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已經悄然轉向 這下股市底部更加明確

作者:齊俊傑看財經

昨天,在2019年的中國資本市場論壇上,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發表演講,透漏了幾個重要的政策信號。

首先,方星海認為,新股上市首日有44%的漲停板限制,價格漲了44%,沒有交易量,這樣的價格是虛幻的、不準確的。「人為限制導致價格不合理,而且前幾天都沒有交易量,非常不合理。」於是他建議,要通過合理定價促進交易活躍,加強市場韌性。「資本市場無論是期貨還是現貨,做多、做空雙方都要給予充分的手段,足夠的依據,價格不是監管部門說的,一定要有各種手段工具,讓市場充分博弈,這樣定下來的價格才合理。」方星海說,當前各種工具都較少,證監會需抓緊出台交易雙方都可使用的工具。

新股上市首日漲停,這個事我們已經執行了將近7年,這客觀上造成了新股不敗神話的延續,如果從交易制度上進行改革,新股不敗的神話可能被打破。現在之所以新股熱,就是有漲停板,大家認為第一天沒漲完,第二天肯定接著漲,所以第一天敢於追進去,而且越是漲停,買不到,大家就越是想買,而如果不設漲停板,可能會上市首日出現大漲,並伴隨巨量換手,由於我們是T+1的交易制度,如果新股首日交易,價格一步到位,那麼第二天開始下跌,也就意味著第一天追進去的投資者,將徹底被套。到時候新股熱將有所收斂。

其實順著這個思路,老齊也認為,除了新股之外,其他個股的漲跌停板也應該取消,事實證明,漲跌停板的限制也同樣影響了價格的形成,也並沒有讓市場的波動減緩,A股是唯一有漲跌停板的市場,而A股的波動率要遠超其他的成熟市場。所以顯然這個東西沒起到預想的效果,反而是資金炒作的保護傘,有漲跌停板的限制,一些資金才敢於炒作一些垃圾,因為散戶敢跟,如果真像美國香港市場那樣,某家公司一天動輒跌去80%,那麼散戶的投機行為成本將大幅提高,到時候大家就不敢去投資亂七八糟的垃圾股了,而是轉向通過機構和基金進入市場,這樣反而會讓市場逐漸變得有效。

這條意見表明,管理層認為市場的活躍度不夠,希望通過制度改革增加市場的活躍度,而市場活躍度高的時候,股市通常是上漲的,所以我們可以理解為,增加市場活躍度的過程,就是提振市場的過程。

其次,方星海解釋,什麼叫做資本市場在金融運行中具有牽一發而動全身作用,宏觀角度儲蓄率高過40%,需要通過資本市場,引導儲蓄進入投資領域,如果資本市場沒起到作用,那麼儲蓄只能通過銀行往外放貸,這樣就又回到了加杠桿的老路上。而從微觀層面,收入已經具有很大的不確定性,技術發展也越來越從下而上產生,所以需要民間投資的推動,這個需要股權投資,而不能是債務投資。老齊給您翻譯下,就是說要想根本性去杠桿,就得把債務變成股權,債務是要還的,而股權投資是不用還的,所以這就降低了金融體系風險。而科技創新也是需要民間的投資力量推動,銀行貸款是不可能支持創新的。

那麼怎麼才能用股權替代債務呢?發展資本市場是唯一的辦法,不激活股市,不製造賺錢效應,儲蓄是不可能搬家的,所以一個穩定的健康的,甚至是慢牛的資本市場是對經濟至關重要的。也是解決現在一切經濟困局的唯一方法和唯一出路。很顯然管理層已經明白了這一點。

第三,方星海昨天明確表示,中國股市低估了,中國經濟中長期是看好的,不應該在這樣一個估值水平。他說2018年的奇葩現象就在於,國內投資者不敢買,但國際投資者在拼命的買中國股票,他說原因可能是國內機構和個人,年底都要算收益,而國際投資者一般投資期限都是3-5年,所以這就是人家敢買,我們不敢買的原因。他分管國際業務,會盡更大努力繼續大量的引進國際中長期資金進入中國的股市。

綜合這三點來看,可見管理層對於目前的市場估值並不認可,也在想辦法做強股市,推動慢牛,甚至已經考慮一些制度上的變革。這對於資本市場來說,才是實質性的利好。而作為普通的投資者,我們只需要知道3點就夠了,第一現在夠低了。第二未來一定會漲起來的,第三,提升資本市場才是解決經濟問題的唯一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