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派,就是一個笑話

酷派,就是一個笑話

作者|葉二 來源|藍媒匯

可能蔣超自己都沒能想到,自己連續奔波在矽谷以及拉斯維加斯,完成酷派於CES 2019的開展活動後,便收到了酷派集團的董事會決議,他被罷免了。

酷派,就是一個笑話

1月13日,酷派集團發布公告,稱公司已於2019年1月11日召開董事會會議。出席董事會會議的董事審議並通過決議:罷免蔣超於公司及其附屬公司的所有職務,包括但不限於彼於公司擔任執行董事、副主席、行政總裁及所有董事委員會角色職務。終止所有相關服務合約及雇傭合約。

酷派,就是一個笑話

蔣超朋友圈,來源:第一財經

而在此董事會會議召開的同天,蔣超還在個人朋友圈為酷派的產品站台宣傳,稱酷派Dyno兒童手表拿下CES最佳設計獎。

且數天前,蔣超還以集團CEO的身份向公司內部員工發表元旦致辭:面對不可預知的未來,我們只能以顫栗之心,勇敢面對2019年。

一切突如其來。

蔣超是酷派的老臣了。

公開資料顯示,蔣超於2002年加入酷派,此前是酷派的財務總監兼副總裁,主要負責酷派的財政及行政事宜。

2015年,酷派和360公司成立合資公司奇酷運作手機業務,同年6月,酷派大股東郭德英又把部分股權出售給樂視,讓樂視變成了酷派的二股東,還間接成為酷派與360合資公司奇酷的股東,此舉直接引發周鴻禕強烈反彈,後者隨即在朋友圈抗議,「誰在我背後捅刀子試圖Screw我,我的原則是一定Fuck回去」,配圖為一堆子彈。

酷派,就是一個笑話

周鴻禕(左)、蔣超(右)

面對周鴻禕的開炮,是蔣超站出來,與攻擊力強大無比的周鴻禕正面硬剛,甚至飚出了髒話,諷刺周鴻禕是「充滿仇恨的畜生」,並號召6000多名員工「不要畏懼邪惡的力量」,與周鴻禕死扛到底。

在周鴻禕與蔣超隔空進行了幾輪大戰後,最終以雙方握手言和,酷派讓出奇酷的控股權,劃上終點。

再到2017年8月,代表樂視系的劉江峰辭任酷派CEO,蔣超成為新的CEO人選。

當時的酷派已經步入了下坡路,2017年在被樂視接管後,不僅得不到樂視的支撐,反而因為樂視欠款的原因連累自己被銀行取消了授信。隨著劉江峰的去職,業內普遍認為,等待接任者蔣超的是一盤亟待收拾的落魄殘局。

不過彼時的蔣超,倒是充滿信心。

酷派,就是一個笑話

他發表微博稱,「這世界本沒有救世主,能發揚酷派精神的只有我們這些不離不棄的員工」。

據鳳凰網科技報導稱,其擔任酷派CEO以來,對酷派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首先就是陸續關閉在中國的業務,只保留了核心的研發團隊,並將在印度和中國台北開展一部分研發業務。蔣超還重組了美國團隊,目前美國團隊的管理層來自阿爾卡特和三星美國,銷售額已經占到了酷派的90%。

看上去臨危受命的蔣超,這個對酷派不離不棄的老員工,正帶領著酷派完成重組以及轉型等工作。在今年那份元旦致辭中,蔣超稱2018年酷派的整體業務達到預期目標。

蔣超對酷派不離不棄,但可惜,酷派對他沒有生死相依。否則也不會有此罷免。

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蔣超突然就被酷派給「掃地出門」了。業內有聲音認為,這或跟蔣超在CES 2019活動中在面對外界的採訪發言有關。

據鳳凰網科技報導稱,蔣超認為,相比較於美國的成熟市場,中國國內市場的價格競爭、頂層固化已經讓諸如酷派及其他小型廠商難以存活。

「沒有利潤,就沒辦法養活團隊。國內基本都活不下去了,幾年內我們是不會考慮了,堅持紮根美國。」

酷派,就是一個笑話

蔣超還透露,酷派不僅僅做到了團隊的美國本土化,還準備讓美國基金進來,和管理團隊的總持股比例超過51%以做到絕對控股,成為一家真正的美國化的公司,也是為了規避其他的風險。

此外蔣超在談及拖欠酷派錢款的錘子科技時,表現的很是強硬。

蔣超認為,如果像錘子這種公司都可以做手機,就已經是這個行業的悲哀了,不管從技術能力還是公司的儲備,它完全不是一個做手機的公司。

蔣超一手主導酷派紮根美國市場,或許對酷派來說,會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但在這背後也折射出一個極其尷尬的事實,曾經的「中華酷聯」之一酷派,也已經在國內沒有立足之地了。

也是在蔣超的帶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