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近路走的是樣本,繞遠路走的才是人生

抖音出現以後,秀優越的門檻又降低了一些。

朋友圈出現以後,曾經上北大清華、哈佛史丹佛的老同學突然出現在了你的面前,讓你第一次感覺到了差距。

微博出現以後,那些比老同學更優秀的八竿子打不著的同齡人,再次出現在了你的面前,讓你覺得差距越來越大。

朋友圈至少人數少,而且也不是人人都能被差距整焦慮,微博雖然人多起來了,但是至少只是一張張圖片,加些文字,不夠立體也不夠具體,產生的心理傷害有限。

但是抖音不一樣,豎屏設計,讓你有了面對面的恍惚感,視頻的全方位呈現,加上背景音樂的情緒渲染,讓你不僅受到心理傷害,甚至還有部分物理傷害。

如果說有些人做火車去了羅馬,有些人坐飛機,有些人走捷徑,還有一批人一出生就在羅馬,那麼互聯網的出現,讓你越來越直觀的看到了羅馬,還有羅馬里的那些人。

那些曾經和你同一個起點,或者你以為在同一個起點的人。

毫無疑問,你在人生這條路上走了遠路,甚至於迷了路。

特別是在現實生活中,見到那些明明曾經在同一個起點,卻走的比你快很多的人的時候,這種感覺特別明顯,要是我當年好好讀書,要是我剛畢業也去這家公司,要是我也遇到這麼一個伯樂該多好?

這時候我們的焦慮總得找個地方安放,我們的人生也需要一個堅定的心才能繼續不迷茫。

斯多葛學派是其中一個安放點,接納現在的一切,然後去改變自己能改變,不要覺得這是阿Q精神,是向命運大佬低頭。

從效率上來說,這是最快能讓你重新上路的方法,不糾結於過去,不糾結於沉沒成本,不管你把過去那段經歷歸結於上帝自有安排也好,還是歸結於現實總是服從概率分布也好。

只有不糾結,才能改變心態,重新起航,才能有下一次趕超對方的機會。

而改變自己能改變的,又有兩方面,一方面是改變處境,一方面是改變心態。

改變處境是我們起航的開始,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只有開始改變了,做出真正的行動了,進步的車輪才能轉起來。

改變心態,則是一種強者的氣度,短時間內,我們無法改變現實,但是我們可以調整我們面對現實的態度,那些面臨創業失敗負債累累的人,那些面臨絕症卻依然樂觀開朗的人,這些人才擁有真正的自由。

這是一種強者的自由,不管外界如何變化,我依然有選擇如何面對的選擇權,這也是我最推崇的自由。

另一個安放點,就是重新解讀人生的意義。

我們所認為的羅馬,從來不是你的羅馬,而是被資本主義浮躁世界影響下,大眾價值觀所認為的羅馬,它是豪車豪宅,它也是全世界旅遊,它還是想買什麼就買什麼的所謂財務自由。

而每個人的羅馬,來自於每個人對於自我的認知,對於人生起點和終點之間走過的路,經歷的人,收獲的滿足和幸福。

就像我上一篇文章所說,在思想、科技這種穿越千古的生命體看來,權勢和財富只能充當它們的奴隸,或者數據樣本。

不管你多富有,不管你多有權勢,你依然只是服從了思想史中某一個學派,某一個觀點的樣本而已,你用了他們的思想在活著,在旅行他們認為的人生意義,在歷史的長河中根本起不來一點水花。

這和你現在覺得大眾認為的金錢至上人生意義觀正確,然後被它綁架,從而用這樣的人生觀過一生一樣,你只是服從了金錢觀思想的一個樣本而已。

有時候,你好好寫一篇文章,留存在互聯網上;或者做一番不一樣的事業,不管失敗還是成功最後流傳在人們的記憶里這種事情,反而能給與這個世界帶來不一樣的變化。

比如你的文章,在互聯網上源源不斷的點燃一些人,再比如你創業的事跡,總結成了經驗分享了出去,也給後來的人提供了勇氣,提供了有價值的避坑攻略。

這就是人生更加有價值的意義,一種區別於樣本,自己重新開辟出來的意義。

換個角度,你這個人的事跡,100年後有人讀到你,會覺得你和別人不一樣麼?只有有一個人這麼覺得,你的人生就是有意義的。

所以,為人性的算法添加一個樣本,一點實際意義都麼有,除非你做到極致,但是財務和權勢的極致有那麼容易達到麼?

每個人的羅馬,真正的羅馬來自於你內心的使命,一個從起點到終點,想要去完成的使命。

這個使命與出生無關,在山底出生,半山腰出生,和山頂出生都可以仰望星空,看到屬於自己的那顆使命,關乎錢財和權利的使命,太多人盯著看了,你也許可以換個新的試一試。

真正的使命,就是在人生的旅途中,重新認識自己和這個世界的關係中,找到的那件讓自己覺得這輩子就是它了的事情。

人生的終點是什麼?當然是死亡。

那麼人生的意義是什麼?當然是繞路了。

>抄近路走的是樣本,繞遠路走的才是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