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快訊 | 特朗普稅改一周年:刺激政策難解經濟周期之困

文章來源:第一財經 作者:潘寅茹

摘要

最近,美國國會通過三十年來最大規模稅改法案。一年過去了,對於美國經濟周期見頂的憂慮似乎在追問:特朗普的刺激政策能力挽狂瀾嗎?

最近,超過150名國會參眾兩院共和黨人齊聚白宮,慶祝該黨十多年來最重大的立法勝利——近三十年最大規模稅改法案獲得通過,這也是美國總統特朗普宣誓就職以來取得的最大成就。

一年後的12月19日,美國財長姆努欽就稅改法案一周年發表聲明,稱在稅改的支持下美國經濟在過去一年里表現強勁,2005年以來美國經濟增速首次突破3%,就業市場健康,失業率維持在3.7%的歷史低位。「特朗普政府的決定讓資金回流美國,商業投資增長6.8%,同時勞力者薪水有所增長,更多美國人回歸就業市場。」姆努欽說道,「相信會有越來越多的美國人從繁榮的經濟中受益。」

財經快訊 | 特朗普稅改一周年:刺激政策難解經濟周期之困

稅改成績表(資料來源:美國財長姆努欽慶祝稅改周年聲明)

稅改使得美國聯邦企業所得稅稅率從35%降至21%,不少企業在今年伊始便宣布將把部分稅收紅利以薪水、獎金等形式發放給員工。前三季度美國上市企業財報亮眼,盈利增速明顯,也是稅改的貢獻。

此外,80%的美國民眾享受到了稅收優惠。勞力者薪資過去一年里平均上漲了3.1%。密歇根大學消費者信心指數持續處於2000年以來的高點附近,今年二、三季度個人消費對美國GDP拉動分別貢獻了2.6%和2.7%。

然而,隨著今年四季度美股連續出現劇烈波動,美聯儲的持續加息,使得目前有不少經濟學家質疑,特朗普是否在合適的時機推出了他的稅改政策?在他們看來,稅改對美國經濟的刺激可能只是短期的,只是拉長了美國的經濟周期,拐點終究會來臨。

經濟動能放緩

美國經濟目前處於歷史第二長擴張周期中,正向1991年3月到2001年3月期間創下的120個月歷史紀錄發起衝擊。美國商務部數據顯示,美國今年第二季度實際國內生產總值(GDP)年化季環比增長4.2%,創2014年第三季度以來的最快增速;第三季度美國GDP增速3.4%,同樣表現不俗。

不過,在逆勢增長的同時,美聯儲卻下調了今明兩年美國經濟的增速預期,其中2019年美國經濟將增長2.3%。

美聯儲此舉並非沒有依據。12月3日,三年期美債收益率一度較五年期美債高出1.4個基點,為近11年以來首現收益率倒掛。收益率曲線倒掛通常被視為經濟衰退的標誌之一,不過傳統意義上,市場更關注與加息關係密切的兩年期國債與基準十年期國債的收益率曲線趨平的問題,兩者利差12月20日一度縮窄至9個基點,創2007年6月以來新低。中金公司宏觀分析師張夢雲告訴第一財經記者,11月以來美債收益曲線平坦下行,最重要的原因是美國經濟周期動能呈現放緩跡象。

財經快訊 | 特朗普稅改一周年:刺激政策難解經濟周期之困

去年12月20日,特朗普與國會共和黨人共同慶祝稅改法案獲得通過

作為經濟的「晴雨表」,美國股市的走勢則體現了投資者的擔憂。目前美國三大股指中納指率先進入熊市區間,標普500指數和道指自12月以來已經回落12%,正邁向1931年大蕭條以來最差單月表現。用於衡量美股波動性的美國芝加哥期權交易所(CBOE)「波動指數」(VIX, 也稱「恐慌指數」)再次回到20上方。21日該指數更是大漲6.1%,收報30.11,正在逼近2月創下的年內高點。

是否擴產成企業當務之急

稅改統計顯示,今年前三季度標普500指數企業稅前營業利潤與去年持平,在稅改的作用下利潤率創下1990年以來新高。摩根大通指出,第三季度美企每股盈利增長29%,近20年僅次於2010年的47%。該行首席策略師威爾遜(Mike Wilson)預計,2019年標普500指數企業盈利增速可能驟降八成,至4.3%左右。考慮到目前全球經濟增長環境,美國自身的經濟周期,以及加息後的融資及勞力力成本壓力,企業家需要考慮的是現在擴大生產是否有意義。

安本標準投資公司高級經濟學家麥凱恩(James McCann)認為,稅改並沒有讓企業將資金投入到資本開支上來,美國經濟增速自然會逐漸減速。「今年以來,美國企業已經花費至少1萬億美元用於股票回購和提高股息,企業更應該做的是雇用更多的工人,建造工廠擴大產能以刺激實體經濟更好發展。對於經濟周期見頂的擔憂可能是企業家的顧慮之一。」麥凱恩說。

老牌車企通用汽車首先向現實妥協,在美國車市近期明顯降溫及貿易摩擦的持續衝擊下,公司宣布了1.4萬人的裁員計劃並宣布關閉5家北美工廠。當然,這種做法遭到了特朗普的嚴厲批評,可能遭受政府補貼被免的處罰。

有的企業將稅改紅利用於粉飾業績。美國電話電報公司AT&T今年三季報顯示用戶增速下滑,公司首席執行官斯蒂芬森(Randall Stephenson)則認為,好的一面是企業現金流更充裕了,可以為股東更多分紅及償還貸款。現實是如果沒有稅改,企業今年前三季度將多支出23億美元,而現金流增速將從20%降至1%。值得注意的是,今年AT&T資本開支占銷售額的比例創下5年新低,並沒有繼續擴張業務線 。

資金回流步伐放緩

美國商務部最近發布的數據顯示,第三季度美國企業共匯回927億美元,創年內新低。今年前兩個季度,共有2949億和1695億美元的海外資金回流。

與資金回流相比,更多的跨國美企傾向於繼續等待。今年1月底,蘋果公司表示,預計海外回流資金將需要交稅380億美元,意味著蘋果計劃匯回2450億美元的資金,相當於其在海外持有的所有現金。但截至目前,第一財經記者依然未從公開管道查閱到公司任何資金回流數據,另兩家擁有龐大海外資金的科技巨頭——微軟和Google在資金回流問題上也是態度模糊,通用電氣和波士頓科學等企業則明確表示沒有相關計劃。

除了海外資金回流步伐放緩,企業對這些資金的用途也並非如特朗普所願。美聯儲9月5日發表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美企海外回流的利潤主要用來分給股東(如股票回購),而不是投資於擴張或創新等方面。致同會計師事務所國際稅務高級經理佩里(Cory Perry)認為,由於不少國家有優惠政策和稅率,企業更希望繼續在海外擴張業務,所以將資金留在海外。

財政赤字快速擴張

哈佛大學經濟學家、歐巴馬政府時期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福爾曼(Jason Furman)指出,稅改和政府加大開支,對今年的就業和經濟增長起到了明顯的促進,但是這種效果是短暫的,代價是財政赤字的快速擴張。

全球最大對沖基金橋水的創始人達利歐(Ray Dalio)今年9月表示,不斷上升的利率及養老、醫療等公共開支迅速膨脹將對政府財政預算造成巨大壓力,「為了籌集足夠的資金,政府需要發行大量債券,但市場沒有能力完全消化這些國債,美聯儲將不得不通過發行貨幣來填補赤字漏洞(財政赤字貨幣化),這將重創美元價值,我覺得有可能會貶值30%,甚至爆發‘美元危機’。」

美國財政部13日發布的報告顯示,11月美國聯邦政府財政赤字達2049億美元,較去年同期增長48% 。2018財年美國聯邦政府財政赤字約7790億美元,已經創下2012年以來新高。根據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CBO)的測算,美國2019財年的預算赤字可能將超過1萬億美元。到 2028年,美國公共債務規模將增加到10萬億美元以上,其中稅改將貢獻1.9萬億美元。

此外,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公布的數據,2017年美國家庭收入中位數為61372美元,做到連續第三年增長,不過貧富差距正在進一步擴大,前5%的美國家庭收入去年增長3%,而最貧困的20%人口收入僅增長0.5%。今年這種情況可能進一步擴大,美國稅務和經濟政策研究所(ITEP)的報告顯示,考慮財產稅、遺產稅等項目調整,70%的個人稅收優惠進入了前20%的納稅人口袋中,其中納稅額最高的1%美國人(年收入超過73萬美元)將獨占稅收優惠總額的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