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前財政部長:能源轉型的最好方法是通過市場機制調整供應

如果碳排放對一項經濟活動而言成本過高,那麼企業就會放棄這項活動。理論分析總是比實操簡單得多。誠然,更高、可預測的碳價格是對抗氣候變化的最有效手段,但是從短期市場反饋來看,碳價格的上漲引發了可行性和競爭力問題。如果碳價格上漲幅度過大,那麼某些能源的生產成本就會大大增加,導致能源短缺,公司倒閉。這就是有些人支持政府出台可預測的過渡性措施的原因,比如在通脹率的基礎上疊加給定的逐年增長的百分比,這樣經濟結構就能夠順利適應能源的轉變。事實上,採取這樣的手段也是必然。因此,碳價格是一種激勵信號。IMI國際委員、IFF副主席、歐洲50國集團主席、法國前財政部長埃德蒙·阿爾方戴利在國際金融論壇的演講中指出,能源轉型的最好方法是通過市場機制調整供應。

文章來源:國際金融論壇( ID:IFFweixin)

以下為演講全文:

2018年10月中國官方發布的一份詳實的公開文件,描繪了「中國能源轉型的新時代」。《中國可再生能源展望2018》(CREO2018)以「十九大」的戰略思想為指導,詳盡地記錄了「十三五」發展指導方針的落實情況。這份文件所記載的初步觀察鞭辟入里,並且提出了有效可行的建議。該文件首先強調,「人類引發的氣候變化是人類面臨的最嚴峻挑戰之一,其對社會的可持續發展構成巨大風險」。

這些挑戰的艱巨性相當於要保護地球上的所有生命,而且全球排放的問題也會帶來不同尋常的政治風險,其中包括大規模移民。

該報告也強調,「能源行業所排放的二氧化碳是溫室氣體的最大來源,因此減少能源系統的二氧化碳排放是建設生態文明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

這份報告對2050年的前景提出了兩種設想。其一是「國家政策方案」,該方案假定有關能源行業的現行國家政策得到充分和有力的執行,其二是「低於2℃倡議」,有助於進一步減少二氧化碳排放。

這兩種方案有著共通之處。首先,能源轉型的成功必然會進入工業領域,因為在中國,工業是能源的主要消費群體;其次,隨著時間的推移,化石燃料的份額會逐漸減少,煤炭的使用量會大幅下降,而風能和太陽能等可再生能源將占據主導地位;第三,我們不應該害怕這種能源轉變對經濟增長速度和失業的影響,因為發展可再生能源,滿足新的清潔能源用戶的需求,都將促進經濟活動,抵消化石能源的減少帶來的負面影響。

對世界上所有必須應對能源轉型的國家,這三點都很有指導意義,該文件就能源轉型所提出的建議也具有普適性。首先,要把嚴格控制煤炭的使用作為重中之重;第二,在未來十年里,將可再生能源,即風能和太陽能的使用提高到一個新的水平;第三,短期內也提高二氧化碳排放成本。「制定合理的煤炭價格將有助於在化石燃料電力和可再生能源之間創造更公平的競爭環境,我們應該制定進一步的措施,包括碳市場內的底價。此外,碳定價和碳市場必須將電力部門以外的其他部門納入其中」。

根據最後一項建議,碳定價應作為對抗全球變暖的一種手段。相比其他限制碳排放的措施,碳定價有其優越性。在闡述原因之前,先做兩點說明。

首先,我們要擺正自己的目標。正確的目標不是降低所有能源消耗,而是降低會造成二氧化碳排放的能源消耗。應對氣候變化,我們決不能,也不需要使用馬爾薩斯的經濟政策,這將降低生活水平,造成大規模失業。地球上的人口增長仍將集中於新興市場國家,需要滿足當地人民巨大的能源需求。化石燃料能源的減少不應與能源需求混淆。

第二點,世界各國政府青睞於通過行政措施、禁令、財政激勵、公共開支來減少碳排放。這樣的措施有其存在的合理性,比如,中國關閉污染最嚴重的燃煤發電廠,德國讓消費者支付的關稅,或者像法國那樣,給家庭補貼以減少他們對化石燃料能源的依賴,必然有利於可再生能源的推廣。

這些做法誠然帶來了積極的影響,但也增加了成本,而且對全球福利方面的貢獻非常有限。因此,能源轉型的最好方法是通過市場機制調整供應。通過調控煤炭市場,就可以將所有碳排放納入管控範圍。我們確信,無論競爭環境如何,所有煤炭的使用都是污染的根源。

為了建立市場,為了減少碳排放,我們必須引入可交易的排放許可。如果能夠建立這樣的市場,就可以控制排放量,根據當地情況進行碳定價;也可反之,先確定碳價格,再根據市場需求控制碳排放量。

這兩種做法都有國家採用。英國政府當局確定了碳價格;而在歐盟和中國,我們都建立了本土碳排放交易系統,旨在控制碳排放量。我們的方法比英國的方法效率低得多。為什麼?雖然我們控制了數量,但還是無法控制價格,這樣一來我們就沒辦法及時接收碳價格波動的信號,而價格波動與排放量息息相關。

歐盟在20世紀90年代中期引入ETS(碳排放交易系統)時,碳價格是每噸30歐元;但是在金融危機之後,碳價格跌至每噸3歐元,並持續了大約十年。2013年,碳價格回升至每噸25歐元,現在又在下降,大約每噸18歐元。

必須強調,明確的、可預測的、不斷上漲的碳價格可以推動生產商和消費者做出改變,從高度碳密集型產品轉向低碳甚至無碳產品的生產及消費。

從常識判斷,碳價格的上漲會使高碳排放的活動成本增加,這就會引發經濟學家所謂的替代效應,那就是最終減少碳排放的能源,擺脫碳排放。因此,全球變暖的問題,可以用碳價格來衡量。

如果碳排放對一項經濟活動而言成本過高,那麼企業就會放棄這項活動。理論分析總是比實操簡單得多。誠然,更高、可預測的碳價格是對抗氣候變化的最有效手段,但是從短期市場反饋來看,碳價格的上漲引發了可行性和競爭力問題。

如果碳價格上漲幅度過大,那麼某些能源的生產成本就會大大增加,導致能源短缺,公司倒閉。

這就是有些人支持政府出台可預測的過渡性措施的原因,比如在通脹率的基礎上疊加給定的逐年增長的百分比,這樣經濟結構就能夠順利適應能源的轉變。事實上,採取這樣的手段也是必然。因此,碳價格是一種激勵信號,也使大家覺得走上正確道路並沒有那麼痛苦。

不過,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也會遇到一些阻力。為了克服這些阻力,並鼓勵歐盟適應基於碳價格的體系,我自己在歐洲就發起了一個由來自不同地區的高級人員組成的工作小組。

中國也在考慮引入這樣一種機制來輔助其它已經採取的行動。這樣就能給所有國家,就解決碳排放及競爭風險提供更多的靈感和方法。目前在國際金融論壇(IFF)的支持下,我正計劃在中國召開中歐主管人聯合會議,就碳定價交換意見。

通過推動這次會議,我們將表明,歐洲願意同中國一道,以決心和效率共同應對人類面臨的這一重大挑戰。

編輯 龐崢琦 甄瑩瑩

來源 國際金融論壇

監制 朱霜霜

關於我們

聯繫方式:

We only share the most valuable financial insi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