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混改後的雲南白藥:增速放緩,瓶頸難題能成功破解嗎?

摘要:醫藥商業板塊,主要負責雲南白藥的醫藥商業業務,2018年創收163.3億元,占總營收61%,同比增幅為12.77%,略有增長。GPLP犀牛財經了解到,本次混改之前,上市主體雲南白藥的控股股東為白藥控股。

作者:葉枚 舜耕山人

本文來自 雪花新聞,本文標題:原創 混改後的雲南白藥:增速放緩,瓶頸難題能成功破解嗎? ,轉載請保留本聲明!

來源:GPLP犀牛財經(ID:gplpcn)

要論醫藥領域的百年老店,有句話叫北有同仁堂,南有雲南白藥。

時代是前進的,中藥老店依靠傳統手藝雖然吃穿不愁,卻很難獲得更大的發展。根據GPLP犀牛財經的統計,過去5年,雲南白藥的淨利潤增長率一直在5%~10%之間徘徊。

剛剛公布的2018年財報更是近5年盈利增幅最低點。財報顯示,公司做到營收267.08億元,同比增長9.84%;淨利潤近33.07億元,同比增長5.14%。

雲南白藥遭遇了增長瓶頸期。也許雲南國資委認識到了經營形式的嚴峻,引入了新華都作為混改的參與者,2018年11月反向吸收合併控股股東資產重組方案才最終落地。

面對經營現狀,新大股東新華都能夠拯救雲南白藥,帶領百年老店重新出發嗎?

由於新華都入主的時間尚短,2018年的業績頹勢也很難短期扭轉,無法評判其能力高低。但令市場側目的是,2018年雲南白藥推出的超級豐厚分紅大禮包。

2018年,雲南白藥按照每10股派發現金股利20元(含稅)的分配方案,向全體股東派發現金紅利約20.8億元。因雲南國資委和新華都各持有雲南白藥45%的股份,此次分紅兩家分別可以獲得9.36億分紅。

通過混改引入鮎魚

雲南白藥創始於1902年,是真正意義上的百年老店。前身是雲南名醫曲煥章發明的傷科秘方「白寶丹」, 1993年在深交所掛牌上市,主要產品有止血類藥品、雲南白藥牙膏、中藥等。

根據GPLP犀牛財經的統計,雲南白藥在過去25年期間,年收入從最初上市的5000餘萬元增長至2018年的近270億元,淨利潤也由1000萬增至33億,成績優秀,是當中無愧的是醫藥行業龍頭。但是隨著盤子越來越大,增速放緩已是不爭事實,近幾年營收淨利潤都是個位數。

為了拒絕在平庸中茍且,雲南白藥從2017年開始在體制創新和商業模式上下了功夫。GPLP犀牛財經了解到,本次混改之前,上市主體雲南白藥的控股股東為白藥控股。而白藥控股則由雲南省國資委和上市公司新華都各占45%的股份,江蘇魚躍占10%。白藥控股對雲南白藥的持股份額為41.52%。此次資產重組完成後,白藥控股對新華都及其一致行動人定向減資後註銷,其資產直接注入上市主體雲南白藥。而雲南白藥向雲南省國資委定向增發股份以換取原白藥控股股份。此後,雲南省國資委,新華都和江蘇魚躍將直接對上市主體持股。

(圖1)資產重組前後雲南白藥股權結構對比

這一資產重組方式背後的首要目的,是縮減雲南白藥的管理層級,避免行政資源的過度浪費,提高企業的運行效率。另一方面,白藥控股的註銷和資產注入,也能夠減少一家人之間的同業競爭,防止出現中國南車和中國北車之間那樣相互掐架的局面。而資產注入本身,也意味著集團對優勢資源的整合,提高內部效率,這將極大地提高上市主體的核心競爭力。之後,雲南白藥還進行了股份回購,這一部分按計劃將用於員工持股計劃,解決公司長期存在的內部激勵水平不足的問題。

如果這些阻滯公司發展的因素都得到很好的處理,雲南白藥起碼在體制機制上摒棄了阻礙,未來可期。

業務瓶頸在哪里

公開資料顯示,雲南白藥的收入主要分為藥品、健康產品、中藥資源和醫藥商業四大業務板塊,相對應的事業部分別為省醫藥、藥品事業部、健康產品事業部、中藥資源事業部。

藥品板塊,以雲南白藥系列(如雲南白藥氣霧劑、雲南白藥膏、雲南白藥創可貼等)專注於止血鎮痛、消腫化瘀的產品為主。2018年醫藥創收45.3億元,占總營收的17%,增幅僅有2.98%。

健康板塊,包括雲南白藥牙膏、養元青洗護系列產品等,2018年本板塊創收44.7億元,占總營收16.7%,同比增幅4.54%,此前兩年為11.99%和16.09%。

中藥資源板塊,包括中藥材三七等,2018年創收13.67億元,占總營收5%,同比增幅20.03%,此前為44.91%、23.19%。

醫藥商業板塊,主要負責雲南白藥的醫藥商業業務,2018年創收163.3億元,占總營收61%,同比增幅為12.77%,略有增長。

通過數據對比,不難發現,在2016-2018年的三年中,省醫藥和藥品事業部營業收入增長相對緩慢,健康產品事業部和中藥資源事業部的營業收入有增速下滑趨勢。

當然,我們也注意到公司的閃光點,特別是藥品板塊中的牙膏業務能夠不斷增長,其淨利潤高達15.24億元,貢獻了公司一半的淨利潤。

但是令人煩惱的是,關於雲南白藥的功效及成分等問題,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引發一波議論,這對品牌造成了不小的損害。

如何調整鞏固提高

解決了系統的問題,看到了業務瓶頸,雲南白藥下一步就需要對產品端進行更加有效的謀篇布局。

GPLP犀牛財經發現,調整首先發生在公司健康品事業部的組織架構上。原本在事業部下設置子公司,統籌雲南白藥日化品的經行銷售團隊。調整後撤子公司,另設資源配置和支持服務兩個平台,處理不同團隊中不同方面的問題。而在日化品下細分的牙膏、洗髮水和衛生巾三個業務條線中,細分研發團隊和行銷團隊,進行精細化管理。這一調整已經成效初顯,雲南白藥牙膏當前市占率達到19%,其洗髮水和衛生巾的銷量在2018年也同比增長了約50%。

鞏固和充實的對象主要是藥品,去庫存的任務已經接近了尾聲,新的年度公司更有機會輕裝上陣。雲南白藥意向回歸其「藥品」的企業本源,將自己的優勢項目做大做強。通過定增引入的200億資金,將主要用於新產品的研發和新業務條線的擴展。而在藥材經營中,對於雲南白藥而言最重要的莫過於三七,這是主打產品中「豹七」三七粉的原料。三七的價格將直接影響雲南白藥的銷售額,而在2018年,三七低迷的價格也對其利潤造成了影響,未能做到單產品銷售1億元的目標。因此,對這一藥材的價格可能將直接影響這一產品的生產銷售計劃,公司對此不能不加以重視。

提高是面向全業務條線的,最終將反映在公司整體的營業收入和淨利潤里。根據光大證券的可能,如果改革按計劃推進,也收到了預期成效,那麼雲南白藥在2019和2020年度的淨利潤復合增長率將達到15%左右。這與其近五年來徘徊在5%~10%之間的增長率相比,還是對公司的生產經營提出了很大的挑戰。

此外,GPLP犀牛財經還注意到,雲南白藥疏於對研發的投入,不管是作為一家藥企,還是日化企業占主導,都需要持續不斷的研發投入。數據顯示,2018年公司研發人員711人,占比8.81%,投入金額1.1億元,占營收比例僅有0.41%,同比增長0.35%。從這項投入來看,雲南白藥要做到「新白藥、大健康」的目標還是任重道遠,畢竟公司的發展還是取決於創新能力,而不僅僅靠著一個百年品牌的光環。

傳統藥企出身的雲南白藥,既然不安於現狀,就必須迎接未來可能發生的一切風浪。持續的優化和持續的革新是傳統型企業持續的發展所不可或缺的條件,但改革最終成效如何還是要且行且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