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空實錄07:萬國數據中心「掏空」誰的錢包?

(圖片來源:網路)

Blue Orca Capital去年7月31日對萬國數據發布一份50頁的做空報告,不出意料還是兩個點:數據造假與關聯交易。基於萬國數據提交給SEC的文件數據與中國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備案之間的不同,質疑萬國數據通過關聯交易誇大了收購公司的價值,另外認為萬國數據誇大了其94%的數據中心利用率——也就是說數據中心沒有那麼多人用。

萬國數據是中國增長最快的數據中心所有者,其租戶包括阿里巴巴和騰訊控股等巨頭。Blue Orca認為「GDS借入的巨額債務,只是為了將其中一部分現金轉移給內部人士,並收購一些數據中心,這些數據中心的價值事實上遠不及該公司在提交給SEC的文件中聲稱的那麼高。」

8月1日,萬國數據發布嚴正聲明,針對報告中的指控向SEC與NASDAQ進行了初步回應。

關於數據中心的使用和服務的區域——萬國數據廣州一號數據中心100%的被兩個客戶整租,並且客戶已入駐94%的機房面積,萬國數據為其提供服務從而產生服務收入,這符合公司對「使用面積」的定義。關於收購價格和關聯方的交易——公司提交給美國證交會(SEC)的文件中披露的支付金額準確無誤。相關的SAIC備案僅反映了部分考慮因素。報告中列出的被收購數據中心的員工、董事或股東,任何時候都不是公司的員工、董事或關聯方。關於融資和負債——在納斯達克交易所(NASDAQ Stock Exchange)上市的GDS Holdings, 是公司在海外籌集長期資本的實體。根據相關規定,包括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SAFE)的規定,該公司只能通過外管局的批准將資金從境外匯入境內。因此,公司將其現金存放在海外,直到有特定需求的時候,才會在中國內地完成資本注入。關於未開單應收帳款的餘額——公司的應收帳款周期(包括未開單應收帳款)持續約70天。未開單的應收帳款在正常業務過程中產生。較高的未開單應收帳款反映了公司客戶向大型雲客戶(主要是中國大型互聯網公司)的轉變。此外,應收帳款天數完全符合市場慣例,該公司三年內沒有壞帳。關於延長應付周期——公司計算應付天數的方式即平均應付餘額除以經營和資本支出的總購買量乘以360。根據這樣的定義,其2015、2016年和2017年的應付天數分別為 119天,106天和122天。

萬國數據創始人、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黃偉表示「境外做空機構Blue Orca Capital發布針對萬國數據的做空報告,以碎片化的信息和數據得出錯誤而荒謬的結論」。

據媒體報導稱,7月24日(周二)開始,公司股票成交量翻倍,達到120萬股,25日及26日維持類似的高位,7月27日(周五)及7月30日(周一)成交量進一步放大,分別達到287萬股和257萬股, 7月31日事發當天,萬國數據開盤價35.25美元/股,收盤價21.83美元/股,跌幅高達37.18%,當日公司整體市值蒸發16.2億美元,約合110億人民幣,成交量為3160萬股,然而在發布後的兩個交易日內股價持續回升,截至美東時間8月2日美股收盤情況顯示,萬國數據股價漲收每股27.9美元,當日漲幅達11.6%,第四個交易日8月6日開始,成交量恢復正常至140億。似乎做空機構期望大跌。

此外在1日至2日,多家投行認為,做空報告對萬國數據的指責是無中生有,同時繼續保持對萬國數據的價格評級,並建議買進。

縱然如此,美國律所一如既往不會放過集團訴訟的機會。在做空報告發布後多家律所表示將發起集團訴訟,包括Pawar Law Group,Bernstein Liebhard LLP,Pomerantz LLP,Rosen Law Firm等。

美東時間8月9日,Blue Orca Capital開始對萬國數據第二波做空,然而這次「補丁」失效了。被質疑的廣州新一代數據中心(GZIDC) ——Blue Orca Capital所述的「空櫃」第三方經銷商租賃GZIDC在官網上發布澄清聲明,指出Blue Orca Capital從來沒給他們打過電話取證。

盡管Blue Orca投資主管Soren Aandahl表示「我們有照片,報價,截圖和記錄的電話支持我們說的所有內容,GZIDC只是在壓力下回撤以改變其故事」,依然無法改變萬國數據「死里逃生」的結局,8月9日,萬國數據股價以大漲10%收盤。

8月18日在CNBC的某一採訪中,房地產信托公司CyrusOne的CEO Gary Wojtaszek在表示並不擔心中美之間的緊張局勢時稱,入股GDS之後獲得的大幅上升,使得其投資回報率已經翻了一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