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盾股份巨虧17.96億,董事長墜樓身亡,二代上位能否重振山河?

摘要:金盾股份原董事長周建燦。去年1月30 日,金盾股份董事長周建燦墜樓身亡。

去年1月30 日,金盾股份董事長周建燦墜樓身亡;今年2月新春年會上,歷經磨難,金盾人希望亮出新風采,2019一定會鳳凰涅槃,浴火重生!

遺憾的是,二個月後,一聲驚雷!金盾股份由預盈1.18億,變為巨虧17.9億。

一聲驚雷:1.18億變-17.9億!

浙江金盾風機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王淼根

今年2月1日,上虞舜泉錦悅大酒店5樓舜泉廳,金盾股份在這里舉辦2018年度總結表彰大會暨2019新春年會。

作年度總結時,董事長王淼根指出,通過一年的磨難,我們已經鳳凰涅槃,上市公司已經獲得重生和自我提升。

這兒說的「磨難」,具體是什麼,不多揣測。不過,金盾股份過去一年確實風波不少。2018年1月30日,上市公司金盾股份董事長周建燦墜樓身亡,但具體死因,至今仍迷霧重重、撲朔迷離。

隨著周建燦的縱身一躍,該事件發酵,其身後的家族企業金盾股份也被推向輿論的風口浪尖,特別是融資行為。

去年2月5日下午,金盾股份稱,公司可能存在公章被偽造情形,並已向警方報案;當時,金盾被凍結的4個銀行帳號,涉及資金4.898億元。除了周建燦生前的資金去向,是一頭霧水;媒體報導中披露,在此之前,金盾股份的整體質押率已接近50%,且原董事長周建燦、周純父子二人,已累計質押所持的99.93%上市公司股票。

去年的每日經濟新聞報導,生前周建燦正忙著最新一筆融資,而身故後的第2天,就有兩家債權人上門催債。

金盾股份原董事長周建燦

4月26日,創業板上市公司「金盾股份」於午間發布業績修正公告,將2018年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修正為虧損17.9億元。而去年同期,金盾股份盈利值為7115.06萬元。

更早前,金盾股份發布的業績快報稱,公司2018年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1.18億元。從賺1.18億,陡變虧了17.9億,這個變化太大了吧!

針對業績快報修正情況,金盾股份作出了說明:一,全資子公司江陰「中強科技」受軍改影響,招投標時間推遲,第一期對賭考核期(即2016-2018年度)內未能完成業績承諾,能否中標對中強科技商譽計提的金額存在重大影響。截止公告披露日,中強科技尚未收到中標通知,評估機構認為應對中強科技商譽進行全額計提。

二,全資子公司浙江「紅相科技」經與會計師初步審計結果顯示,本報告期內未能完成業績承諾,公司商譽重新進行了減值測試,商譽減值有所增加,最終減值計提金額將由專業的評估機構及審計機構進行評估和審計後確定。三,有關原告單新寶、白永峰、河南合眾中小企業信用擔保有限公司訴公司民間借貸糾紛的四宗案件,根據謹慎性原則,公司按一審判決相關條款所列示金額計提了可能有負債。

金盾股份副總經理兼董事會秘書管美麗(左)在年會上追加大紅包

公告中,金盾股份還發了董事會致歉聲明。

值得注意的是,4月26日,也就是金盾午間發業績修正公告後,深交所向金盾股份下發關注函,要求說明公司業績修正的方式及業績修正是否及時,公司在財務管理及信息披露事務管理等方面的內部控制是否存在重大缺陷;說明2017年商譽減值準備計提是否謹慎、充分。

26日午間,當下修公告發布後,金盾股份股票下午開盤直線跌停。

也就在當日收盤後,北青網報導中,直接用《危險並購「害死」董事長 金盾股份後遺症爆發成巨虧》醒目標題,直指金盾股份巨虧17.9億的要害之處。

下修公告中提及的浙江紅相科技、江陰中強科技,是金盾股份於2016年耗費22.1億元,收購100%股權的全資子公司,且這兩起收購,曾被金盾股份原董事長周建燦寄予厚望。

金盾集團前董事、副總裁、周建燦之子周純

並購過程中,當時,周建燦等金盾股份大股東掏出了「真金白銀」,22.1億金額的收購方案中,有9.8億的募集資金來源為周建燦等人。

其中,周建燦以每股33.36元定增1700多萬股,鎖定期限為60個月,當時媒體報導中稱,周建燦個人為收購現金出資約6億元,其中有部分來自民間資金。杭州一家基金公司的經理曾公開表示,周建燦玩了一個危險的遊戲,也就是利用股票質押而做的杠桿遊戲。

截至4月11日公告披露日,周建燦冒用金盾股份名義實施的借款、擔保、回購行為涉及債權人中,已簽訂或同意框架協議的民間債權人的債務金額約為20.52億元;其中,已簽訂框架協議的債務金額約為14.20億,已達成一致意見但尚在履行內部審核程序的債務金額約為6.32億。

北青網報導稱,目前,金盾股份共收到36宗訴訟案件及4宗仲裁案件的相關材料,涉及標的金額25.4億元。

經歷磨難,金盾股份何日鳳凰涅槃?

金盾股份上市時的前董事長周建燦

前董事長周建燦墜樓,對外有一個說法是「抑鬱症」。

創業注定是一件孤獨的事情,長期背負期望,壓力過多,企業家很容易導致抑鬱症;5年前,同是上虞的另外一位知名企業家、閏土股份原董事長阮加根,其墜亡之因,也歸於「抑鬱」二字。

與當年阮加根涉及資金鏈斷裂困局很相似,周建燦的出事,也少不了與資金鏈上出問題有一定牽連。因為其墜樓的幾天前,當地政府曾要求各家銀行,對金盾股份「不抽貸、不斷貸」。

周建燦,是一位紹興知名企業家,平常為人低調,網上關於他的信息並不特別多。周建燦,生於1963年5月,去世時終年55歲,祖籍是浙江上虞。

創業之前,周建燦是端著政府飯碗的,在當地的基層當了8年的土管員;他於1989年下海創業,創辦了一家上虞市消防配件廠。據說,當年辦廠,周建燦年僅26歲,3萬元創業資金還是借來的,廠子規模小,相當於家庭作坊。

金盾自草創至今,滅火器這類消防器材,一直是其中的主營業務。當年,從「配件」到生產整套設備,須取得公安部門的資質許可,怎麼辦?

1998年,機會終於來了,附近餘姚一家消防器材工廠瀕臨倒閉,周建燦趁機出手,將它攬入懷中。兼並後,企業規模擴大了,有了生產資質,數年字後,浙江金盾消防器材有限公司在國內占據了7成市場份額。

杭州地鐵

起名「金盾」,周建燦將其定義為「誠信是金、品質是盾」的企業核心價值觀。後來,周建燦立足消防器材,找準時機,把事業版圖擴展至天然氣鋼瓶、風機、特種車輛等領域。2014年,金盾股份在深交所的創業板敲鐘上市。

2018年1月12日,金盾股份的風機、消聲器、風閥等通風系統裝備,中標杭州地鐵5號線,這是當時國內最大的地鐵通風空調系統標。金盾股份是一家專業從事地鐵、隧道、核電、軍工等領域通風系統裝備研發、生產和銷售的國家高新技術企業,是地鐵隧道通風系統領域的行業領軍企業;而且,在秦山核電、福清核電、三門核電、海陽核電、陸豐核電、方家山核電、巴基斯坦恰希瑪核電站等國內外核電項目,也有公司產品在運行。另外,作為工民建領域通風系統重要供應商,公司主要產品已成功應用於北京奧運會網球館、青島奧帆基地、成都雙流機場、近百個萬達廣場等國內大量標誌性民用工程。

如此來看,金盾股份是實業根基還是比較紮實的,董事長王淼根在年會上要求,希望全體員工樹立牢固的創新意識、市場意識、質量意識,要提高凝聚力,努力拼搏,再創金盾股份輝煌風采!

周建燦的獨子周純

關於周建燦及兒子周純牽扯債務事件,金盾公司管理層去年曾發出聲明:「周建燦對金盾股份更多的是財務投資,周建燦及周純父子並未直接參與到上市公司的具體經營之中」,包括企業上市、重大資產重組、公司的戰略規劃及重大決策都是以王淼根為主的團隊在經營管理。

從高中起,周純就被父親安排赴英國留學,讀本科時,他尊父命,選擇了工商管理專業,可在讀研時,周純卻選擇了數位傳媒專業。據說周家內部講民主,對獨子鍾情於「傳媒」,是支持的。

2012年,歸國後的周純,進入企業,先從事採購銷售;此後,周純曾為公司提出了「競聘上崗」選拔幹部、建人才公寓賣給員工等重大舉措。金盾子公司浙江藍能燃氣設備,是國內行業四強之一,曾是在周純帶領之下的。

我是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