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這家供應鏈物流公司宣告破產!未能熬過這個寒冷的冬天

關注

曾經,它是物流行業內的佼佼者,多次登上中國外貿進出口百強榜,2016年被寧波東力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寧波東力)看中並花了21.6億收購。

2018年7月份,它一度被推到了風口浪尖,法人被抓、帳戶凍結、貨物被扣……深圳市年富供應鏈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年富公司)深陷合同詐騙案。

28日,寧波東力發布公告稱,年富公司正式宣告破產,未能熬過這個寒冷的冬天。聽到這一消息,業內人士都納悶,年富公司究竟怎麼了?怎麼走到了這個地步?

破產清算公告見文末

重磅!這傢供應鏈物流公司宣告破產!未能熬過這個寒冷的冬天

被醞釀已久的寧波東力並購

創立於1998年的寧波東力,主營裝備製造,在並購年富公司之前,公司主要產品為傳動設備和門控系統。2007年寧波東力在A股上市,2012~2015年,公司扣非淨利潤連虧4年,這可能也是公司籌劃收購的主要原因之一。寧波東力第一次看上李文國旗下的供應鏈企業是在2015年。寧波東力2015年12月17日發布重大資產重組停牌公告稱,擬以發行股份和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收購一家供應鏈服務商100%股權。最終,寧波東力於2016年5月18日披露停牌重組的這家供應鏈服務商為年富公司。

重磅!這傢供應鏈物流公司宣告破產!未能熬過這個寒冷的冬天

2016年6月30日,寧波東力發布收購預案修訂稿,擬以發行股份和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作價21.60億元,購買年富公司100%股權。

助寧波東力再創輝煌

彼時,寧波東力表示,機械工業行業發展趨緩,上市公司亟須新的盈利增長點,本次並購將推動上市公司轉型,做到雙主業發展,也契合上市公司發展戰略,快速做到外延式增長,提升上市公司盈利能力,為股東帶來投資回報。

重磅!這傢供應鏈物流公司宣告破產!未能熬過這個寒冷的冬天

年富公司於2017年8月並表後,為寧波東力2017年年報「增色」不少。寧波東力2017年年報披露,寧波東力2017年做到營業收入128.70億元,同比增長2399.84%。

其中,年富公司貢獻的淨利潤高達1.49億元,占公司合併報表的93.71%,成為寧波東力2017年利潤的主要貢獻方。

收購背後的隱患不容忽視

收購年富公司帶來了營收上的大幅增長,但收購背後的隱憂也不容忽視。

寧波東力披露的數據顯示,公司2017年供應鏈業務應收帳款期末餘額為37.81億元,占公司總資產的23.07%,公司針對供應鏈業務應收帳款計提壞帳準備4214.42萬元,整體計提比例為1.10%。2017年年報顯示,寧波東力應收款項期末較期初增加1402.20%,增加37.32億元,主要系增加子公司年富公司期末應收貨款37.35億元所致。

重磅!這傢供應鏈物流公司宣告破產!未能熬過這個寒冷的冬天

年富公司並表後,寧波東力的資產負債率也陡然上升。截至2017年6月30日,寧波東力的資產負債率僅為37.51%。2017年8月年富公司並表後,2017年三季度末,寧波東力負債率一舉提高到78.53%,2017年末進一步上升至79.12%。

寧波東力2018年一季報顯示,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淨額為負2.24億元,大幅減少主要系代理進口業務墊付貨款及稅款所致。而寧波東力的貨幣資金也從2017年末的42.90億元,減少至2018年一季度末的37.82億元。

法人李文國被抓,年富公司正式破產

跌宕起伏!2018年7月,寧波東力發布公告,公司於6月29日收到寧波市公安局出具的《立案告知書》,公司被合同詐騙一案,符合刑事立案標準,已對該案立案偵查,公司全資子公司年富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文國已被公安機關採取強制措施。

寧波東力將扣押年富公司深圳倉、香港倉貨物,扣押貨物主要為手機、主板、電子元件等,事件持續發酵,客戶上門「維權」、街道辦與民警現場維持秩序、員工黯然無措。在毫無風險預兆的情況下,年富的正常經營戛然而止。

重磅!這傢供應鏈物流公司宣告破產!未能熬過這個寒冷的冬天

據了解,年富公司今年下半年就已經在進行資產、業務、人員的安排及收尾工作。28日,寧波東力最新公告稱,法院裁定受理惠州埃富拓科技有限公司對年富公司的破產清算申請,年富公司正式宣告破產。

原因分析,業內反思

僅僅數年,年富公司從行業的佼佼者淪落到了破產的地步,這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呢?萬聯供應鏈金融研究院分析認為,年富事件並不是商業模式出了問題,主要是上市合作股東內部矛盾引發的悲劇。

有行業人士認為:這個不是供應鏈公司業務模式問題,而是上市前選擇了錯誤的合作夥伴。「找靠譜的人就是雙贏,找不靠譜的人就是雙輸。

更有行業人士對此說法表示讚同:年富公司成功」並購「上市本質上來說是好事,但是因為選擇了錯誤的合作夥伴走向了今天,供應鏈行業本質沒有錯,有需求就會有市場。「資本助推是博大的路徑,風控是企業經營的命脈。」

深圳市物流與供應鏈協會撰文認為,年富作為一家供應鏈服務企業,其商業模式、經營模式及風控管理不存在任何問題,走到今天純屬資本運作中大股東間對供應鏈服務及流程、風險的認識嚴重背離,亦或並購過程中失察失責。

年富公司事件發展至此,不禁令人唏噓。對此您是怎麼看的,歡迎留言分享觀點。

寧波東力股份有限公司關於收到法院受理深圳市年富供應鏈有限公司

破產清算事宜的公告

本公司及董事會全體成員保證信息披露的內容真實、準確、完整,沒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

2018年12月27日,寧波東力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公司」)收到子公司深圳市年富供應鏈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年富供應鏈」或「年富公司」)轉PO的民事裁定書。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法院」)出具的民事裁定書((2018)粵03破申352號)明確,法院裁定受理惠州埃富拓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埃富拓公司」)對年富供應鏈的破產清算申請。

一、法院裁定受理破產清算概述

1、破產清算申請簡述:埃富拓公司以年富供應鏈不能清償到期債務為由,向法院申請年富供應鏈破產清算。

2、裁定書主要內容:

企業法人不能清償到期債務,並且資不抵債或者明確缺乏清償能力的,債權人可以提出對該企業法人進行破產清算的申請。埃富拓公司主張其對年富公司享有到期債權,並提交《內貿合同》、《發票》及《出庫單》予以證明,年富公司對埃富拓公司的債權亦不持異議,因此,可以認定埃富拓公司系年富公司的債權人,具有申請年富公司破產清算的主體資格。

審計機構出具的專項審計報告載明,年富公司資不抵債;年富公司提交的資產狀況明細表、資產負債表等證據材料也顯示,該公司明顯缺乏清償能力。據此,法院認定年富公司具備破產原因,埃富拓公司的申請符合法定條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第二條、第七條第二款、第十條、《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一)》第四條的規定,裁定如下:受理申請人埃富拓公司對被申請人年富公司的破產清算申請。

二、法院指定管理人情況

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決定書((2018))粵03破390號)明確,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第十三條規定,指定深圳市正源清算事務有限公司擔任年富供應鏈管理人。

管理人應當勤勉盡責,忠實執行職務,履行《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規定的管理人的各項職責,向人民法院報告工作,並接受債權人會議和債權人委員會的監督。管理人職責如下:

(一)接管債務人的財產、印章和帳簿、文書等資料;(二)調查債務人財產狀況,提交財務狀況調查報告;(三)決定債務人的內部管理事務;(四)決定債務人的日常開支和其他必要開支;(五)在第一次債權人會議召開之前,決定繼續或者停止債務人的營業;(六)管理和處分債務人的財產;(七)代表債務人參加訴訟、仲裁或者其他法律程序;(八)提議召開債權人會議;(九)法院認為管理人應當履行的其他職責。

三、對公司的影響

公司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方式購買年富供應鏈100%股權,2017年8月,年富供應鏈並入公司合併報表。根據法院的裁定書,年富供應鏈已進入破產清算程序,由法院指定的管理人接管,公司不再控制年富供應鏈,根據企業會計準則規定,年富供應鏈不再納入本公司合併財務報表範圍。

截至2018年9月30日,與年富供應鏈有關的商譽17.17億元,公司已全額計提減值準備,年富供應鏈存在超額虧損7.24億元,超額虧損將在公司2018年度合併報表中予以轉回,與三季度報告相比增加合併報表利潤,具體財務數據以會計師事務所審計為準。

公司將根據後續進展情況及時履行信息披露義務。

四、備查文件

1、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民事裁定書》((2018)粵03破申352號)。

2、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決定書》((2018)粵03破390號)。

特此公告。

寧波東力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會

二0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本文由海運網綜合運去哪、寧波東力官網、萬聯網整理髮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