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能旗下金安橋水電站的51%股權將被公開拍賣

薄膜光伏企業漢能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的「現金奶牛」和「印鈔機」——位於金沙江中遊的金安橋水電站過半股權面臨被公開拍賣。該水電站是全球由民營企業投資建設的最大水電站,兩期總裝機量達300萬千瓦,是葛洲壩水電站的1.1倍,電站總投資超過200億元。據澎湃新聞此前報導,漢能曾為融資將金安橋水電站的股權多次質押,司法糾紛不斷。

根據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8月15日發布的兩則公告,該院將於9月17日10時至9月18日10時在訴訟資產網公開拍賣金安橋水電站有限公司40.48%、10.88%的股權,標的評估價分別為11.12億元和2.99億元。

上述合計51.36%的股權被拍賣後,金安橋水電站的大股東可能將易主。根據審計報告,截至2017年底,金安橋水電站有限公司的三個股東方分別為漢能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股權比例80%,該集團現已更名)、雲南華電金沙江中遊水電開發有限公司(12%

)、雲南省能源投資集團有限公司(8%)。此番拍賣標的為「漢能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持有的金安橋水電站有限公司40.48%的股權」、「漢能水力發電集團有限公司(註:原名稱即漢能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持有的金安橋水電站有限公司10.88%的股權」,目前均處於凍結狀態。

金安橋水電站如今的盈利性並沒有李河君曾經聲稱的「光金安橋年年掙幾十個億」那麼多。價格評估報告顯示,金安橋水電站有限公司2015年—2017年的淨利潤分別為3.10億元、2.18億元和-2.56億元。

漢能移動能源控股集團8月16日發布聲明,漢能水電發電集團與漢能移動能源控股集團為各自獨立經營的不同法人主體,後者將積極參與競拍。

與中國光伏產業主流選擇晶矽電池組件技術路線不同,漢能控股集團及其實際控制人李河君一直堅持薄膜電池路線。薄膜路線的優點是柔性化、利用場景更靈活,但在市場成熟度和成本上晶矽組件更勝一籌。李河君由水電行業起家,他在公開演講中常常提及金安橋水電站,回憶起如何在十年時間里,「一鍬土一鍬土」地在海拔2000米的雲南省金沙江幹流上,建設總裝機量300萬千瓦的金安橋水電站。

根據官網介紹,金安橋水電站位於雲南省麗江市金沙江幹流上,是國務院批准的「一庫八級」中的第五級,於2003年開始籌建。2012年8月,四台機組全部並網發電,年可發電量超過130億度,是國家做到「西電東送」和「雲電送粵」戰略目標的骨幹電源之一。「該項目被全國工商聯譽為民營企業進入國家大型基礎設施建設領域的標誌性工程,漢能也由此躋身於建設百萬千瓦級大型水電站企業的行列。」目前,漢能水電權益總裝機量超過600萬千瓦。

2009年,李河君進入薄膜太陽能領域。作為獨立非上市板塊的水電業務不僅長期為漢能的薄膜發電業務輸血,更是李河君當年大舉進軍光伏領域的資金來源與心理基石,可謂是漢能最為優質的資產。在漢能總部的辦公樓里,可以見到占據了整面牆的金安橋水電站照片。

李河君還是「新財富500富人榜」首富時,曾在接受《新財富》專訪中提到旗下水電站的造血能力。比如「現在金安橋水電站每天的淨現金流超過1000萬元,而且水電價格目前被人為壓低了,如果水、火電同價的話,金安橋效益還能翻一番,每年有50-60億元」,

「漢能是全球私營企業中最大的水力發電公司,年年有幾十億的正現金流。一年掙幾十億並不稀奇,但年年掙幾十億談何容易!我們的原材料成本是零,水電的特點就是一把幹起來以後,它就是個印鈔機,不管禮拜六、禮拜天,天天都這樣」,

「其實有這麼多水電,我們什麼都可以不幹了,天天打高爾夫球就好了。光金安橋年年掙幾十個億。以後電力競價上網對我們越來越好,電價高了,我們的現金流會大幅增加」。

李河君還曾坦言,之所以敢投300億元進軍光伏產業,就因為「漢能產業基礎非常紮實,有非常穩定的現金流」。在他看來,憑借旗下水電業務穩定持續的充沛資金流,漢能是一個最沒風險的公司。

然而現實很殘酷。

在港股市場,漢能旗下上市公司漢能薄膜發電集團有限公司(00566.HK,下稱漢能薄膜發電)曾被稱為「神話」,股價曾在兩年內大漲1800%,從港交所一個默默無聞的小市值股票,搖身一變成為不亞於推特和特斯拉的行業巨頭。直到2015年5月20日,漢能薄膜發電股價在半小時內腰斬並緊急停牌。數天後,香港證監會宣布已就相關事務進行調查。當年7月15日,香港證監會勒令漢能薄膜發電強制停牌。股價腰斬之前,漢能薄膜發電與母公司的關聯交易就已屢遭質疑。

香港證監會的調查和上市公司長時間停牌,令漢能元氣大傷。

早在2015年8月,就有光伏業內人士向澎湃新聞透露,漢能急於出售旗下光伏電站項目,無奈很難出手,於是開始出售優質水電資產套現。但其實,相對優質的金安橋水電站,此前已被漢能作為融資工具,其股權被重復質押,司法糾紛不斷。「李河君用股權質押、水電站資產質押、土地質押,某些資產是質押了好幾遍的。」彼時有業內人士對澎湃新聞表示。

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的兩份執行裁定書顯示,股權買賣由兩起司法裁定觸發:申請強制執行此前執行證書和判決的執行人分別為中國民生信托有限公司和嘉實資本管理有限公司,法院於2018年3月、2019年1月立案執行後依法向被執行人漢能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李河君發出執行通知,責令其接到執行通知後立即履行該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在凍結、劃撥被執行人存款及應付投資溢價等措施仍不足以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則依法扣留、提取被執行人漢能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李河君應當履行義務部分的收入或查封、凍結、扣押、拍賣、變賣其應當履行義務部分的其他財產。

被香港證監會強制停牌三年有餘後,去年10月,漢能高調宣布將以私有化方式回歸A股市場。去年12月,李河君撤出股東行列後,漢能控股集團悄然更名為漢能水力發電集團有限公司。今年6月,漢能薄膜發電從香港聯交所退市。

>漢能旗下金安橋水電站的51%股權將被公開拍賣

我是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