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天讓他們再活一次!有的滋潤,有的還不如不活!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人生。這句話要是延伸到汽車上,也同樣適用。

不同的汽車也有不同的「車生」。有的一出道便是爆紅;有的經歷不了時間長河的考驗,先行了一步;也有像思域這樣的,到現如今已經推出十代之多,經久不衰。不過呢,也有車型的命運就要顯得比較多舛,它們曾經一度走向滅亡,卻又在多年之後再次活了過來。

別克凱越

2016年停產,2018年復活

時間間隔:2年

「新三樣標桿」的稱號,以及13年生產周期總銷量268萬輛的傲人成績,這已經足夠代表老凱越有多深入人心,曾經有過多少人把它列為心目中的首選車型。不過呢,在2016年的時候上汽通用突然作出停產老凱越的決定,這確實是讓人感到意外。

走的突然,來得也突然。在停產兩年之後,沒有盛大的發布會,沒有全新的宣傳片,全新一代凱越就這麼悄無聲息地回歸了。整輛車幾乎換了個遍,無論是外觀內飾設計還是動力輸出,絲毫沒有老凱越的影子,不過在做工用料方面還有那種駕駛質感,還是頗有老凱越的感覺的。

雪鐵龍C6

2012年停產,2016年復活

時間間隔:4年

老款雪鐵龍C6的造型怪不怪異,這其實也是因人而異,不可否認的是老款雪鐵龍C6確實代表著法系車的最豪華水準。不過,雪鐵龍品牌的影響力有限,基本上沒什麼人會花上60幾萬的價錢去買一台法系車,因此雪鐵龍C6的銷量一直令人不滿。在2012年12月20日,雪鐵龍正式宣布C6停產。

相隔4年之後,也就是在2016年,雪鐵龍C6宣布重新回歸。這回雪鐵龍C6沒了曾經老C6那種高端豪華感,完全不一樣的設計風格,似乎也只剩下相同的名字C6。但是,新雪鐵龍C6售價更便宜,配置更精簡、豐富,更加符合雪鐵龍品牌的定位,銷量也比以前上漲不少。

smart forfour

2006年停產,2014年復活

時間間隔:8年

smart是swatch手表與賓士汽車共同推出的車型。然而曾經有一段時間,車型單一的smart是變成了戴姆勒集團虧損的項目,smart開始嘗試推出更多的衍生版本來緩解市場壓力,而smart forfour(四門版)便是其中的一款車型。但smart最初是以極小的車身深入人心的,smart forfour拉長車身加入四門版本之後,卻擁有了小巧的身材,所以一直被視為「怪胎」,混亂的定位也導致了smart forfour在2006年走向了停產。

後來,人們觀念開始有所改變,這類小尺寸的四門車變得熱門起來,於是在2014戴姆勒決定與雷諾-日產共同開發全新一代smart forfour,以此來對抗MINI,搶占更多的市場份額。重新設計後的smart forfour確實時尚不少,也吸引了眾多消費者的喜愛。

謳歌NSX

2006年停產,2015年復活

時間間隔:9年

上個世紀90年代,是日本跑車的巔峰時代,誕生了許多讓世界為之震驚的著名車型,也打破了歐洲對超級跑車的壟斷。擁有「東瀛法拉利」以及日本四大天王跑車的本田NSX,便是其中一款。以法拉利為競爭目標,中置後驅布局,鋁合金車身並融入大量F1技術,在當時能秒殺法拉利多款車型,甚至在2002年的NSX Type R還成為世界上第一輛在紐北跑進8分鐘的量產車。不過NSX更多地是被作為品牌象徵,盈利是基本不可能的。超高的資本投入也讓本田有點吃不消,於是在2005年本田正式宣布NSX停產。

曾經NSX這麼輝煌,本田怎麼捨得放棄。2015年,NSX再次回歸。這回它同樣是里里外外重新換了一套,3.5T V6+三電機、SH-AWD系統、全新的造型,拉風不少。但是全新回歸的NSX的性能已經難以延續那對標法拉利的研發初衷,但這也是成為本田品牌現如今最高技術水準、本田精神領袖的象徵。

林肯大陸(Continental)

2002年停產,2016年復活

時間間隔:14年

上面幾款的都是相隔幾年便復活了,而還有的車型就更曲折一些,時隔十幾年後才被人想起來,林肯大陸(Continental)就是其中一款。林肯大陸有著驕傲的歷史,當年它是純正的美式血統和美式豪華的代表,還成為了美國數任總統的專用座駕。但是,高端的東西比一定就能被消費者所接受,後來更是將後驅改成了前驅,這讓林肯大陸銷量跌到無可救藥。2002年,林肯宣布林肯大陸車型停產。

不過,林肯大陸也已成為了林肯品牌的精神圖騰,畢竟它是林肯歷史最悠久的車型。2016年北美車展,換了全新家族式設計的林肯大陸宣布正式回歸。本著搶占大型轎車的市場,但停產這些年,市場早已經被BBA三家所占領,林肯大陸的銷量一如既往的不理想,復活後又碰了一次壁,現實終究還是那麼殘酷。

瑪莎拉蒂Ghibli

1997年停產,2013年復活

時間間隔:16年

上世紀80年代,瑪莎拉蒂有一款相當受歡迎的雙門四座轎跑,叫做Biturbo。到了90年代,瑪莎拉蒂推出了新的雙門跑車Ghibli,想讓它代替Biturbo。但是它與歷史上許多停產的車型一樣,都是因為不可觀銷量因素。Ghibli並沒能延續Biturbo輝煌,1997年瑪莎拉蒂董事長決定調整產品布局,於是第二代Ghibli停產。

2013年,瑪莎拉蒂Ghibli再次回歸。新的瑪莎拉蒂Ghibli變為四門四座轎跑造型,全新的設計風格,它到來是降低瑪莎拉蒂的消費門檻,還有走量盈利的目標。嚴格來說,它只是叫了Ghibli這個車名,而並不能作為曾經Ghibli車型的延續。

豐田Supra

2002年停產,2018年復活

時間間隔:16年

與本田NSX同被稱為日本四大天王跑車之一,更有「牛魔王」外號的豐田Supra,前置後驅布局,又有一代神機2JZ的加持,這讓它在全球任何地區的性能車界都如日中天。但經典也並非十全十美,它空有強大的性能,操控方面卻一團糟,「直道王,彎道亡」,最終也因無法帶來經濟效益。2002年,豐田宣布Supra停產。

不過,對於豐田Supra這款史上最為經典的車型,人們對它復活呼聲特別高。16年之後,全新Supra回來了。它與剛剛亮相的BMWZ4共用平台、架構以及設計理念,當初的一代神機2JZ沒了,取而代之的是BMW的直6發動機。豐田Supra還沒有正式發布,但它現如今也僅僅是借用了一下Supra這個大名,或者說它是一台換殼的BMWZ4,這可能會讓不少豐田粉失望。

BMW8系

1999年停產,2018年復活

時間間隔:19年

與豐田Supra一樣,曾經BMW當家旗艦轎跑——BMW8系復活的呼聲也是特別高。作為曾經BMW6系的繼任者,BMW8系耗資約合數十億元人民幣研發,集合當時眾多最高科技配置,可以說這是BMW展露出在豪華轎跑市場的野心。到了1999年,因為過高的售價與成本,還有排放要求日益嚴格,僅僅堅持9年的BMW8系也無奈停產。

時間過去19年,BMW8系再次擔任起繼任BMW6系的任務。前段時間,全新8系Coupe量產版正式亮相,依舊集合了BMW頂尖的高科技技術,開啟了這款車型的「復活」篇章,並於賓士S級Coupe來競爭豪華轎跑車型的市場。

菲亞特124

1976年停產,2016年復活

時間間隔:40年

上世紀的菲亞特124,因操控良好以及經濟耐用,曾經是歐洲最熱門家轎,曾推出過旅行版、雙門四座Coupe的運動版、雙座敞篷版,而雙座敞篷版被稱作「Fiat 124 Sport Spider」。後來菲亞特在124的基礎上推出了125,124便有了繼任者。

在2016北美車展上,全新的菲亞特124 Spider復活歸來,這是一種對經典的延續。但時隔40年,也算是不短的一段時間,它也已經完全改頭換面。菲亞特124 Spider與馬自達MX-5同平台,外觀由義大利人完成設計,採用菲亞特自行研發的發動機,其他的由馬自達完成,並且與馬自達MX-5共線在日本生產,說它是一台日本車也並無道理。

Alpine A110

1974年停產,2017年復活

時間間隔:43年

對於Alpine A110來說,前面的都是渣渣,它復復活整整用了43年,甚至人們已經忘卻它當時可是在賽車界能抗衡保時捷的豪華運動品牌Alpine A110憑借低矮、輕量、靈活的車身,成為了當時拉力賽車手的新寵。甚至還在勒芒耐力賽上幹翻眾多對手,斬獲過冠軍,飽受讚譽。後來Alpine銷量逐漸冷淡,被雷諾收購之後也沒能又好轉色,1974年走向停產。

Alpine A110是如此的經典,這個能比肩保時捷的品牌就這麼沒了太可惜。隔了43年後,雷諾才決心要復活Alpine品牌,而之後推出的第一款量產車型也叫Alpine A110。經典與現代元素的相互融合,鋁合金車身、緊湊尺寸、前44/後56的重量分配,都為了延續當初當初完美的操控靈活性。Alpine A110作為一種對經典傳承與致敬,合適。但就憑借這個年代久遠到快要被人遺忘的品牌就能重新正面剛保時捷,懸乎。