鈕文新:A股悲催孕育經濟風險

中國經濟周刊微信號:ChinaEconomicWeekly

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經濟網 www.ceweekly.cn


文| CCTV證券資訊頻道總編輯 鈕文新

責編:趙澤

(本文刊發於《中國經濟周刊》2017年第19期)

股市持續下跌有誰說句話嗎?有誰告訴監管層,股市這樣的跌法會孕育更大的金融風險?很不幸,沒有人為此說話。縱觀當下媒體及財經人士的言論,最客觀的說法也不過是:金融去杠桿了,投資者要當心吶。多年來,無數的金融研討會上,大經濟學家、大金融專家談到金融就是貨幣、外匯、銀行、創新、衍生,根本不提股市,甚至誰提股市,往往會招致不屑。

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現象?因為不少金融學家、經濟學家認為,股市不過是操作問題,不是高端主流的學問。從實際監管看也是這樣,大多數情況下,央行的注意力集中在與銀行和債務相關的事情上,而保險和股市容易被忽視。這一點,從央行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可見一斑,他們經常說「銀行系統流動性足夠」,至於其他金融市場的流動性夠不夠,則很少提及。

在「三會」當中,公眾關注最多的是證監會,但實際上銀監會才是市場的「牛鼻子」,因為銀監會的一舉一動會在更大範圍影響市場流動性。證監會備受關注,是因為股市、債市牽動億萬人心,殊不知,除了監管以外,證監會對股票市場走勢無能為力。資本市場走勢更多要看央行和銀監會的「臉色」。現在不就是這樣嗎?央行拉高貨幣市場利率,銀監會整治借貸市場的杠桿問題,股市立即晴轉陰,而且18天吞掉7個月的漲幅。

這樣的中國股市不悲催嗎?更重要的是,股市的悲催顯露出「中國金融觀」跑偏了。當世界各主要經濟體吸取金融危機的教訓而努力推升實體經濟地位,並努力聚攏實業資本、股權資本的時候,中國的資本市場萎縮,一定程度上意味著實體經濟得不到股權資本的支撐,以至於實體企業杠桿率不斷攀升而給中國經濟帶來巨大風險。的確,中國證監會可以「建立多層次資本市場」,但建了市場卻沒有流動性,證監會解決得了這個關乎市場成敗的問題嗎?證監會有能力讓金融市場更加穩定、更多地生成資本嗎?顯然不能。

毫無疑問,目前國內企業的融資成本還在上升。我們看到的事實是:商業銀行已經守不住原有存款利率,開始逐漸調高;年初到現在,近2000億元企業債發行告吹,而不得不發的企業債成本已經高達8%以上(票面利率+承銷費);股票市場快速下跌,公司股票發行必定受到制約。還有銀行中長期貸款,又少又貴不說,一旦被迫增加,商業銀行負債和資產期限錯配必定有增無減,杠桿率進一步上升。

為什麼會這樣?很簡單,出牌順序不合理。對去杠桿而言,首先應通過抑制貨幣投機,關閉貨幣投機通道,促使更多金融資源進入資本市場。其次是股市上升,加大股權融資力度,加大對傳統產業兼並重組的支撐力度,並在此過程中通過股權融資降低企業杠桿率,同時地方政府加快優質資產貨幣化,降低地方政府負債率。最終,企業杠桿率降低,地方政府負債率降低,一大部分金融風險獲得釋放,這才是逐漸消除金融杠桿的正確邏輯。

但現在反了。去杠桿從金融端發起,而且是在流動性趨緊的環境中發力,其結果可想而知。

2017年第19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