預算內投資和中央財政專項轉移支付繼續向中西部等欠發達地區和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傾斜,調整西部地區有關產業指導目錄,對西部地區優勢產業和適宜產業發展給予必要的政策傾斜。但這種傾斜必須是在最嚴格制度最嚴密法治保護生態環境的前提下,防止跨區域污染轉移,而不是對這些地區弱化生態保護與防止污染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