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低企業融資成本,國務院常務會對貸款利率動手

能不能借到錢?能借到多少錢?利息又是多少?

這應該是中國民營企業、小微企業主的人生三問。

幫忙回答的不止是他們自己。現在,融資問題正成為中國國務院常務會議的「高頻詞」。

貸款利率形成機制改革的最新動作

中國國務院常務會議於16日召開,部署運用市場化改革辦法推動實際利率水平明顯降低和解決「融資難」問題。

今年以來,官方對小微企業融資問題已推出多項精準、創新措施,效果也開始顯現。

6月,企業貸款加權平均利率比上年高點下降0.32個百分點;截至5月末,五家國有大型銀行對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餘額同比增長23.7%,平均利率為4.79%,較去年全年下降0.65個百分點。

對於降低實際利率水平,中國孜孜不倦。

此次會議提出,要改革完善貸款市場報價利率形成機制,在原有1年期一個期限品種基礎上,增加5年期以上的期限品種,由各報價銀行以公開市場操作利率加點方式報價,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根據報價計算得出貸款市場報價利率並發布,為銀行 新髮放貸款提供定價參考,帶動貸款實際利率水平進一步降低。

「概括起來就是一句話,更好地發揮貸款市場報價利率在實際利率形成中的引導作用,降低小微企業融資實際利率。」中山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湛如是說。

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對中新社國是直通車記者說,此次會議提出的措施是中國貸款利率市場化形成機制改革的「關鍵一步」,出現了三個明顯的新變化。

首先,市場化貸款產品的品種增加;其次,根據公開市場操作利率來加點形成報價;第三,由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根據報來的定價,經過適當調整,給出定價參考。

為何此舉有助於降低實際利率水平?連平指出,一方面,在上述報價機制中間引入了競爭機制,更能反映出市場水平,另一方面,央行可調整公開市場操作利率從而影響貸款市場利率,如此一來,貨幣政策傳導到貸款利率的通道就更加順暢,央行將獲得更大的主動權。

李湛認為,上述措施正是透露出現階段利率市場化改革方向朝以研究放開貸款基準利率為主的信號。

他進一步稱,由於在市場實際貸款利率相對較高時,放鬆對貸款利率下限的約束可能並不會對市場產生顯著影響。那在目前全球「降息潮」的背景下,隨著中國金融市場尤其是同業資金拆放市場的日益發達,央行可更多通過公開市場操作、定向降準和其他多種基礎貨幣投放機制來引導貸款基礎利率下行,進而部分降低實體經濟的融資成本。

再提降低1個百分點目標

中國做到年初確定的降低小微企業貸款綜合融資成本1個百分點的任務目標也在此次會議上再次得到承諾。

連平認為,從目前中國各部門的行動和效果來看,做到上述目標是大概率事件,但對於小微企業而言,在當前風險偏好上升的大環境下,解決「能不能獲得貸款、能獲得多少貸款」比「貸款的利率價格是多少」顯得更為重要。

從銀行角度而言,會議提出,強化正向激勵和考核督導,引導銀行積極拓展市場、創新業務模式、改進業務流程,更好服務實體經濟。

從政府角度而言,連平表示,財政應有所作為,通過設立信用擔保基金,為小微企業擔保,讓金融機構可加大力度、更加放心地去給小微企業授信。

在不到兩個月前的一場國務院常務會議上亦提到,支持擴大知識產權質押融資,以拓寬企業特別是民營小微企業、「雙創」企業獲得貸款管道,推動緩解融資難。

事實上,如今通過知識產權質押獲得融資支持的創新型中小微企業正不斷增多。中國國家知識產權局數據顯示,上半年中國專利質押融資項目同比增長33%,其中金額在1000萬元(含1000萬元)以下的小額專利質押融資項目占比為68.6%。隨著各方合力推動,這一局面還有望繼續改善。

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接受採訪時表示,創新型小微企業通常缺乏房產等抵押物,加大知識產權質押融資很大程度上提高了科創企業尤其是小微企業融資的便利性。這要求國家在法律上加強知識產權的保護力度,建立並完善知識產權交易市場,對知識產權有效評估。

同時,這也對銀行的風險管理提出更高要求,提高不良貸款容忍度,實際上是鼓勵銀行探索多元化抵押貸款模式。

李湛稱,總體看,近期有望加速推進貨幣市場利率和貸款基準利率「兩軌並一軌」的利率市場化改革,貨幣政策傳導的末端環節有望部分得以緩解。

>降低企業融資成本,國務院常務會對貸款利率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