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莊家彌留之際良心發現全坦白:「我是這樣做莊的」!

在股市上,莊家或主力資金就像賣辣椒的老婦一樣,再不好也能賣出。他們會根據市場變化、投資者的心態、國家政策變化,把幾千支不同的股票分出不同類別

並賦之予相應題材,人人稱絕,致使每次均有股民踴躍購買。如一種分類後購買周期結束,又會出現另一種分類擺在股民眼前,始終會有人根據自己的偏好選擇、追

逐。如小盤股與大盤股之分類;低價股與高價股之分類;創業板與主板之分類;央企背景與民營企業之分類;預盈預增與預虧預減之分類,等等。這就是為什麼我們

提倡選擇股票必須先選擇即將成為熱點的板塊,只有選準這個板塊,才是股民資金關注的對象,也只有資金大量湧入,此時這個板塊的股票價格才有可能節節升高,

你購買的股票市值才可以大幅攀升。不同時期肯定有一個強勢的板塊勝出,而此板塊的勝出又是彼板塊退潮的開始。正由於人類具有極強的抽象思維,所以股民才更

願意追逐標新立異的板塊。

自古兵家講究兵不厭詐,同樣莊家也講究謀略,三十六計更是莊家常用的計謀。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莊家與散戶之間的戰爭是智慧與計謀的較量。莊家往往運籌帷幄,通過信息戰、心理戰等戰術發起對散戶的進攻,以奪取戰役的勝利。具體說來,莊家的操盤謀略主要有以下這種:

反其道而行

莊家最擅長的是反向操作,巧妙利用散戶的從眾心理,往往屢戰屢勝。

股票市場的定律是一贏兩平七虧,意思是70%以上的人都會虧損。那散戶如何才能站到贏利的10%人的群體中?我認為,機構為了賺散戶錢,不斷的在研究散戶心理和行為學,我們散戶不妨反過來,把自己當成機構投資者,也來研究一下機構的心理和行為學,這樣才能在這個充滿陷阱、欺詐、騙術和謠言四起的市場里立於不敗之地。

如果我是機構投資者,要想做一支股票,我認為我先要找到一支大小合適,前景無需多麼優秀,但幾年之內絕對不會倒閉的那一種。然後我去拜會該公司主管,告訴他我想投資他那支股票,請他們配合。

如何配合呢?就是在我吸酬時,在公報時盡量將業績放平,或者適當隱藏利潤,這一點公司很容易做到,只要對報表進行適當調整就行了,例如,將某些損益一個季度提完,使其報表看上去虧損;或者將後面數年的費用半年攤完,這都使得當期報表非常難看。

在這之前,我肯定是要進一些籌碼的,這些籌碼主要用來砸盤的。怎麼收集這些砸盤的籌碼?我不會每天慢慢去收集,因為這樣會使股票天天上漲,反而難以收到足夠的籌碼,還容易被散戶搶酬,並使技術指標形成向上趨勢,更使自己收集成本提高。

我會在某一天用大漲的辦法來收集,當連跌數天後,散戶都悲觀失望,猛然一個大漲,套牢的看到了希望,不會拋出;而短線獲利的,可能就交槍了,其實,在這個價位我只是要砸盤的籌碼,不需要收集很多,因此用猛然大漲的辦法就很容易達到目的。

第二天來個低開。為什麼要低開而不高開,因為我昨天收集的籌碼並不準備獲利,而且要讓昨天追風進去的短線籌碼幫我砸盤,如果高開,很容易讓短線籌碼獲利,他們就會在下跌途中有更多的資金來跟我搶酬,所以一定要低開,消耗這些短線資金。在這個下跌途中,我將逐步用單托底,因為我要形成自己的底倉。

經過幾天的連續下跌,有些割肉的籌碼就會回補自己的倉位,這時候我不能讓他們回補,我必須迅速的吃上去讓他們追風,當形成追風盤時,我將在底部的部分籌碼高拋,一是為了降低成本,二是騰出資金,然後再迅速的砸下去。

同樣的,我會邊托邊砸,這樣一來我就會得到更多價格更低的籌碼。

當跌到很低位時,基本上就沒人和我搶籌碼了,因為在這個下跌途中,我通過不斷的高拋低吸,不斷的大幅度振蕩,將大部分抄底的,搶反彈的都套在下跌途中,或者將他們虧損怠盡,使其不敢在來涉足這個股票,這時候我的目的就達到了。

而公司的配合在這時就非常關鍵,長時間的業績沒有任何起色,使大部分散戶因懷疑其會不會ST,到恐懼驚慌,高位籌碼就會不斷的掉落,我就可以在底部橫盤當中不斷的高拋低吸來收集籌碼,這個可能需要較長時間,關鍵看頂部籌碼掉落程度而定,如果高位籌碼長時間的不松動,那我就不會去拉這只股票。

當籌碼收集足夠多時,公司的業績也會轉好了,因為在我收集籌碼當中,公司將後面幾年能想的出來的損益,或者費用都在那一年半載中攤完了,後面的報表當然好看。這時候我拉起來毫不費力,也無需多大成本。當這個市場里其他人看到這個股原來這麼優秀,必然跟風者眾,我就在這這當中逐步減倉。

公司能如此配合,那他能得到什麼好處?其實很簡單,我將股票拉到高位,他們也能賣個好價錢;在低位時,他們同樣可以購入自己的股票,還能掙得名聲,這樣一來收益會相當可觀,何樂而不為?

這當然要和大盤走勢相同,在這中間,散戶該知道怎麼辦了吧。

當然,如果我做莊,還必需考慮很多問題:

第一是證監會的監控,他們雖然老虎不敢碰,或者就是為虎作猖,但捏死個把蒼蠅還是不成問題的,所以,操控股票不能讓他們抓住把柄,這時候就要考慮多戶頭,或者拉幾個私募大戶集體作戰。

第二要考慮產業資本的問題,如果我們拉的時候,他們看到利潤可觀,結果大量拋出籌碼,那我們就慘了,必然會虧本出局,在做之前就必需先和他們溝通好,而且還要了解他們手上的流通盤是多少,拋售意向如何,這就是大小非問題。

第三個要考慮的是老莊,如果這個股沒有被老莊放棄,那我是盡量不會去碰的,因為一但被老莊反做,那你死得就慘了,就像中國聯通套遊資一樣,那死得是非常慘的,所以,選股非常重要。

第四個就是大盤狀況,跟風的多不多,社會上的存量資金足不足,就像現在這樣,大部分散戶或者大戶都被大宰一刀,這時候就不適宜做股票,你拉人家賣,結果把自己套在里面.那現在最適宜的就是砸股票。一般人都有個心態,20元買的股,跌到15元不賣,跌到10元不賣,跌到5元仍然沒多少會人賣,但是你要跌到2元再拉回4元,不少人一看翻倍基本上都會割肉的,特別是長時間的向下或者橫盤。

如果這些問題都解決了,砸盤就要開始。砸多少為適宜?根據大盤狀況,每天操盤必需跟著大盤走,當大盤大跌時,你必需深砸下去,這時候成本很低,只要用少量籌碼將關鍵點位砸開即可,會有止損盤幫你接著砸下去。但是尾盤必需進一些籌碼,防止第二天大盤走低或者走高,有一定量籌碼就好靈活掌握,也就是說,要在操盤時盯著指標股。

為什麼要盯著指標股去做?關鍵就在於成本,隨著大盤波動,你的成本最低,指標股跌時,你也跌,所用砸盤籌碼量最少,因為沒有多少人敢買,可以深砸。當大盤漲時你去拉,同樣無須買多少,只要將關鍵點位的籌碼買掉即可,有人會將股價推上去,到一定高點,你還可以將低位進的籌碼出掉一些,這樣可以騰出一點資金做一點差價。

所以,我們看到的股市局面就是要漲一起漲,要跌大家都去跌。

在股市中的人分好幾種,趨勢投資者,套牢後不理不睬者,技術派,基本面派,長線客,短線炒家等等。

我要在這個股票里做莊,這些人我都要面對,盡量的讓他們在我控制的這個股票里少賺或者割肉而去,這時候我就要用很多辦法來對付,因為他們賺多了,意味著我就賺少了,他們不割肉,我就賺不到錢。

對趨勢投資者,我沒什麼好辦法,只能將他們看做鎖倉的一員;但對其他人,我平時的吃喝玩樂就全靠他們了。

我一般最喜歡套牢後不理不睬的,這些人把錢交給我後幫我鎖定了大部分籌碼,使我在底位有充足的資金縱橫馳騁。

基本面派也是我喜歡的第二位,因為當我將股價拉高後他們基本就接手了,企業的基本面在我拉高股價後變得非常亮麗,他們就會來接盤;等他們接完後公司基本面就發生改變,他們在低位就將籌碼再還給我。

技術派一般短線較多,喜歡做波段,這里的人有自認為技術高明的,什麼KDJ金叉、死叉,什麼MACD、CR、量價關係,什麼費波納奇黃金分割位,什麼艾略特的波浪理論,還有江恩曲線等等,等等,但我做股票一般不看這個,我一般只盯著今天我下多少單,在某些價位進來多少單,大一些的戶頭在什麼價位進出。這個對我來說非常關鍵,因為這決定了第二天該如何操作,有時候需要對他們安撫,讓他們幫忙將股票在手上多留幾天,以使活動籌碼減少。

但有時候就必須讓他們出局,特別是短線客,當今天發現短線遊資進來多了,第二天不管怎樣都要將他們殺出局,哪怕逆大盤而動。

回過頭來看,呵呵,真搞笑,K線走的還真符合某些技術指標特點。偶然乎,必然乎。

這里解釋一下我為什麼要猛殺遊資。

其實這關乎自己的短期收益,因為短線客和遊資的錢最好賺,他們持籌碼的時間短,可以使我非常短的時間里獲利。

例如套牢盤,你只能一次性的賺他一下,他然後就不動了,你就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這中間有時候長達幾年,在這幾年里我可是要吃要喝的;基本面派也使我獲利不多,因為他們的利潤我還要和公司均分。

但短線客和遊資就不同了,我在一個波段中就可以獲利豐厚。

那怎麼做呢?

第一是是逐步拉升,這時候技術指標就開始走好,技術派的人一看技術指標,一般都容易被誘惑進來,這中間我就邊拉邊賣,需要控制的就是在頂背離之前將籌碼交他們手中,使他們看上去技術指標仍然沒有到頂,股價還可以漲得更高。

這時候第二天來個沖高回落,然後第三天猛然下跌,他們基本上就開始交槍了,不用我來,股價就下去了,這中間自然我設定好價位來撿果實,對遊資更是這樣,上半段我來拉,遊資一看股價看漲,立即蜂擁而來,那下半段我就將部分籌碼交給他們。

第二天我來個低開低走,遊資一看勢頭不對,立即出逃,這時候我就要看出逃數量,並計算自己的成果,如果出逃數量足夠多,那我下午就拉起,因為大部分短線客都走了,我就不需要支付多少利潤出去,很容易將股價拉起來,而我在這兩天來回的差價最少是賺交易額的3%左右。

但發現沒有走多少時那我就繼續向下做。

1.見利好出貨

戶在投資時考慮最多的原則是安全性,莊家若能抓住散戶的這一普遍心理,就比較容易獲利。莊家常常會借利好消息、投資價值分析報告、股評家的推薦等使散戶保

持較強的持股信心,當散戶死守籌碼不放時,莊家早已做好出貨的準備。散戶常會碰到這類情況,每逢中報或年報之時,有些上市公司財務報表較好,業績突出,但

在報表公布後,股價出現高開低走的現象,放量下跌。

出現這種局面有兩種情況:一是莊家提前得知消息,在消息公布前就已將股價炒高,而在消息

公布時大量出貨;二是股票經過送股除權,價格下降了許多,但實際價位仍較高,不熟悉的散戶易產生價位錯覺,以為莊家採取除權後拉高出貨的手法,莊家利用散

戶這一心理,反其道而行,以「平價」出貨,甚至向下打壓出貨,誘使散戶炒底,結果越炒越低。

2.眾人皆醉而莊獨醒

莊家常常喜

歡獨辟蹊徑,炒作冷門股,這是為什呢?原來正因為冷,問津者少,利於莊家在底部吸籌,利於莊家造題材,將股票炒熱。當投資者均不看好羅頓旅業時,莊家將其

由7.5元炒至19.78元,當投資者對阿城鋼鐵不屑一顧時,莊家將其由4元漲到40元。當投資者普遍認為某只股票要漲時,它卻偏偏大跌,「大智若愚」就

是莊家的高明之處。

3.最危險的地方通常是最安全的地方

當市場出沖出一匹黑馬時,許多投資者總是後悔自己沒有把握良機。試

問,當ST吉諾爾連續出現6個漲停板時,你敢大膽參與嗎?當ST通機從三四元錢幾天內漲到八九元時,你又敢買進嗎?如果你敢冒險,成功的機會就比較大,很

少有人相信不值一文的ST股會以如此快的速度上漲。投資者越膽小,莊家就越猖狂,將最危險的地方變成最安全的地方。散戶要想發現這類黑馬,就必須通過周K

線圖、月K線圖尋覓莊家的身影,這類股票一般走勢舒展流暢,陰少陽多,或出現小陽小陰的平滑曲線。

4.與媒體唱反調

當媒體爭相盛讚某只股票時,該股的股價往往不如人意,甚至讓散戶大跌眼鏡,而這正是莊家愛耍的計謀之一即兵出斜谷,以奇制勝。散戶通常迷信媒體的權威,莊家利用散戶的這一心理,借媒體大肆炒作或打壓股價,最終戰勝散戶。

5.與大盤對著幹

盤莊股往往喜歡逆市操作。大盤漲,它卻盤整;大盤跌,它卻逆市上漲。這主要是由於莊家有較大的持倉量,逆勢而為,可以吸引投資者的注意和市場跟風者。當該

股人氣旺盛時,莊家趁此機會大量出貨,這是會出現量增價跌的現象,投資者若在此時進場拾便宜,就會中了莊家設下的陷阱。

6.巧用指標股

大盤運行至頂部區域時,莊家為了托起指數,便會拉動指標股、國企大盤股,使股價在頸線位保持盤整,同時莊家還會製造多頭陷阱,從而為自己的出貨做掩護,一

旦出貨完畢,大盤很快破位下跌。散戶遇到這種情況,就應立即清倉,退場觀望。當大盤位於底部區域時,成交量極度萎縮,莊家通過打壓指標股、大盤股,使指數

下跌,股價向下破位,製造出空頭陷阱,誘使散戶上鉤。為了避免散戶熟悉莊家的操作手法,莊家會頻耍花招,讓投資者摸不著頭腦。如當散戶認為莊家打壓指數是

為了吸籌,拉高股價指標是為了出貨,莊家便會反其道而行,使投資者誤入圈套。

對於市場風險防范,深知只有專業才能在市場中生存 喜歡挖掘趨勢個股機會,穩健的朋友可以留意故里每天圈子尾盤更新的個股

筆者微信:17328656133

我是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