勁酒「貪杯」:入股青青稞酒3% 暴露湖北富豪百億資本野心?

摘要:青青稞酒與勁酒的關係曖昧早以廣為人知,而此次又拓展到了資本市場層面。最近,「保健酒王」吳少勛將手伸向了資本市場,拿下了青青稞酒3%的股份。

不是一家單純保健酒企業。

吳少勛

最近,「保健酒王」吳少勛將手伸向了資本市場,拿下了青青稞酒3%的股份。

5月22日,青海酒企青青稞酒迎來新的戰略投資,湖北正涵投資有限公司(下稱「湖北正涵」)通過大宗交易的方式得到了青青稞酒3%的股份,成為公司的戰略股東。

時間財經注意到,湖北正涵的股東結構為吳少勛持股99%、勁牌有限公司持股1%,實際控制人為吳少勛,而勁牌有限公司(下稱勁牌)的控制人也是吳少勛。這意味著,吳少勛通過其實際控制的企業間接將青青稞酒3%股份收入囊中。

青青稞酒在公告中稱,湖北正涵將成為青青稞酒的戰略股東,為公司的穩定健康發展提供支持,並在36個月內不減持其持有的3%股份。此外,雙方還將充分發揮自身優勢,整合各方資源,就青青稞酒產品研發、推廣、行銷、市場拓展、管道建設及人才培養等多方面進行合作。

事實上,青青稞酒與勁酒就一直保持著曖昧關係。早在2016年,青青稞酒聯手勁牌、奇正集團共同打造「納曲青稞」,勁酒相關行銷人員早已加盟青青稞酒。此外,青青稞酒高管也經歷了大換血,聘任曾在勁牌履職的高管。

上世紀90年代,那一句廣告語「勁酒雖好,可不要貪杯喲」,讓勁酒家喻戶曉。公開資料顯示,2017年,勁牌成功躋身白酒行業「百億俱樂部」,銷售額逾104億元,納稅額逾28億元。而實控人吳少勛較為低調,鮮於公開露面,2018胡潤中國富豪榜發布,62歲的勁牌有限公司董事長、總裁吳少勛以85億財富名列湖北富豪第二。

白酒分析師蔡學飛對時間財經表示,勁牌公司雖然對外宣傳不上市,但是實際上是有上市意圖。從前期的人員與業務合作,到目前的資本層面,並且大量勁酒一線行銷人員進入青青稞酒,不排除借殼上市的可能。

資本野心

青青稞酒與勁酒的關係曖昧早以廣為人知,而此次又拓展到了資本市場層面。這似乎意味著,勁牌公司實控人吳少勛正式介入上市公司層面,距離資本市場更進一步。

外界開始揣測此次合作是勁牌與青青稞酒的合作。對此,勁牌方面對媒體表示,此項目與勁牌無關聯,僅僅是湖北正涵正常的商業投資。

白酒分析師蔡學飛說:「勁酒與青稞酒其實都屬於大健康酒類,勁酒有強勢的全國管道優勢,但是缺乏新的增長品相,而青稞有高原生態概念,但是缺乏全國性的管道市場。我個人認為,兩家老板對於資本市場的理念高度一致,也是兩家不斷深入合作的根本原因。」

時間財經查閱以往公告發現,青青稞酒從成立合資公司到行銷團隊大換血,再到高層離職都有勁牌的影子。

公開報導顯示,2017年,青青稞酒的一線行銷團隊就已經開始「換血」,勁酒的大區經理大面積接管了青青稞酒的一線業務,而副總經理的更換標誌著青青稞酒從下到上的「換血」完成。

2018年7月12日,青青稞酒發布公告稱,公司副總經理王君因個人原因辭去公司職務。同時,聘任魯水龍、張芬軍為公司副總經理。資料顯示,魯水龍、張芬軍均有在勁酒任職的經歷。

蔡學飛介紹,勁牌團隊的行銷水平在業內是備受認可,魯水龍、張芬軍有豐富的一線行銷經驗,在行銷策略上會帶領青青稞酒上升一個台階。但新的團隊入駐,對經銷商來說肯定有一定影響。同時勁酒團隊面臨的是盈利受困、多元化受挫的現狀,亟待改變。後續合作不排除勁酒借青青稞酒的殼,或者股權結構發生較大變化。」

實際上,吳少勛對於資本的野心不僅僅局限在酒業。除了在酒業的布局,他實際控制的勁牌及湖北正涵還將版圖拓展到礦產、房地產、銀行、礦業、醫藥等領域。

據報導,吳少勛的除了此次投資青青稞酒,湖北正涵之前也進行了47次對外投資,投資了包括黃石市華迅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湖北鼎興礦業有限公司、武漢市聯豐銀樓典當有限公司、湖北楓林酒業釀造有限公司、於都縣鑫龍礦業有限責任公司、湖北黃金山溫泉度假村有限公司等。

另據經濟觀察網報導,吳少勛還是北京洪泰啟航創業投資中心(有限合夥)間接股東之一,這家公司是洪泰旗下一只基金,股東包括俞敏洪、盛希泰等人,對外投資了好奇心科技、廚秀、人人湘等公司。

產品老化?

在保健酒市場的勁酒雖然稱霸一隅,但壓力也不小,近年來保健酒市場競爭日趨激烈。

根據前瞻產業研究院發布的《中國保健酒行業產銷需求與投資預測分析報告》,2018年,保健酒行業市場規模已經達到了356.4億元,同比增長9.5%;同期市場總體需求量也達到了91.18萬千升。

隨著保健酒市場壯大,眾多白酒企業也開始加入競爭。例如,以茅台集團生產的不老酒和白金酒以及五糧液集團生產的龍虎酒和黃金酒為代表的中高端酒已經進入戰場。勁酒所代表的中低檔保健酒市場正在被高檔保健酒進一步擠壓。

同時,還有原本紮根在保健酒隊列的椰島鹿龜酒、張裕三鞭酒、鴻茅藥酒、竹葉青、寧夏紅、五糧液黃金酒、茅台白金酒等品牌,上有高端擠壓,下有中低端夾擊。

「勁酒一直定位於中年消費群體,在小酒市場增速放緩,面臨品牌老化的問題,加上一直以來保持‘不上市’態度,使得勁酒在發展過程中擁有一定的獨立優勢,但另一方面也與上市酒企之間的差距逐漸拉大。」蔡學飛表示,目前勁牌旗下苦蕎酒發展放緩,紅標有老化的傾向,金標尚在培育,整個中國酒類市場分化明顯,勁酒也存在著業績壓力。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勁牌下發了調價通知,對中國勁酒系列產品的終端價格進行統一提價,這一事件也引來了廣泛熱議。

對於提價的原因,勁酒方面表示,近年來因藥材、原料、包裝、物流、人力等成本不同程度上漲,勁酒綜合生產成本超出了勁牌公司的承擔範圍,所以為保證在日益激烈的市場競爭中可持續發展,也為改善並提升各級管道的經營效益,統一對中國勁酒系列產品進行調整。

據了解,對於價格體系,勁酒一直保持「小步慢跑」的策略。在年輕化與時尚化的趨勢下,勁酒似乎正在通過梳理產品價格來激活產品在消費者心中的活躍度。

白酒行銷專家楊承平表示,多年以來,勁酒一直都是以「小步慢跑」的形式作為基礎市場的戰術動作,用這種方法在消費者心中保持一種活躍的程度。否則長期保持在一個價位,消費者會對產品逐漸疲勞。(北京時間財經 李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