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頭的網路互助生意經

互聯網金融領域的模式創新,一直有各種擦邊球存在。

2018年4月發布的《關於規範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終結了這一現象。

對互聯網類金融業務創新來說,殺傷力最大的莫過於「未經批准不得從事金融業務,金融業務必須接受金融監管」原則。

但在一些尚且不能劃歸為金融創新的業務上,仍存在監管空缺,網路互助即是。

如果說P2P、眾籌等是「類金融」產業,網路互助則更像是類金融行業里的「類保險」。

兩年多以來,包括騰訊、螞蟻金服、滴滴金融等流量巨頭都在布局這一領域,但網路互助仍是一門無牌照經營、無專門監管政策的業態。

在新金融洛書看來,網路互助是類金融領域最後的「‘法’外之地」。

無序的服務費

1月2日,滴滴保險頻道上線了重大疾病網路互助產品「點滴相互」、大病籌款平台「點滴求助」。

這是繼騰訊、螞蟻金服之後,第三家互聯網巨頭上線網路互助產品。騰訊系的網路互助平台是2016年成立的「水滴互助」,螞蟻金服和信美相互則在2018年11月上線了相互保險產品「相互保」,後遭監管叫停,改制更章為網路互助產品「相互寶」。

在中國網路互助平台摸索了近8年之後,流量巨頭伺機入場,成為收割者。積極一面的可能是,大公司的加入有望加速市場的演變。

和P2P網貸一樣,網路互助也是P2P技術的受益者,它幾乎和P2P網貸同一時間起來。2017年的持牌化管理未實行之前,網路互助平台運用P2P技術推行社員互保互助的模式已摸爬滾打了多年,包括最早成立於2011年的抗癌公社(後改名康愛公社)、上市保險公司(泛華金融控股集團旗下深圳點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發起的e互助。

在「點滴互助」和「相互寶」上線前,它們的前輩們在監管溝通、產品設計、社群經營上,已做了初期的摸索。

網路互助平台盡管開創了諸多商業模式,但也有著非保險公司、無牌經營的尷尬特點,如自律性要求高、管理扁平、非兜底制等。

服務費是互助平台基本盈利手段之一,在這一點上,各家平台收取模式一致,但標準不盡相同,點滴互助收取互助總金額的6%,相互寶為當期互助總額的8%,水滴互助是當期互助總額的10%。

巨頭的網絡互助生意經

表:各家網路互助產品服務費標準;新金融洛書根據公開資料整理

服務費收取,是一門生意,有的高達10%,如水滴互助,有的低至1%,如康愛公社。

新金融洛書算過一筆帳,各家互助平台一般情況下資助金額為30萬,各家手續費也是固定的,這二者前提下,意味著互助平台成員患病率越高,互助次數越高,收取的服務費就越多。

最新數據統計的2013年中國癌症發病率為186/10萬人,如果忽略其他因素,1000萬用戶的平台,一年內可能產生病患18600人(實際患病率可能小於這一數據),按照每人籌集金額30萬元、10%服務費計算,產生的服務費可能在5.58億元左右。

這些數據僅有一定的參考意義,實際偏差可能巨大。

服務費的實際情況,可以從成立8年的康愛公社中窺知一二。康愛公社患病獲資助人數905人,總籌款為8935萬元,康愛公社收取服務費比率是1%,2018年服務費在89.35萬元左右(實際可能要有偏差),如果以康愛公社2018年社員的中位數165萬人計算,患病率約每54.9/10萬人。

流量這門生意

在中國,網路互助仍是一種無門檻的「類保險」創業,並且有著很強獲客屬性。

到1月3日,螞蟻金服相互寶用戶已經達到1940萬,水滴互助用戶超過6000萬,點滴互助上線也已經達到4.4萬人。

對螞蟻金服來說,泛線上流量已經見頂,相互寶用戶的巨大價值在於用戶對保險的潛在需求,和行為數據的巨大挖掘價值。

對4.5億用戶(2017年底數據)的滴滴來說,它的用戶增長還有很大空間,網路互助可以作為滴滴出行的獲客工具,也是滴滴保險產品潛在間接獲客工具。

對於一個有志於做保險的公司來說,網路互助用戶是最好的「曲線救國」方式,是非常有效的間接獲客方式。

實際上,網路互助的用戶,對保險公司而言,是一個待挖掘的數據金礦。

2018年10月,相互保上線發布會上,螞蟻金服保險事業群負責人尹銘曾表示,「未來保險一定來自於它背後用技術、數據支持的費率市場化。未來壽險業,是隨著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對於健康管理的需求而獲得的保險體驗。」

通過互聯網技術與設備,流量巨頭正在連接更多的潛在保險對象。網路互助社群和相互保險所擁有的巨大客群,正是未來這一場景的切入口。

可能這個服務不是保險服務,而是健康的服務。

以此看來,網路互助只是一個開始,巨頭所打的主意,終究是保險和健康管理。

新金融洛書 | 未央網

閱讀原文請點擊:​https://www.weiyangx.com/316155.html

∞未央網由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互聯網金融實驗室創辦

∞訂閱微信公眾號:未央網weiyangx(ID:iweiyang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