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種子酒利潤暴增10倍後斷崖下跌 白酒分化加劇下突圍之路安在?

摘要:\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記者了解到,金種子酒在2018年年度股東大會時就預警稱,目前白酒行業一線品牌上升勢頭迅猛,行業集中度不斷提高,公司產品作為區域品牌,公司銷售的主要產品市場定位較低,主要業務區域消費結構不斷升級,公司的產品已無法滿足主流消費需求,產品競爭力下降,面臨高端白酒擠壓市場的風險。\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u003Cstrong\u003E跟不上消費升級步伐\u003C\u002Fstrong\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u003Cstrong\u003E金種子酒成今年白酒行業首虧\u003C\u002Fstrong\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7月16日晚間,金種子酒發布公告稱,預計2019年上年度做到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與上年同期相比,將出現虧損,做到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3000萬元到-3600萬元。

“\u003Cp\u003E■\u003Cstrong\u003E 本報記者 黃彥韜\u003C\u002Fstrong\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2018年淨利潤暴增11倍的輝煌對白酒上市公司金種子酒(600199)而言只是曇花一現。7月16日晚間,金種子酒公告稱,預計2019年上半年同比轉虧超過3000萬元,這是今年以來白酒行業首次出現轉虧的公司。業內人士指出,當前中國白酒行業產量不斷下降,茅五洋瀘頭部效應聚集,高端品牌抱團作戰且持續擠占中低端市場,規模處於行業中下遊的酒企發展道路可能將愈加艱難。\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u003Cstrong\u003E跟不上消費升級步伐\u003C\u002Fstrong\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u003Cstrong\u003E金種子酒成今年白酒行業首虧\u003C\u002Fstrong\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7月16日晚間,金種子酒發布公告稱,預計2019年上年度做到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與上年同期相比,將出現虧損,做到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3000萬元到-3600萬元。\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就業績預虧原因,公司表示,一方面,由於消費快速升級,市場消費主流價位產品上移,導致公司百元以下價位產品市場份額萎縮,銷量下降;另一方面,公司主推產品金種子系列年份酒尚處於培育期,銷售未突破上量且對公司整體業績貢獻度有限。\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值得關注的是,這家安徽的老牌酒企,自2005年以來,便延續了淨利潤正增長的良好局面,即便是2013到2015年白酒行業低谷期,也仍穩住了局面。過往財報顯示,金種子酒淨利潤在2012年達到巔峰,做到歸母淨利潤5.61億元,但隨著2013年以來行業的重新洗牌,同樣遭受重挫的眾多上市白酒企業紛紛依靠整合品牌、清理管道等方式東山再起,金種子酒卻在這輪洗牌中步履維艱:2013至2017年,公司歸母淨利潤分別為1.33億元、8856.17萬元、5208萬元、1701.93萬元、818.98萬元,2017年盈利不足6年前的1\u002F68。\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2018年,金種子酒在持續頹勢中一飛沖天,做到歸母淨利潤1.02億元,同比增長1144.09%,股價也在3月連收3個漲停。然而,對比今年一季度公布的財務數據,金種子酒做到歸母淨利潤又滑落至僅898萬元,而本次半年業績預告更顯示,僅僅三個月的時間,公司已預計轉虧超3000萬元。\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事實上,一季報公司的存貨變化已初現端倪。」有分析人士指出,從公司今年一季報披露的擦此物數據來看,公司的存貨項目金額較2018年報增近9200萬元,與此同時,營收和銷售費用大幅回落,即便在春節白酒旺季,也陷入了滯銷的困境。\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記者了解到,金種子酒在2018年年度股東大會時就預警稱,目前白酒行業一線品牌上升勢頭迅猛,行業集中度不斷提高,公司產品作為區域品牌,公司銷售的主要產品市場定位較低,主要業務區域消費結構不斷升級,公司的產品已無法滿足主流消費需求,產品競爭力下降,面臨高端白酒擠壓市場的風險。\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u003Cstrong\u003E白酒行業分化持續加劇\u003C\u002Fstrong\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u003Cstrong\u003E中低端白酒突圍之路何在?\u003C\u002Fstrong\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財報顯示,金種子酒盡管業務布局廣泛,但其主要營收支撐還是其酒業收入。2016年至2018年間,公司酒業營收分別為11.86億元、10.18億元、8.76億元,呈現逐年下滑的趨勢,而這三年,正是白酒行業競爭白熱化,分化大幅加劇的三年。\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都在說白酒行業景氣,但事實上景氣的只有以茅台為首的高端白酒陣營,中低端白酒的日子並不好過。」白酒經銷商羅桂雲告訴《金融投資報》記者,白酒行業近年來消費升級效應明顯,頭部白酒企業如茅台、五糧液、瀘州老窖,有品牌及飛天、普五、1573等超級大單品形成護城河,管道布局廣泛,毛利率可觀,能坐享消費升級的紅利,而中低端白酒大多受制於區域限制,毛利不足,加之頭部白酒企業還在紛紛強化中低端產品體系,中低端、小規模的酒企近年來正在加速被淘汰出局。\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步入7月以來,已有多家白酒上市公司發布業績預告或快報。青青稞酒業績預告顯示,今年上半年盈利1761.24萬元至2641.85萬元,同比下降70%-80%;處在退市邊緣的*ST皇台業績預告顯示,今年上半年1400萬元至2000萬元,但虧損額同比下降33.08%至53.16%;酒鬼酒業績快報顯示,今年上半年營收7.09億元,同比增長35.41%、歸母淨利潤1.56億元,同比增長36.34%,\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大陸規模白酒企業總產量為871.2萬千升,與2017年相比下滑27.3%,與2016年相比則下滑35.9%。白酒消費方面,2018年國內白酒消費總量為869.8萬千升,與2017年相比下滑27.4%,與2016年消費高峰期的1357萬千升相比則下滑了36%。\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業內人士指出,全國白酒產量與消費量的減少,根源就在於2015年以來的白酒消費升級,在這輪升級中,白酒主要消費由三公消費逐漸向居民消費過渡,隨著國內人均收入的不斷提升,飲酒健康化、低度化、年輕化逐漸成為新的消費趨勢,對酒企而言,即是機遇,也是挑戰。\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以金種子酒為例,白酒分析師蔡學飛表示,其屬於中國低端白酒的代表品牌,主銷市場在安徽及華東的三四線市場,在整個消費趨勢升級的情況下,白酒的品牌在向名酒集中,加大研發等措施短期內無法從根本上扭轉目前金種子酒的頹勢,「但中國地廣、人多,雖然目前白酒行業消費逐漸升級,但是還有廣大的次級市場可以挖掘。」\u003C\u002Fp\u003E”‘.slice(6, -6), groupId: ‘6714573055386976772

>金種子酒利潤暴增10倍後斷崖下跌 白酒分化加劇下突圍之路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