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保監會開出今年以來最大罰單,華海財險遭頂格處罰187萬

2014年末,山東省煙台市,頂著特色、細分的光環,華海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華海財險」)沉浸在一片開業喜氣中。彼時,股東們絕對不會想到,未來的日子里公司會鬧劇纏身、走向隳頹、不能自拔。

華海財險,在成立之初標榜以服務海洋經濟為切入點,以互聯網思維為先導,致力於成為一家具有海洋和互聯網特色的全國性、綜合性財產保險公司。

此時,五年已快過去,特色業務尚未彰顯。相反,經營的困局、高管的內訌、股東的進進出出,成為一個互相牽制的「魔鬼三角」,構成了華海財險開業至今無限循環的難題。

最近,啟用的銀保監會官方新網站披露的行政處罰決定書(銀保監罰決字〔2019〕10 號)顯示,華海財險因車險業務虛列費用、聘任不具有任職資格人員擔任公司高管、違規銷售投資型保險產品華海康盈等違法行為,被罰款110萬元,同時被責令停止營業總部接受商業車險新業務3個月;公司董事長、總經理等8名高管被警告並罰款77萬元,其中,時任公司總經理薑南被撤銷任職資格。

華海財險合計被罰款187萬元,這是2019年銀保監會針對保險業開出的最大罰單。

(華海保險護航明思克號航母拖行)

銀保監會開出今年以來最大罰單

一直在風口浪尖翻滾的華海財險消停未久,日前因連接中國銀保監會三項行政處罰,再次回到公眾關注的視野。

7月13日,銀保監會在剛剛啟用的新官方網站披露顯示,華海財險因車險業務虛列費用、聘任不具有任職資格人員擔任公司高管、違規銷售投資型保險產品華海康盈等違法行為被罰。這一罰單的落款時間為2019年6月26日。

就處罰情況而言,華海財險合計被罰110萬元,並被責令停止其營業總部接受商業車險新業務3個月。在人員方面,7名高管被警告及罰款,其中時任華海財險總經理薑南還被撤銷任職資格。

具體來看,首先,在車險業務虛列費用方面,2017年1月至7月,華海財險營業總部通過廣告費、業務宣傳費等費用報銷資金後支付中介機構車險代理業務品質獎勵合計559.08萬元。所涉報銷廣告費等費用系虛列,財務數據不真實。時任華海財險營業總部總經理胡國棟對違法行為負有直接責任。

針對上述違法行為,銀保監會對華海財險罰款50萬元,同時責令停止其營業總部接受商業車險新業務3個月;對胡國棟警告並罰款10萬元。

2

其次,在聘任不具有任職資格人員擔任公司高管方面,華海財險擬任副總經理於暉(2015年11月6日印發分工文件,2017年6月30日免職)、擬任總經理助理唐海明(2017年6月28日印發分工文件),截至檢查日均未獲得銀保監會的相關批復,但在實際工作中履行相關職務。時任華海財險董事長趙小鳴、時任華海財險總經理薑南、時任華海財險董事會秘書於暉、時任華海財險有關負責人唐海明對上述違法行為負有直接責任。

針對上述違法行為,銀保監會對華海財險罰款10萬元,對趙小鳴警告並罰款10萬元,對薑南警告並罰款10萬元,對於暉警告並罰款5萬元,對唐海明警告並罰款2萬元。

高管輪換頻繁,人才匱乏,一直是華海財險面臨的困境。值得關注的是,華海財險早先曾因聘任不具有任職資格人員擔任公司高管被銀保監會處罰。

5月17日,銀保監會公布的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2017年12月28日-2018年2月22日,華海財險第二屆董事會擬任董事張秀娜在未取得監管部門核準的保險公司董事任職資格情況下,參加了公司第二屆董事會第一次、第二次(通訊)、第三次(通訊)會議並參與投票表決,在實際工作中履行了董事相關職責。

華海財險因存在上述聘任不具有任職資格人員擔任公司董事的違法違規行為,被罰款3萬元,時任華海財險董事長趙小鳴被警告並罰款3萬元,張秀娜被警告並罰款1萬元。

回顧前塵,彼時,開業近半年的華海財險曾有過一輪將帥齊換。2015年7月1日,趙小鳴獲批成為華海財險新任董事長,此時距離第一任董事長田豐任職資格獲批不到2個月。同年6月,華海財險總經理亦由籌備時的田祚強更換為薑南。對此華海財險表示,董事長、總經理人選變動屬公司發展策略。

除此之外,華海財險曾上演的「董秘在休年假時被罷免」的內訌,讓業內人士記憶猶新。內訌的主角——華海財險董事長趙小鳴和董事會秘書於暉,兩人都曾任職於保監系統,並且幾乎同時任職公司董事長和董事。內訌的原因,已經無所探究。此後各方斡旋,這場風波最終以於暉離開收尾。但是,這場鬧劇讓華海財險引來整個財險江湖的側目圍觀。

3

最後,華海財險的第三項違法行為是違規銷售投資型保險產品華海康盈。華海康盈產品標準全稱為「附加個人生活質量保障津貼保險」,該產品的銷售期間為2016年5月至12月,保費收入3.19億元。根據條款規定及理賠規則,公司應對所有保單給予「保費+固定比例收益」全額賠付,且實務中華海財險對上述幾乎所有的附加險都進行了賠付。因此,該附加險具有明顯的投資屬性,應認定為投資型保險產品。

《關於進一步加強財產保險公司投資型保險業務管理的通知》(保監發〔2012〕40號)第三條對財產保險公司經營投資型產品的資質條件作出了規定,華海財險不符合「公司持續經營3個以上完整的會計年度,最近3個會計年度盈利和虧損相抵後為淨盈利」的要求,不具備經營投資型保險產品的資質條件。華海財險上述行為屬於超出批准的業務範圍經營的行為。

時任華海財險總經理薑南、時任華海財險意健險部負責人李瑞銀、時任華海財險行銷管理部負責人馬超、時任華海財險客服部意外及健康險理賠處經理王強對上述違法行為負有直接責任。

針對華海財險違規銷售投資型保險產品華海康盈,對華海財險罰款50萬元;對薑南警告並罰款10萬元,同時撤銷其任職資格;對李瑞銀警告並罰款10萬元,對馬超警告並罰款10萬元,對王強警告並罰款10萬元。

2
一個中小保險公司的隳頹樣本

高管的輪輪轉轉,導致業務在困境中掙扎,投資型產品、車險業務虛列費用,華海財險頻頻踩「雷」。

官方信息顯示,華海財險2014年3月21日獲原保監會批准籌建,2014年12月9日正式開業。公司註冊地位於山東煙台,註冊資本12億元。華海財險主要股東是沿海地區和海洋領域實力雄厚的企業集團,是首家以海洋保險和互聯網保險為特色的全國性、綜合型財產保險公司。

但梳理歷年年報發現,華海財險的海洋保險業務並不彰顯。2015年和2016年兩年,船舶保險均為華海財險保費收入排名第四的險種,保費收入分別為1515萬元和1871萬元,承保虧損分別為397萬元和884萬元。

2017年和2018年,華海財險保費收入前五的險種中,已經沒有了船舶保險的身影,也沒有了與「海洋」相關的險種。原保費收入居前 5 位的險種分別是機動車輛保險、健康險、責任險、意外傷害險、企財險。這與一般財險公司經營並無差別,車險一直為之第一大險種。

遺憾的是,馬太效應顯著的車險市場,華海車險業務一直處於虧損中。2015年至2018年共4個完整經營年里,華海財險車險分別虧損1.29億元、1.96億元、0.65億元、1.52億元,四年累計虧損5.42億元。

2018年,華海財險首次做到盈利,淨利潤1516萬元。同年,其五大險種一片綠,承保全部虧損,合計2.8億元。到了今年一季度,再次虧損4028萬元。

高管的風波、業務的困境,都是表象,究其根源還是股權的混亂。

今年5月底,華海財險又換股東了,這已經是華海財險,第五次更換股東。這一次轉讓被媒體戲稱為走了「賣煤的」,來了一個「賣房的」。

七台河市鹿山優質煤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鹿山優質煤」)擬將手中的華海財險10%股權,轉讓給河南新東方置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東方置業」)。公告顯示,鹿山優質煤,主營業務為原煤開采和煤炭批發經營。而新東方置業,主營業務為房地產開發。

這次股東變更後,華海財險股東仍為11家。那曲瑞昌煤炭運銷有限公司(下稱「那曲瑞昌」)仍為第一大股東,持有1.8億股股份,占總股本的15%。

河南新東方置業將與煙台誠泰投資有限公司、龍口嘉元東盛熱電有限公司、新泰市宏泰煤炭有限公司、青島益佳海業貿易有限公司、山東祥光集團有限公司、莒南天馬島旅遊發展有限公司一樣,持有華海財險10%的股份,並列為第二大股東。

匯龍森國際企業孵化(北京)有限公司、濱化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山東濱化投資有限公司分別持有華海財險5%股份。

上述變更股東事項仍待中國銀保監會批准後,方能生效。新東方置業能否順利入股,目前尚不得而知。

值得一提的是,這不是鹿山優質煤第一次轉讓股權。有媒體披露,早在2017年,鹿山優質煤欲將所持股份全數轉讓給北京星聯芒果投資控股有限公司(下稱「星聯芒果」),未果,原因不詳。

此外,新東方置業的註冊資本僅為5000萬元,此次入股註冊資本高達12億元的華海財險,難免有「小馬拉大車」之嫌,或引發監管擔心後續增資能力缺乏等問題。

這一幕似曾相識,鏡頭追溯到上一次股權變更。2018年2月,原保監會公告稱,經調查核實,華海財險原股東青島神州萬向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下稱「萬向文化」,持股5%)、青島樂保互聯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樂保互聯」,持股10%)在2016年增資申請中隱瞞關聯關係、提供虛假材料,故下發《撤銷行政許可決定書》,並要求華海財險在3個月內抓緊引入合規股東。

2個月後,即去年4月,華海財險披露變更註冊資本信息稱,公司臨時股東大會同意鄭州中瑞實業集團有限公司(下稱「中瑞實業」)以自有資金按照每股1元的價格向華海財險增資1.8億股股份。華海財險在完成增資的同時,註銷萬向文化和樂保互聯所持全部股份的工商登記,屆時中瑞實業將成為第一大股東,持股15%。

令人詫異的是,1個多月後,華海財險再次發布公告稱,增資方已由中瑞實業變成了那曲瑞昌。那曲瑞昌為中瑞實業旗下A股上市公司瑞茂通供應鏈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也就是說,華海財險的新股東變成了中瑞實業的孫公司。

隨著後續增資的完成,那曲瑞昌也一舉成為華海財險第一大股東,占股15%。

但是,彼時有媒體披露,那曲瑞昌屬於「一人有限責任有限公司」,法人與監事均為一人,近3年曾受到當地政府的行政處罰;與被撤換的中瑞實業之間嵌套關係更是高達7層,且與被查處的神州萬向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

面對幾年輪番上演的股權轉讓史,有業內人士評價稱,華海的股權一直是撲朔迷離的「羅生門」。

今年4月27日,「一行兩會」印發《關於加強非金融企業投資金融機構監管的指導意見》。其中要求金融機構應當遵循穿透原則要求,將主要股東及其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關聯方、一致行動人、最終受益人作為自身的關聯方進行管理。嚴禁開展不當關聯交易,不得通過多層嵌套等手段隱匿關聯交易和資金真實去向。

7月初,《中國銀保監會辦公廳關於開展銀行保險機構股權和關聯交易專項整治工作的通知》(下稱《通知》)正式下發,針對銀行保險機構股權和關聯交易進行專項整治,嚴厲打擊股東股權違規行為以及通過關聯交易進行利益輸送等亂象行為。文件的出爐說明「嚴監管」依然在按照原計劃推進。

回望華海財險的慘烈發展史,股東、管理層很難在敬畏監管、依法合規的商業邏輯中協商制衡。從矛盾的發生到問題的延宕,華海財險的治理困局都有著標本意義。表面股權分散,實際缺乏明晰權利界定,導致百病纏身,這幾乎是國內很多民營資本系保險公司的通病。只有厘清股權之亂,才能化解險企的公司治理失靈。

今年華海財險已經在困局中掙扎五年,未來的股東、管理層能否由此做到四海晏清,仍需拭目以待。

>銀保監會開出今年以來最大罰單,華海財險遭頂格處罰187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