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購集團回應董事長跑路傳聞 有員工認為老板被A股「割了韭菜」

(圖片來源:經濟觀察網記者 饒賢君/攝)

經濟觀察網 記者 饒賢君最近,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的一則公告將安徽本土企業國購集團拉入輿論中心。

公告稱,合肥中院受理原告長城證券股份有限公司與被告國購投資有限公司、被告袁啟宏、被告國購產業控股有限公司合同糾紛一案,但袁啟宏下落不明。

國購集團為安徽本地的知名房企,其官網信息稱,2018年,國購集團位列中國房地產開發企業69強、中國民營企業243強。

合肥中院的公告發布後,網路流傳著國購集團董事長袁啟宏疑似跑路,國購集團瀕臨破產的消息。

針對網路流傳信息,國購集團解答稱:「因國購集團戰略發展的需要,國購產業控股有限公司的經營場所及全體員工整體搬遷至安徽省合肥市。安徽省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因直接向國購產業控股有限公司原工商註冊地址郵寄訴訟材料,無人簽收被退回,遂依法採取在《人民法院報》刊登公告的方式進行送達。國購投資有限公司與袁啟宏先生在收到法院材料後,已經委托律師積極處理該案,並已經向安徽省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遞交授權委托書。」

經濟觀察網記者於第一時間趕到了國購集團位於合肥匯金大廈的總部,實探發現,國購集團的日常經營基本維持正常。

國購集團方面回應稱,集團在正常經營中,董事長也在辦公室里辦公,並未「跑路」,不過,記者提出想見一見袁啟宏時,國購集團方面稱「董事長暫時不方便接受採訪」。

經濟觀察網記者隨後趕到了據傳已經停工近一年的國購星河廣場,現場工作人員表示,該項目確實已經停工一年的時間,「他們(國購集團)沒有給施工方錢,就停掉了,業主一直在要說法,看這架勢可能(業主)還有得等」。

停工的星河廣場 饒賢君/攝

除了國購星河廣場外,國購集團位於蚌埠的國購廣場也已停工。

另外,安徽當地媒體報導,國購集團在蚌埠設立的分公司蚌埠國購投資發展有限公司正在走申請破產的法律程序。合肥當地一位地產行業資深人士表示,國購集團的資金鏈問題在2018年曾經「滿城風雨」,地方政府給予了比較多的支持。

國購集團控股的司爾特(002538.SZ)曾經在投資者問答中提及,國購集團此前已經準備重組,且重組方案已經上報到政府。國購集團方面表示,集團的經營確實出現了一些問題,但是目前的具體經營狀況和財務狀況還不能透露。

一位國購集團的工作人員對經濟觀察網記者表示:「感覺老板是A股市場里一碴比較大的韭菜,現在被收割了要割肉了。」他提及,袁啟宏從2015年開始攜國購集團進入A股市場,開始了多元化布局和資本運作。

根據公開資料,國購集團2015年以1.3億元的代價首次入局中發科技(現文一科技,600520.SH),其後又於2016年以1.5億元將所持股份賣給了文一集團。

小賺之後,袁啟宏於2016年10月開始了大手筆運作,以15.8億元的現金獲得了司爾特(002583.SZ)25.27%的股份,成為其實控人,受讓價格約為8.8元/股,而司爾特隨後一度大漲至最高13.08元/股,如果以最高價計算,國購集團獲利達到9億元。

兩買兩賺後,袁啟宏在2017年1月找到了新的投資目標,以3.5億元的代價獲得了安凱客車(現ST安凱,000868.SZ)6.64%的股權,以5億元的代價獲取了東凌國際(現ST東凌,000893.SZ)5%的股權。

這兩筆投資中,安凱客車一度達到翻倍價格,而東凌國際漲幅也一度達到其買入價的30%。

然而,浮盈在賣出之前都只是數字。

根據公告資料,2018年,國購在舉牌東凌國際後,因隱瞞一致行動關係而被問詢,漫長的股東內鬥後,其後,國購產業通過集中競價方式減持了全部東凌國際股票,按照彼時的市場價格,國購在東凌上的虧損超過2億元。

而國購集團目前依舊持有的司爾特、安凱客車的情況也並不理想,按照8月16日收盤價格計算,國購集團所持有的司爾特虧損約6.6億元,安凱客車虧損約2億元。

一方面是資本市場投資巨額虧損,另一方面,合肥政府於2016年開啟了限購限貸又限價的嚴厲調控,國購集團依靠的房地產主業銷售減緩,回款緩慢,資金鏈問題逐漸暴露。

2018年11月,國購集團公告稱,因重大事項,發行的共計10只總額達47.9億元的債券停牌。

隨後,聯合評級先後將國購集團長期信用評級和存續期內公司債券信用等級從AA下調至A,又從A下調至BBB。截至目前,國購集團的評級已經降為B級,一位投行人士評價,B級評級的企業債券「幾乎是廢紙」。

另一位國購集團的工作人員表示,公司內部的動員會上多次強調,國購集團是地方的納稅大戶,也是地方企業的典型,「困難只是一時的,國購會度過難關,老板是這樣說的。」

合肥2號線地標建築國購廣場 饒賢君/攝

>國購集團回應董事長跑路傳聞 有員工認為老板被A股「割了韭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